第93章 回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3章 回援



江滩上,屠杀仍在继续。

独立营、游击队还有东北军的溃兵严格遵守着徐锐的禁令,没一个擅自追进江滩,而只是留在岸边,举枪远远射击。

在付出了伤亡过半的代价之后,剩下的鬼子终于逃到了江滩深处,不过到了这里,他们却没法再往前了,因为再往前就是水线了,这么冷的天,这么宽的江,既便是会游泳,也必定会冻死在江中,绝对不会有任何的例外。

在强烈的求生**的驱使之下,几十个会水的鬼子选择冒险泅渡。

然而结果却是极其悲惨,这几十个鬼子只往前游出不到五十米远,便纷纷沉入江中再看不见身影了。

这么冷的天,泅渡长江,不仅仅只是体力上的挑战,更需要面对热量的快速流失,当热量流失到了一定程度,人体体温就会下降,体温哪怕仅只是下降半度,也会酿成惨剧,轻则抽筋,重则丧失意识,但结果却是一样的。

无论是抽筋,还是昏迷,结果都是死!

剩下的鬼子再不敢冒险,只能够干等,或者顺着水线往上下游跑。

唯一值得庆幸的,他们与中国*军队的距离已经拉开,国*军的命中率已严重下降。

独立营官兵、游击队以及东北军残兵的命中率的确已经严重下降,说到底,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神枪手,能够像徐锐、老兵那样轻易命中五百米开外的目标、甚至命中一千五百米外目标的狙击手,终究是少数。

李海连开了三枪,可八百米开外的那个鬼子却始终没有中弹倒下。

李海便收起步枪,对旁边不远处打得正欢的黑皮吼道:“黑皮,快别打了,你他妹的枪法比老子还差,纯粹就是浪费子弹,赶紧带几个人去码头,看看有什么能用的赶紧搬走,不能用或者是带不走的。统统都烧了。”

重藤支队可不止留在江北的这一千多鬼子,更有已经渡江的鬼子大部队。

现在鬼子吃了这么大的亏,又岂能善罢干休,完全可以预见,再接下来,恼羞成怒的鬼子一定会向江北发起大规模的反击,所以当务之急是尽快将重藤支队遗弃在码头上的技术装备全都搬走。搬不走的则统统烧掉。

黑皮却仿佛没有听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瞄准了八百米外的一个鬼子。

那个鬼子也不知道是给吓傻了,还是真傻,居然盘腿在江滩上坐了下来,然后双手合什开始了祈祷,黑皮心中便一阵不屑,丢雷老母,你个台湾小鬼子到大陆造了这么多杀孽,妈祖娘娘会保佐你才有鬼了。

心想着,黑皮便轻轻扣下扳机。

顶在黑皮肩膀上的枣木枪托轻轻震颤了下。一发子弹便从枪口高速旋转着呼啸而出,又在瞬息之间飞过八百多米,然而非常踪憾的是,子弹却擦着那台湾鬼子的耳际飞了过去,那台湾鬼子听到了耳畔响过的尖啸声,越发起劲的祈祷起来。

黑皮却不信邪,又连开了两枪。却依然没能打中目标。

“我丢。”黑皮骂一声,再扣扳机时却只响起咔嗒一声。

黑皮犹不甘心,又伸手往皮弹位里掏子弹,却让李海给制止了。

李海两步过来,一巴掌扇在黑皮后脑勺上,骂道:“瘪犊子玩意。你耳朵塞驴毛了?赶紧的带人去搬装备,搬不走的烧掉,小鬼子就要反攻了。”

黑皮这才收了枪,骂骂咧咧的带着几十号残兵走了。

(分割线)

重藤千秋保持着手举望远镜的姿势,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变过了。

通过望远镜的视野,重藤千秋可以清楚看到江北正在发生的一切,他们可以看到之前日军崩溃的一幕。可以看到武装商船倾覆的一幕,可以看到慌不择路的日军纵身跳入江滩的一幕,也同样可以看见陷入江滩的日军被中国人逐一射杀的场景。

尾田信义同样通过望远镜看到了这样一幕,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

尾田信义完全无法想象,大日本皇军竟然也会有这样一天,竟然也会有像鸡狗一般被中国*军队赶进江里屠宰的一天!

尽管此刻江北正被屠杀的都是各个直属队的技术兵种,并不是他的兵,可不管怎样这都是重藤支队的士兵,重藤支队的士兵被中国*军队肆意的屠杀,他尾田信义身为台湾步兵第二联队的联队长,无论如何也是脸上无光。

耻辱,这是整个台湾驻屯旅团的耻辱哪!

尾田信义还只是感到耻辱,重藤千秋却已经是黯然神伤了。

每一次枪响,随着每一个台湾兵的倒下,重藤千秋的心便会被猛揪一下。

因为跟随着这些台湾兵一起倒下的,还有他重藤千秋的荣誉、名声甚至军旅生涯。

是的,他重藤千秋的军旅生涯很可能会在今天之后宣告结束,不对,不是可能,而是一定,事实上,从这一刻开始他的军旅生涯就已经进入到倒计时了。

身为一个支队长,身为帝国的高级将领,手握着上万精兵,却居然被区区几百号中国残兵耍得团团转,就算新上任的方面军司令官杉杉元大将饶了他,军部的那些官僚还有皇室只怕也饶不了他,而且,他自己也没有脸再继续留在台湾旅团了。

想到这里,重藤千秋简直心如刀绞。

身为军人,这可以说是最好的时代!

眼看着帝国就要征服中国了,他却要远离军队了。

重藤千秋的脸肌便猛烈的抽搐起来,他的内心充满了不甘,他真的不甘心就这样离开军队,他真的不甘心就这样错过征服中国的机会,这可是帝国千年未有之盛典!很可能终其一生,也不会再有这样的好机会了。

重藤千秋正在黯然神伤之际,江北忽然传来几声巨大的爆炸声响。

重藤千秋被这巨大的爆炸声响吓了一大跳,急抬头察看时,便看到江北码头上已经腾起一团团巨大的烟云,而原本堆在码头上的大炮、电台、工兵铲以及医疗器械等技术装备,已经全部被这团巨大的烟云吞噬了。

中国人竟然在放火烧他们的技术装备!

“八嘎,八格牙鲁!”重藤千秋气得再次咆哮起来。

重藤千秋突然之间反应过来,现在他所面临的恐怕不仅仅只是退役的结局,甚至就连他的身家性命都已经陷入到险境中。

是的,现在就连重藤千秋的身家性命都面临着危险了。

因为此刻,重藤支队几乎所有的技术装备都还在江北,一旦丢失了这些技术装备,他重藤千秋纵然是身为少将,也只能切腹以谢!

日本是个岛国,除了拥有八千万人口,其余各类自然资源极度短缺。

因为资源短缺,所以在军中就出现了对技术装备的近乎变态的重视。

在这些规定中,就有这样的一条,技术兵种必须与技术装备共存亡!

也就是说,一旦弄丢了技术装备,操作这些技术装备的技术兵,就必须切腹谢罪。

历史上就曾经出现过这样的真实案例,华北方面军的一支扫荡部队弄丢了一门九二式步兵炮,结果整个炮兵小队的鬼子走投无路竟然斥重金向八路军求购,在遭到八路军严辞拒绝之后,整个炮兵小队数十人集体切腹自杀。

重藤千秋虽然不是技术兵,可他是重藤支队的司令官!

如果只是一门、两门火炮,或者一部、两部军用电台,那没什么大问题,重藤千秋顶多也就挨上一顿训斥,可现在重藤支队即将丢失的,却是几乎所有的技术装备,一旦发生了这种事情,重藤千秋身为司令官,无论如何也难辞其咎。

“命令!”重藤千秋霍然回头,咬牙切齿的冲传令兵大声咆哮,“海军江防分队立刻卸下所有的技术装备,全速返回南岸,接应步兵联队渡江!”重藤千秋气急之下,忘记了海军并不隶属于他指挥,直接就下了作战命令。

不过这时候,海军江防分队才刚到江心。

这时候卸货,装载的大炮就落入长江江心了。

炮兵队队长野口便赶紧阻止:“司令官阁下,不能将大炮卸到江心,不能啊!”

“八嘎,八嘎,你给我闭嘴!”重藤千秋却不由分说一巴掌将野口扇翻在地上。

野口这蠢货就压根没有想到,大炮卸在江中还可以打捞上来,可如果不能够及时将南岸的步兵主力及时运回江北,迅速夺回江北码头,那么滞留在江北码头上的大量的技术装备就会落入到中**队的手里,中国人既便带不走,也一定会烧掉!

是装在船上的几门大炮重要,还是北岸的技术装备更重要?白痴都知道。

“快去,快去啊!”重藤千秋一脚踹飞传令兵,又扭头冲尾田信义大吼道,“尾田桑,步兵第二联队立刻回援,立刻回援,立刻回援!”重藤千秋连续大吼三声,又道,“我命令你不惜一切代价,尽快夺回江北码头!夺回码头!夺回码头!”

“哈依!”尾田信义重重鞭首,挎着军刀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