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2章 顺利脱身-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72章 顺利脱身



    八十九军司令部大门内外,已经是剑拔弩张了。

    两门37mm口径的战防炮,已经将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司令部的大门,透过门缝看到这两门战防炮,几名飞虎队员便立刻变得紧张起来。

    刘洪他们几个不可能不紧张,这里毕竟是阜宁!阜宁附近毕竟驻扎着八十九军的三个主力师,先不说外围的这三个师,光是驻扎在阜宁城内的警卫团就有五千人,现在这五千人已经将整个司令部围得水泄不通,他们还怎么突围?

    一旦开战,他们这点人还不够警卫团塞牙缝的。

    事到如今,也只能寄希望于被狼牙活捉的韩德勤了。

    有韩德勤在手,八十九军的警卫团就难免投鼠忌器,这样的话,他们或许还有一线突围的可能。

    不过,让刘洪他们感到焦虑的是,徐锐和韩德勤却迟迟没有显身,甚至冷铁锋进去那么长时间,也没有再显身,这就不能不令刘洪他们几个浮想联翩,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可千万别把韩德勤给打死了。

    真要把韩德勤打死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就在刘洪他们几个猜测时,徐锐却推着韩德勤从里边走出来。

    看清楚韩德勤身上捆绑的炸药后,刘洪他们几个立刻就愣了,心中暗道一声厉害,不愧是狼牙,下手就是狠啊!

    (分割线)

    门外,警卫团的人其实也很紧张。

    “团座,要不然****一炮?”一个营长小声问。

    “不行。”刘宗威断然拒绝,“误伤了总座怎么办?”

    那个营长立刻就不再吭声了,心里却骂了句马屁精。

    刘宗威虽然是警卫团的团长,但是在团里的威信并不高,底下的几个营长并不怎么服他,这个其实也是韩德勤刻意为之,因为作为身边的警卫力量,警卫团还有卫队排的忠诚度必须牢靠,要不然他安全很难保证。

    余必灿的忠诚度绝不会有问题,而且卫队排的人数相对较少,情况相对简单,但是警卫团的人数就多了,成分就较复杂,所以,要想确保警卫团的忠诚,韩德勤就觉得,有必要用点手段,其中最有效的控制手段就是人为的制造派系。

    这个,韩德勤其实是向他的校长学的,蒋校长是这方面的高手。

    所以,八十九军警卫团的几个营长都不怎么服刘宗威,而只听韩德勤,这样,可基本确保了谁也不可能拉走整个警卫团,也确保了他的人身安全,因为收买刘宗威或者其中一个营长容易,但要同时收买所有营长却很难。

    见大门内半天没有动静,刘宗威说道:“一营长,你带人进去摸摸情况,看看卫队排究竟怎么了,总座有没有事情?”

    一营长却**的说道:“团座,真不是我抗命,不过总座曾下过命令,如果没有征得他的允许,警卫团的一兵一卒都不允许踏入到司令部!”

    刘宗威便立刻哑了,因为韩德勤还真下过这个命令。

    就在刘宗威不知道该怎么办时,紧闭的大门忽然开了。

    接着一个黑影便从大门内缓缓走走出,守在大门口的上百个警卫团官兵便齐刷刷的举起了手中的中正式步枪,再咔咔拉动枪栓、推弹上膛,他们这么做其实并不是真要开枪,仅仅只是为了吓唬人,先声夺人而已。

    但是从门内出来的韩德勤却吓个半死,立刻叫道:“别开枪,是我,韩德勤!”

    “总座?!”刘宗威愣了一下,然后悬着的心落了地,只要韩德勤还活着就好。

    要说在整个第八十九军,有谁对韩德勤的死活最在意,除了余必灿这个卫队排长,恐怕也就刘宗威这个警卫团长了,因为如果失去韩德勤的支持,他这个警卫团长立刻就成了摆设,底下的营长没一个会鸟他,新任的军长也不可能再让他当警卫团长。

    当下刘宗威又厉声大喝道:“把枪放下,都给我把枪放下,把枪放下!”

    大门口的警卫团官兵便纷纷放下了枪,刘宗威再抬头看时,便看到韩德勤从大门的阴影中走出来,不过等看清楚之后,刘宗威却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也太狠了吧?狼牙居然在韩德勤身上捆了至少十斤炸药!

    这么多斤炸药,一旦被引爆,韩德勤绝对会被炸得尸骨无存!

    刘宗威正在犹豫要不要上前,又一个身影从大门内走了出来,却是个长相英俊身姿挺拔的年轻人,刘宗威便立刻发现,此人就是大梅山独立团团长徐锐,因为刘宗威曾经在大美晚报特刊上见过徐锐的黑白照片。

    没错儿,跟着韩德勤走出来的就是徐锐。

    徐锐淡淡的扫了大门口环伺的上百警卫团官兵一眼,然后扭头对韩德勤说:“韩副总司令,后面应该怎么做,不用我再提醒你了吧?”

    韩德勤打个冷颤,抬头喝道:“刘宗威呢?”

    “总座,我在这。”刘宗威赶紧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却没敢上前,他担心一旦上前就让狼牙给扣了,他虽然很在意韩德勤的死活,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就愿意成为俘虏,更加不意味着他就愿意拿自己去交换韩德勤当人质。

    韩德勤大声喝道:“赶紧把你的人撤下去!”

    “是!”刘宗威答应一声,扭头喝道,“全体都有,立刻往后撤!”

    伴随着刘宗威的一声令下,警卫团的官兵便如潮水一般退了下去。

    徐锐又推着韩德勤回到司令部,然后说道:“韩副总司令,现在有劳你给余排长下个命令,让他带着卫队排去把我们大梅山军分区的肖部长给接回来。”

    说完之后,徐锐轻轻挥手,钻山豹便立刻带人给余必灿等人松绑。

    余必灿从地上站起身之后,便立刻逼近到钻山豹面前,钻山豹自然不会怕他,也冷冷的看着余必灿,两人就跟斗鸡似的互相干瞪眼,脸对着脸,鼻子几乎都顶在了一起,不知道的,还道两人是准备要接吻呢。

    徐锐和冷铁锋环抱着双臂,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两个人。

    韩德勤却是看得心惊胆颤,他唯恐余必灿的举动会激怒徐锐,然后徐锐又把怒火发泄到他的头上来,当下训斥余必灿道:“余排长,没听见徐司令的话?赶紧带你的人,从刘团长那里把大梅山军分区的肖部长接回来。”

    “钻山豹,是吧,我记住你了!”余必灿狠狠的瞪钻山豹一眼,然后回头喝道,“弟兄们,都跟我走!”

    冷铁锋上前一步,沉声说:“我跟你们一块去。”

    余必灿看冷铁锋一眼,说:“有胆,就尽管来。”

    冷铁锋轻哼一声,沉声说:“我这人什么都缺,唯恐就不缺胆。”

    余必灿闷哼一声,带着卫队排转身扬长去了,冷铁锋也带着十几个狼牙跟了上去。

    飞虎队长刘洪却有些担心,走过来小声说道:“徐司令,你就不担心他们耍花招?”

    徐锐看了眼战战兢兢缩在院子一角的韩德勤,淡淡的说:“刘队长你没看出来吗,那个余必灿其实非常在意韩德勤的死活,所以,谁都可能耍花招,唯独余必灿不会,而且,余必灿还会阻止八十九军其他人耍花招。”

    刘洪点点头说道:“余必灿确实非常在意韩德勤的死活。”

    徐锐笑笑,又说:“而且这个余必灿一看就是个直肠子,没什么花花肠子,而这,也是我放了余必灿和卫队排的主要原因,因为这件事情交给别人,很可能故意拖延,如果拖到八十九军的一一七师赶过来就麻烦了。”

    鲁汉在一边偷听,忍不住问道:“为啥拖到一一七师赶过来就麻烦了?”

    “你傻啊?”刘洪便忍不住训斥鲁汉,“余必灿甚至八十九军的警卫团长刘宗威,都不想韩德勤死,但是三十三师师长贾韫山和一一七师师长李守维却巴不得韩德勤早点死,因为韩德勤死了,他们才有机会升军长。”

    鲁汉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他们好坏啊。”

    事实证明,徐锐的判断是正确的,余必灿带着卫队排离开还不到十分钟,便带着肖雁月回了司令部,同行监视的冷铁锋一行也毫发无损,余必灿终究只是威胁而已,有韩德勤这个人质的存在,余必灿不敢有任何动作。

    跟随肖雁月一起回来的,还有她从山东采购的那批驴皮。

    一看冷铁锋的样子,徐锐就知道肖雁月并未受什么委屈,驴皮也没损毁,当下也就懒得再跟韩德勤多计较了。

    因为韩德勤跟万相云毕竟不同,历史上的韩德勤其实是新四军的苦主,在黄桥被栗总一家伙歼灭了万余人,而万相云却杀害了七千新四军将士,所以如果有机会,徐锐绝不会轻易放过万相云,但是,对于韩德勤,徐锐并不愿意下死手。

    无论如何,韩德勤在抗日战场上的表现还是很不错的。

    不过,暂时却不能放了韩德勤,因为狼牙想要顺利脱身,还得靠韩德勤。

    当下徐锐走到韩德勤面前,微笑着说道:“韩副总司令,这次阜宁之行,总的来说很愉快,不过,在我们离开阜宁之前,恐怕还得劳烦你护送一程,以免有些心怀不轨之徒莽撞行事,做出令亲者痛仇者快之蠢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