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3章 蒋委员长的算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73章 蒋委员长的算计



    徐锐亲率狼牙大队突袭八十九军司令部并且生擒韩德勤的消息,立刻就传遍了整个阜宁,继而传遍了八十九军所属的三个师。

    严格来说,八十九军其实仅只下辖三十三师及一一七师,另外的一一二师仅只是暂归八十九军建制,所以一一二师在闻讯之后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但是三十三师和一一七师在得知韩德勤被狼牙生擒的消息之后,便迅速做出反应。

    几乎是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三十三师师长贾韫山及一一七师师长李守维便立刻集合部队,向阜宁方向开进,贾韫山和李守维打出的都是解救韩德勤的旗号,但是他们两个的真实动机却没有那么单纯。

    无论是贾韫山还是李守维,都已经盯上八十九军军长的位置很久了。

    自从韩德勤当上苏鲁战区副总司令长官那一天起,贾韫山和李守维就盼望着韩德勤能够卸任八十九军军长,他们好接任,但让他们失望的是,韩德勤却死活不肯卸任,非要牢牢抓着八十九军的军权,这在国民军其实是很普遍的现象。

    在国民军序列中,上一级副职兼任下级正职是普遍现象。

    要说贾韫山和李守维对此没有怨言,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现在机会却来了,徐锐居然亲率狼牙大队突袭了八十九军的司令部,而且还生擒了韩德勤,这时候他们如果带着部队赶到阜宁,完全可以趁乱把韩德勤给杀了,这样八十九军军长位置就出缺了,他们就有机会补缺接任。

    其实,这还不是最诱人的,最诱人的是,这次如果能够把狼牙大队全歼,甚至将徐锐也给击毙,那这功劳可就太大了,当蒋委员长闻讯之后,完全有可能委任他们当一个集团军的总司令,甚至像韩德勤那样担任苏鲁战区的副总司令。

    所以,无论是贾韫山还是李守维都无法拒绝这诱惑。

    于是,贾韫山和李守维第一时间就集合部队,向阜宁开进。

    几乎是同时,军统也通过潜伏在八十九军内部的特务得到了这个消息,并且第一时间报告给了戴老板。

    戴笠接到密电之后立刻驱车赶往蒋委员长官邸。

    蒋委员长有早起的习惯,既便今天是大年初三,也依然是早早的起床,拄着文明棍在重庆官邸的后花园子里踱步。

    最近这几天,蒋委员长的心情可以说不怎么好。

    蒋委员长的心情之所以不太好,是因为**。

    世人都只知道蒋委员长始终坚持攘外必先安内,既便是八年抗战期间,既便是在国共二次合作的期间,蒋委员长也始终不曾放弃这个政策,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蒋委员长为什么数十年如一日,始终坚持这么做?

    当时中国事实上处于分裂状态,无论是晋绥军、西北军、川军、桂军还是滇军,都事实上处于独立的状态,但是蒋委员长为什么偏偏就把**领导的红军视为腹心之患,除此之外,却连桂系都没有放在眼里呢?

    因为从始至终,蒋委员长的攘外必先安内政策针对的就是红军,而非什么桂军!

    这个,还得从当年蒋委员长从报纸上看到的一阙词说起,那年,是民国十四年,蒋委员长无意中读报时,从上面读到了一阙词,《沁园春?长沙》其中有一句话给蒋委员长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那就是上半阙的最后一句: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当时蒋委员长就对身边的陈诚和何应钦说,******这个人有大志向!

    从那一天开始,蒋委员长就正式开始将****红军视为腹心之患,并定下了攘外必先安内的国策,因为这,蒋委员长不惜命令张学良放弃东北四省,甚至连日本人的魔爪已经伸向了华北了,蒋委员长也还是坚持要在西北剿共。

    然后才发生了西安事变,然后才有了国共二次合作。

    不过,虽然国共开始了第二次合作,但是蒋委员长却始终没有放松过对**,或者说对**的警惕,所以一旦时机成熟,蒋委员长就会毫不犹豫的对**采取行动,而这一次日本人暗中伸出橄榄枝,蒋委员长就认为时机已经成熟。

    于是,蒋委员长便果断命令四个方向同时对**动手。

    然而,现实却非常残酷,山西、太行战场的行动迅速遭到了挫败,朱怀冰的两个主力师甚至遭到了全歼,被蒋委员长寄予厚望的陕甘宁战场也没有占到便宜,**迅速从前线调回两个旅的部队,将胡宗南的第一军击退了。

    这样的结果,令蒋委员长生气之余,却也暗暗感到心惊。

    仅仅两年不到时间,国民军面对****居然已经处于下风!

    要知道胡宗南的第一军可是国民军中的精锐,装备的是清一色的苏式军械,甚至还有一个炮团,然而就是这样一支精锐部队,一个军,却被八路军的两个旅给击败了,这样的结果,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这还仅只是八路军,在华中还有个新四军!

    蒋委员长无法想象,要是再过两年,将会是怎样的局面?

    想到新四军,蒋委员长便立刻想起,韩德勤的八十九军也参与了这次行动,当下蒋委员长便将侍卫长王世和叫到面前,问道:“世和,苏北那边可有消息?”

    王世和刚想说没有,身后却忽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蒋委员长和王世和回头看时,便看到军统局长戴笠匆匆走了过来。

    “委座!”戴笠匆匆走到蒋委员长面前,然后摘下宽檐礼帽微微鞠了一个躬,说道,“刚刚接到了苏北站的密电,就昨晚,徐锐亲自率领狼牙大队突袭了八十九军司令部,韩德勤已经让狼牙大队给控制了。”

    “什么?”蒋委员长闻言顿时脸色大变,失声说道,“徐锐亲率狼牙大队突袭了八十九军的司令部,并且抓走了韩德勤?这是真的?”

    “是的。”戴笠重重点头说,“消息确凿!”

    蒋委员长的身体微微晃了晃,王世和赶紧上前搀住。

    蒋委员长只感到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这个石破天惊的消息,不由得让他想起了不久前的肥西事变,难道肥西事变的惨痛一幕,又要在苏北重演?难道,这次又要被徐锐这个家伙狠狠宰一刀?老天爷呀,你不能这样啊!

    戴笠却轻轻的说道:“委座,苏北不是肥西。”

    “苏北不是肥西?”蒋委员长呆滞的眼珠转动了两下,问道,“啥意思?”

    戴笠便接着说道:“肥西就在大梅山的附近,可以说就在大梅山独立团的家门口,但是苏北跟大梅山却隔了六七百里路!”

    蒋委员长闻言顿时眼前一亮,他已经听明白戴笠的言外之意了。

    戴笠是说,肥西就在大梅山的家门口,所以大梅山独立团能够迅速做出反应,所以在狼牙擒住万相云之后,第三十二集团军的四个师转眼间就被击溃了,但是苏北离大梅山却隔了六七百里路,大梅山独立团却不可能再及时做出反应了!

    也就是说,狼牙大队的突袭行动只是一次孤立的行动,背后并没有大梅山独立团的主力部队的配合!这样,却是给了国民军机会。

    蒋委员长不禁想,没准这次可以将狼牙和徐锐一锅端!

    徐锐再怎么厉害,也终究只是一个人,狼牙再是能打,也终究不过几十号人,他们还能干得过八十九军的两个师上万人?更何况,在阜宁附近还有五十七军的一一二师,三个师加起来就是将近两万人,还打不过几十个人?

    蒋委员长越想越觉得这是个难得的好机会。

    当下蒋委员长扭头对王世和说:“世和,立刻以我个人的名义,给第三十三师、第一一二师及第一一七师致电,命令他们包围阜宁,务必不能走徐锐及他率领的狼牙大队,务必将徐锐以及狼牙大队歼灭在阜宁城内!”

    王世和犹豫了一下,小声说道:“委座,徐锐可是抗战英雄啊?”

    蒋委员长闻言也不免有些犹豫,因为王世和说的没错,徐锐眼下可以说是全国人民心目中的大英雄,如果真的杀了徐锐,不仅会激起全**民的愤怒之情,更可能严重损毁他蒋委员长的声望以及形象。

    戴笠不失时机的说:“委座,那就下令,尽量生擒徐锐!”

    “对对对,抓活的。”蒋委员长欣然说,“告诉贾韫山和李守维,谁抓到了徐锐,谁就是八十九军军长,至于韩德勤嘛,还是专心****的战区副总司令长官,八十九军军长的职务早就应该卸任了,娘希匹。”

    “委座英明。”王世和心下虽同情徐锐,却也只能说到这个分上,因为不管怎样,他始终都是蒋委员长的侍卫长,无论在任何时候,他都必须站在蒋委员长的立场考虑问题,这次出面替徐锐说话,其实已经是破例了。

    不过,蒋委员长的这个期望注定落空。

    因为,徐锐和狼牙大队早已经脱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