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5章 精心算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75章 精心算计



    先不说苏北的事,回头再说日军动向。

    早在三八年底前,华中派谴军就针对大梅山根据地的封锁沟分段发包,交给了江苏以及安徽两省几十个县,大年初一刚刚过完,各个封锁沟段便同时开始发动,为了完成华中派谴军司令部下的任务,江苏、安徽两省的各级伪政府开始四处派夫,在短短不到三天时间内就强征了上百万民夫,而且,这只是开始!

    作战室大厅一角,青木重诚正在向板垣征四郎讲解工程的最新进展。

    板垣征四郎身为华中派谴军的司令官,操心的事情实在太多,所以把跟踪封锁工程的任务交给了参谋长青木重诚。

    “司令官阁下,截止昨天为止,维新政府江苏、安徽省政府的二十几个县,已经征集了总计一百二十多万的民夫,眼下正从三百多处工段、五百多公里长的封锁线上,同时展开工程施工,若不出意外的话,三个月内应该可以完工……”

    “三个月?”板垣征四郎立刻打断青木重诚,说,“拖太久了!”

    停顿了下,板垣征四郎又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告诉梁桑,针对大梅山区的封锁沟工程必须在一个月之内完工!”

    “一个月。”青木重诚说,“司令官阁下,会不会太急了些?”

    “青木桑,我们时间不多,不急不行哪。”板垣征四郎叹息了一声,又说道,“我不知道你想过没有,大梅山独立团怕是很快就要卷土重来了!”

    “大梅山独立团?”青木重诚脸色微变,沉声说道,“应该不会那么快吧?”

    停顿了下,青木重诚又说:“以我的经验,八路军游击队经历过大战之后,至少需要休整三个月时间,物资的筹集固然可以加快进度,但是新兵的整训却至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形成战斗力,这是客观规律,大梅山独立团战斗力再强,也跳不出这个规律。”

    “不不不,你说的是常规。”板垣征四郎摇摇头说道,“但是你忘了,徐锐从来就不是一个按常规出牌的对手,更何况,大梅山独立团的建制中还有一支狼牙,这支狼牙部队根本就不需要三个月的休整,随时都可以对外出击!”

    板垣征四郎话音才刚落,身后便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回头看时,却只见副官东乡浩太大步过来,顿首报告:“司令官阁下,刚刚接到第九师团急电,就在昨天晚上,徐锐亲率狼牙大队突袭了国民军八十九军司令部,非但夺回了遭羁压的人员物资,还抓走了八十九军军长韩德勤。”

    “我刚说什么来着?”板垣征四郎嘿然说,“这个徐锐,从来就不会按规矩出牌,还有这狼牙,大过年的也不消停,居然跑到几百里外的苏北抓了第八十九军的军长韩德勤,国民政府的领袖蒋,只怕又在骂娘了,呵呵。”

    东乡浩太又接着报告说:“司令官阁下,第九师团的来电还说,现在苏北战场的形势对皇军十分有利,因为新四军苏北军区的主力部队已缩回建湖镇附近,正与国民军八十九军及五十七军对峙,无论新四军还是国民军,其侧翼都已经暴露在皇军的兵锋之下,此时,如果皇军主动出击,则必定可以在国民军的配合之下重创新四军的主力,甚至全歼新四军在苏北的部队也不是没有可能。”

    青木重诚点头说道:“国民军八十九军出兵阜宁,原本就是因为皇军的邀约,现在皇军主动出兵配合国民军夹击新四军,也完全在情理之中。”顿了顿,青木重诚又说,“立刻给第九师团回复,同意出击!”

    “哈依。”东乡浩太一顿首,转身欲走。

    “等等。”板垣征四郎却忽然扬手阻止。

    青木重诚和东乡浩太便同时扭头看向板垣征四郎。

    板垣征四郎蹙眉说:“如果没有徐锐在,第九师团配合国民军侧击新四军,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但现在有徐锐掺和其中,皇军却有必要多留一个心眼,告诉吉住良辅,务必弄清楚国民军有没有跟新四军暗中勾结?确定没有暗中勾结再行出击。”

    “哈依。”东乡浩太再次向着板垣征四郎重重顿首,转身走了。

    目送东乡浩太的身影远去,青木重诚忍不住问板垣征四郎道:“司令官阁下,真有必要这么谨慎么?”

    板垣征四郎摆了摆手,说:“面对徐锐,怎么谨慎也不会过分!”

    板垣征四郎这是由衷之言,因为他已经在九江战场让徐锐给打怕了,但是青木重诚初来午到,还没有领教过徐锐的厉害,所以心下颇有些不以为然,他认为板垣征四郎太过小题大做了,不过表面上并未表现出来。

    (分割线)

    板垣征四郎的谨慎无疑是对的。

    事实上,苏北战场的新四军和国民军确实就要联合作战了。

    只可惜,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板垣征四郎虽然猜到了苏北战场的国民军和新四军有可能会联合,并且也要求第九师团进行查证,但是他没有想到,徐锐行事素来滴水不漏,根本就不可能留下太过明显的破绽。

    第九师团的师团长吉住良辅,确实派出了联络官前往八十九军所属的第三十三师、第一一七师进行战地观摩,在暗底下,也派出了特高课的特务以及伪军的便衣队进行侦察,侦察的结果是,新四军与国民军并无勾结迹象。

    日军的观摩团以及日伪军的特工便衣队,其实还是靠谱的,他们所侦察到的结果,也是完全正确,因为直到最后的一刻,第八十九军所属的三十三师以及一一七师,还有第五十七军的第一一二师,都在准备与新四军开战。

    国民军三个师,所有的警戒哨都是向着新四军的一侧放的,而在面向日军的侧背,国民军根本就没有放出警戒哨,显然国民军对于日军完全没有防备,这只能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国民军确实在认真准备与新四军开战。

    基于这个判断,吉住良辅果断决定出击。

    吉住良辅以秋山义允的步兵第六旅团为基干,辅以山炮兵、工兵、辎重兵外加骑兵各一个联队,编成了秋山支队,参与对新四军苏北军分的作战行动,秋山支队在编成之后,第一时间前出青沟镇,从侧翼向新四军发起了攻击。

    (分割线)

    永丰镇,新四军苏北军区司令部。

    包括司令员陈毅老帅在内,苏北军区的五位主要领导已经齐聚到司令部的作战室,作战室里的气氛有些凝重,因为他们苏北军区现在所面临的处境确实不妙,或者说很险恶,在他们的北面,国民军的三个师已经全线展开,正向他们发动猛攻。

    五十七军的一一二师还好,八十九军的三十三师以及一一七师却似乎王八吃称**,已经铁了心了,铁了心要跟他们新四军拼命了!不过陈毅老帅他们几个大抵也能够猜到贾韫山还有李守维的阴微心思,无非是想当军长嘛。

    说真的,如果仅只有国民军的三个师,新四军还真没放在眼里。

    真正的威胁其实来自侧翼,来自淮阴方向的鬼子,淮阴城内可是驻扎着小鬼子的一个主力师团啊,淮阴的第九师团,就好比是悬在新四军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新四军就连睡觉都得睁着眼,提防这把达摩克利斯剑会突然间斩下来。

    然而,越是担心什么就越来什么,一个通信兵忽然匆匆走进来,对苏北军区的参谋长胡发坚低低耳语几句,胡发坚的脸色便立刻为之一变,然后对陈毅老帅说:“司令员,我们刚刚接到青沟镇区小队的报告,淮阴鬼子已经出动了!”

    “好!”陈毅老帅闻言后,却反而长长的舒了口气。

    达摩克利斯剑真正有威慑力的时候,是未斩下之前,斩下之后反而就没了威慑,淮阴的鬼子也是一样道理,在淮阴的小鬼子还没有出击之前,新四军指战员的心始终悬着,可一旦淮阴的鬼子出击了,他们却反而安心了。

    当下陈毅老帅吩咐他的警卫员小李说:“小李,你马上通知徐司令员,告诉他们,淮阴鬼子已经准时出击了,可以释放韩德勤了。”

    “是!”小李答应一声,匆匆跑步去了。

    目送小李的身影远去,参谋长胡发坚皱眉说道:“司令员,韩德勤可是个顽固派,我们把希望寄托在这样的顽固派身上,是不是有些冒险?”

    在场的另外几个高级指挥员,闻言也是连连点头。

    凭心而论,对于徐锐的能力,他们是完全信服的,但是对于徐锐提出的借助韩德勤之手,跟国民军联起手来对付鬼子的这件事,却不太看好,尤其让人担心的是,万一韩德勤变卦,那么苏北军区就极可能面临灭顶之灾!

    “老实讲,我也信不过韩德勤这家伙。”陈毅老帅哼一声,旋即又说道,“但是,我信得过小徐,既然小徐认为没问题,那就一定不会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