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6章 合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76章 合围



    徐锐也确实没有辜负陈毅老帅的信任,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帖帖了。

    其实,徐锐也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把各种可能跟韩德勤做了全面分析,或者说,就只是给了韩德勤三种不同的选择。

    第一种选择,韩德勤可以继续选择跟新四军为敌,新四军或许会因此遭受重创,但是新四军也会反击,徐锐将会把蒋委员长所签发的密令公诸于众,完全可以想象得出来,届时全民军民以及全中国所有的媒体都会对蒋委员长及韩德勤展开口诛笔伐。

    勾结侵略者,戕害自己同胞,这可是极大的污点!蒋委员长定会设法撇清自己,就极可能会把韩德勤揪出来当替罪羊,这几乎就是肯定的。

    第二种选择,韩德勤也可以袖手旁观,不参与其中,但是不用徐锐提醒,韩德勤自己也能够想象得到,事后蒋委员长必定会生气,必定会对他进行秋后算账,届时,韩德勤最好的结果也只能是当个苏鲁战区的副总司令,被高高挂起来。

    第三种选择,就是老老实实的跟新四军合作,打鬼子,虽然这么做之后,蒋委员长仍旧会感到不高兴,但如果韩德勤真的在苏北战场打出了战绩,重创了第九师团,蒋委员长再是不高兴也只能够忍着,因为到那个时候,站在他韩德勤背后的是整个国家整个民族,蒋委员长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把他高高挂起吗?

    给出三种选择之后,徐锐就把韩德勤给放了。

    不过,余必灿的卫队排却被徐锐给扣下来了。

    韩德勤获得自由后,并没有立刻返回阜宁的司令部,而是径直来到了八塔镇的六十六旅的旅部,第三十三师下辖第六十五、第六十六两个旅,其中的第六十六旅装备最好,是第八十九军中战斗力最强的一个步兵旅。

    韩德勤经过权衡,选了第三条路。

    比较有意思的是,韩德勤竟然没有怀疑过这一战能否打赢?

    就在韩德勤赶到宝塔镇后没多久,三十三师师长贾韫山也到了。

    贾韫山是来找第六十六旅的旅长刘栋斌兴师问罪的,因为早在今天早上的八点,贾韫山就已经下达了作战命令,命令六十六旅向南边新四军一个团驻守的钟庄镇发起攻击,可是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半天,六十六旅却毫无动静。

    贾韫山怒冲冲的走进了第六十六旅的指挥部,大吼道:“刘栋斌呢?”

    第六十六旅的一个参谋迎上前,刚想要说话,却被贾韫山一把推开来。

    “滚!”贾韫山一把推开那个参谋,然后继续大吼道,“一个少校参谋,你没有资格跟我说话,马上让刘栋斌给我滚出来!”

    贾韫山其实是在借题发挥,他就是想要找茬,因为刘栋斌是韩德勤的心腹,一贯只听从韩德勤这个军长的命令,对于他这个师长的命令却总是阳奉阴违,贾韫山其实早就看刘栋斌不顺眼了,只是碍于韩德勤才没敢发作。

    可现在,却终于让贾韫山逮着机会了。

    “混账,刘栋斌上哪去了?大战在即,他这个旅长却不在旅部,他想要干吗?”

    “去找,立刻去把刘栋斌给我找回来,你们告诉他,如果两分钟之内回不来,他这个旅长就别干了!还是趁早回家卖红薯去吧!”

    贾韫山正说得高兴时,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却忽然从他身后响起:“呵呵,贾师长真的是好大的威风呢?”

    “嘎……”贾韫山便立刻嘎了一声,然后有些机械的转过身来。

    却看到,韩德勤居然站在他的身后,脸上的神色也是一片阴沉。

    “总座?”贾韫山的脑子一下有些转不过来,瞠目结舌的说道,“你怎么回来了?”

    韩德勤的神情顷刻变得越发的阴冷,沉声说:“贾师长,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回不来,然后你好顺序接替第八十九军的军长职务?”

    “那是。”贾韫山被说中了心里想法,顺嘴就应了一句,不过话出口后才反应过来,站在他面前的是韩德勤,当下连连摆手说道,“不不,不不不,卑职没这个想法,卑职绝对没有这个想法,卑职是做梦都盼着总座能够平安归来。”

    “行了,你们两个心里怎么想的我还能不知道?”韩德勤闷哼一声,又接着说道,“既然你过来了,那正好,也省得我再去三十三师的师部找你了,你这就给率部从永兴镇、蒲南乡迂回过去,向秋山支队的侧后发起攻击。”

    “什么?”贾韫山闻言本能的掏了下耳朵,他很怀疑自己是听错了。

    “你耳朵聋了吗?”韩德勤却又接着说道,“我让你率部侧击秋山支队身后!”

    这下贾韫山确信自己没有听错,却又怀疑韩德勤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当下小声的提醒韩德勤说:“总座,跟我们处于交战状态的是新四军,日军却是我们友军,我们怎可以放着敌人不打,却反而跑去偷袭友军呢?”

    “放屁!”韩德勤却是勃然大怒,厉声说道,“你刚才说什么?你刚才竟然说鬼子是你的友军?难道你也想学汪精卫当汉奸?”

    贾韫山闻言顿时激泠泠的打个冷颤,连声说:“不不不,卑职绝无此意!”

    “我谅你也不敢!”韩德勤闷哼一声,又说道,“那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

    “是!”贾韫山便啪的立正,厉声说,“卑职这就率部向小鬼子发起攻击!”

    韩德勤对八十九军的控制还是得力的,片刻后,六十五旅和一一七师的两个旅也都接到了命令,接到韩德勤的命令后,三十三师及一一七师的四个步兵旅立刻转向,从新四军的右翼斜着切过去,划出一条弧线,向秋山支队的身后发动了猛攻。

    几乎是同时,新四军苏北军区的八个主力团也左翼迂回过去,新四军的这八个主力团跟国民军八十九军的四个步兵旅就像是螃蟹的一对大钳,将秋山支队整个包裹起来,眼看就要形成对秋山支队的合围了。

    (分割线)

    这个时候,秋山支队才刚刚占领了东沟镇。

    秋山义允刚刚踌躇满志的率领支队主力进入东沟镇,得意了还不到半小时,便接到了负责殿后的步兵第三十五联队的报告,说是他们的一个步兵小队在下乡扫荡之时,遭到国民军的突然袭击,并且判断说,国民军有反水可能。

    “纳尼?”秋山义允接到报告后的第一反应是不信。

    国民军跟新四军早就已经闹得势同水火了,怎么可能说反水就反水?难道他们就不怕新四军找他们秋后算账?正常的逻辑,不是应该趁此机会跟皇军全面合作,彻底剿灭在苏北活动的新四军及游击队?

    “八嘎!”秋山义允立刻做出了他的判断,“这一定是**的诡计,这一定是**故意派人伪装成国民军,袭击我们的扫荡小队,他们企图藉此挑动皇军跟国民军混战,然后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实在是太狡猾了。”

    “支队长英明!”

    “卑职深以为然!”

    “事实肯定就是这样。”

    支队指挥部的几个联队长以及参谋纷纷出言附和。

    得到了这么多人附和,秋山义允便越发坚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当即命令步兵第七联队继续向前推进,同时命令步兵第三十五联队跟上,在步兵第七联队的右翼展开,这样两个步兵联队就能够形成钳形攻势。

    但是这样一来,秋山支队的侧后就完全不设防了。

    不过秋山义允对此完全不以为意,一来他绝不认为国民军会反水,二来既便是国民军反水也没什么大碍,大不了到时候从前线抽出一到两个步兵大队就是了,秋山义允坚信他的两个步兵大队就足以挡住八十九军了。

    秋山义允却没有想过,国民军不仅已经反水了,而且已经跟新四军联手!

    如果秋山义允想到了这层,则多半会立刻收缩防御或者干脆缩回淮阴城,但是遗憾的是,徐锐的整个计划滴水不漏,就连贾韫山和李守维都是直到最后一刻才知道真相,秋山义允自然是更加不可能知道真相。

    本来,秋山义允还可以请派谴军司令部出动航空侦察兵,对国民军的动向实施空中侦察,但是不巧的是,最近这段,关东军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对苏联的军事行动,大量的物资装备正向北满集结。

    这么做似乎不太符合逻辑。

    因为对华作战,已经使得日本接近破产了,现在才仅仅休战了半年不到,国内的财政状态还没完全恢复,却又要跟远比中国强大百倍的苏联开战,这可不是找死么?但日军大本营的那些官僚就是有这么奇葩。

    此时,数以千计的飞机以及坦克正在向满洲集结,随着这些兵器的大规模集结,航空燃油以及坦克用的汽油也在大量向满洲集中,为了支持关东军的行动,华北方面军和华中派谴军就只能过苦日子,航空兵已经全部停飞。

    因是因为这,秋山支队失去了最后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