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7章 信心-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77章 信心



    由于缺乏航空侦察兵的空中侦察,导致日军对国民军及新四军的可疑动向不能及时发现,及时预警,最终导致了不可逆转的严重后果。

    步兵第七联队在张庄、王庄一线遭到新四军的顽强阻击,直至傍晚时分,都无法往前推进哪怕一步,与此同时,出现在秋山支队身后以及战场右翼的国民军小部队,却是越来越多,傍晚时分,左翼也出现了新四军的小股部队。

    这个时候,就是白痴都能猜到国民军已经跟新四军合流。

    总算秋山义允还没有蠢到家,发现这一点后,便果断命令步兵第七联队,由进攻就地转入防御,然后命令步兵第三十五联队的三个大队立刻掉头,杀奔洋桥村而来,因为洋桥村有一座贯通洋河东西两岸的石桥。

    虽说眼下正是隆冬季节,但是今年苏北的天气却很反常,河流湖泊都没有结冰,所以秋山支队要想过河,就必须从洋桥村的石桥上过,否则就只能从两侧绕行,不仅要多走几十里冤枉路,而且能否走通也是未知。

    万一两侧的桥梁也让新四军或国民军炸了呢?

    所以,秋山支队必须在第一时间控制洋桥村,控制石桥!

    否则,一旦这座小石桥被国民军或者新四军所控制,秋山支队的退路就被切断了!

    秋山义允虽然狂妄,却也知道,一旦退路被中国人截断,那麻烦可就大了,因为退路被人截断,就意味着补给运不上来,就意味着伤员运不下去,更意味着他们将要面临孤军作战的绝境,如果援军不能及时赶到,秋山支队被中国人全歼就将是大概率事件。

    所以,秋山义允当即命令步兵第三十五联队火速回师,企图控制住洋桥村。

    但是,意识到洋桥村价值的并不只有秋山义允,徐锐、陈毅老帅还有韩德勤也都意识到了这个小村庄,或者说这座小石桥的价值,韩德勤、陈毅老帅同时命令国民军、新四军向洋桥村方向急进,夜里十点,口子终于堵住。

    (分割线)

    消息很快传回到宝塔镇的八十九军司令部。

    贾韫山匆匆走进作战室,向韩德勤报告说:“总座,刚刚接到前线战报,六十六旅的一三二团已经占领整个洋桥村,口子已经堵住了!”

    “石桥,关键还是石桥!”韩德勤急声说,“刘栋斌为什么不炸掉石桥?”

    贾韫山呃了一声,又说:“刘栋斌报告说,洋桥村东头的石桥已经被新四军抢先一步占领了,所以,他就没敢下手。”

    “是吗?石桥已经落入新四军的手里了?”韩德勤闻言舒了口气,说,“那就没什么问题了,这回,狗曰的秋山支队是在劫难逃了。”

    一想到这次很可能全歼秋山支队,韩德勤就兴奋起来。

    自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以来,国民军在正面战场所取得的胜仗简直是屈指可数,成建制歼灭日军联队以上规模部队的战役就更是凤毛麟角,这次如果真能全歼了秋山支队,他韩德勤绝对会名震华夏,成为敌后战场上最耀眼的明星。

    那时候,就算蒋委员长心里不高兴,他又能怎样?

    撤他职?他韩德勤刚打了个大胜仗,凭什么撤他的职?

    蒋委员长非但不能撤他的职,反而得晋升他的军衔及职务。

    这时候,李守维干笑两声,说道:“总座对新四军就这么有信心?”

    “我不是对新四军有信心,我是对徐锐……”韩德勤话说到一半,才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妥,便立刻不说了,不过在内心深处却不免有些自嘲,不知不觉之间,他对徐锐能力的认可居然已经达到这么高的高度了。

    似乎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怀疑过这一仗能否打赢?

    仅仅只是因为有徐锐在,竟然就可以给别人这么大的自信?

    李守维对这一仗其实也很有信心,但是嘴上却不愿意承认。

    李守维又干巴巴的说道:“其实吧,就算洋桥村的口子堵住,就算完成了对秋山支队的合围,也不意味着这一仗就已经赢定了,这毕竟是一整个支队啊,足足一万多精锐鬼子,就凭我们第八十九军,再加上新四军的几条破枪,能吃得下鬼子一个支队?”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韩德勤闷哼一声,又说道,“净他娘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我说你能不能有点志气?”

    李守维小声嘀咕道:“我说的是事实吧。”

    “事实?”韩德勤冷笑说,“事实就是,一旦丧失有效指挥,再是装备精良、再是训练有素的部队,也立刻成为一盆散沙,变得不堪一击,关于这一点,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已经无数次在战场上证明过了!”

    “丧失有效指挥?”李守信闻言一愣。

    贾韫山也是面面相觑,这话什么意思?

    韩德勤却冷哼说:“你们好好学着点吧,看看人家怎么打仗?”

    此时此刻,韩德勤的心情也是极度复杂,正所谓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在没接触徐锐之前,韩德勤对于徐锐和大梅山独立团所取得的战绩不屑一顾,可是等到真正接触过了之后,韩德勤才发现,徐锐这家伙是真厉害!

    徐锐这厮不仅拥有敏锐的战机捕捉能力,更拥有天马行空般的战术想象力,每每能够制定出令人拍案叫绝的战术,还有,这家伙对于人性的洞察也已经有了十分造诣,比如他韩德勤,就被这个家伙拿捏得死死的,连一点反抗的余力也没有。

    不过话又说回来,有这种好事,又为什么要反抗呢?

    (分割线)

    对徐锐有信心的,不止韩德勤,还有陈毅老帅。

    参谋长胡发坚匆匆走进作战室,报告说:“司令员,四团已经在半个小时前抢占洋桥村东头的小石桥!”

    “好,占领了洋桥村的小石桥,口子就算是堵上了!”陈毅老帅重重一拍案,又接着说道,“秋山支队这回是插翅也难飞了,你马上通知王必成,让他的四团务必给我钉死在洋桥村的石桥,就算全团打到最后一人,也绝不允许后撤半步!”

    “是!”胡发坚答应一声,匆匆安排通信兵传达命令去了。

    陈毅老帅摸了摸依然青葱的脑门,嘿然说道:“七七芦沟桥事变以来,一直就看着别人纵横战场,整大队、整联队甚至整师团的歼灭鬼子,可是今天,嘿嘿,终于轮到咱们一支队在战场上大显身手,这回,无论如何也要全歼狗曰的秋山支队!”

    副司令员傅秋涛说道:“要想全歼秋山支队,怕是不容易哪。”

    刚到任的另外一位副司令员罗炳辉也说道:“是啊,这可是一个支队,虽说这回韩德勤没有出什么幺蛾子,主动配合我们作战,但就算是加上韩德勤的八十九军,我们也才十六个团三万人,兵力不过鬼子两倍,几乎不占优势。”

    除了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在别的战场,中国的军队要想确保获胜,兵力比日军多出五倍以上,如果只占三倍优势,最多只能打成僵持,现在新四军和国民军相加兵力上也只占两倍优势,若按照正常的逻辑,打成僵持都很勉强,更不要说什么全歼了。

    “那也未必。”陈毅老帅嘿然说道,“如果秋山支队丧失了有效指挥,那立刻就是另外一番局面,是吧?”

    在场的另外几位指挥员便纷纷颔首。

    如果狼牙大队真能捣毁秋山支队的指挥部,摧毁秋山支队的指挥系统,那局面确实就会变得大不一样,秋山支队的一万多鬼子如果丧失了有效指挥,则其步炮协同、各联队以及各大队间的协同,都会出现脱节。

    鬼子的各个联队、大队之间一旦出现脱节,其兵力的劣势立刻会被放大,这时候新四军、国民军只要抓住其弱点不放,持续的施压,则日军的兵力调度、火力运用、攻防转换等等,都会出问题!

    一旦进入这个节奏,就是天照大神显灵,也救不了秋山支队了!

    不过,这只是个美好的设想,毕竟狼牙大队还没有摧毁秋山支队的指挥!

    傅秋涛副司令员说:“司令员,你为什么对小徐司令和他的狼牙这么有信心?”

    陈毅老帅闻言哑然,然后笑说:“还真是,我为什么就对小徐,还有他的狼牙大队这么有信心呢?中午的时候,当小徐跟我提出来要跟八十九军联手时,我没有怀疑过,后来他又提出来说,会亲率狼牙捣毁秋山支队的指挥部,我还是没有怀疑,可是现在想想,这还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我为什么对他这么有信心呢?”

    停顿了一下,陈毅老帅又说道:“我似乎,压根就没有想过,他的整个作战计划会否落空的问题?”

    罗炳辉副司令员说:“可能是因为小徐司令的过往战绩太过于辉煌的缘故吧?”

    “也不尽然。”陈毅老帅摇头说,“我们**人一贯讲究实事求是,我不可能因为小徐的过往战绩就迷信他一定能够赢得这次战斗。”顿了顿,陈毅老帅又说,“或许,是因为他身上的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吧。”

    罗炳辉副司令员忽然问道:“对了,他现在在干什么?”

    “你说小徐啊?”陈毅老帅嘿嘿一笑,说道,“应该是正在忙着跟刚刚招收的二十多名狼牙新队员谈心呢。”

    PS:隆重推荐一本书《我要打鬼子》,特别说明,这本书的作者黄小栋,是我的徒孙,是真的徒孙哦,我徒弟的徒弟,大家一定要去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