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8章 完成收编-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78章 完成收编



    “我知道你们心里并不服气。”徐锐的目光从余必灿、陈元贵、韦翔宇等二十几名新队员的脸上一个个扫过,说,“你们一定在骂我,拿韩德勤要挟你们,算什么英雄好汉?有种你就跟我们光明正大的来,对吧?”

    余必灿等人闷哼一声,脸上一副你知道就好的表情。

    徐锐却也不生气,接着说道:“但是,我要告诉你们的是,等将来有一天,你们一定会感谢我,感谢我今天逼着你们所做的选择!”

    “鸟。”陈元贵没好气的说,“我们还会感谢你?”

    韦翔宇和二十多名队员也是嗤的笑出声,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对,你们一定会感谢我的。”徐锐嘿然一笑,接着说道,“在说这个之前,我想先问你们一个严肃的问题,你们为什么要当兵?”

    二十几个人闷哼一声,都把下巴扬了起来,仿佛在说,老子凭什么告诉你?

    “你们不说我也知道。”徐锐说,“其实国民军中绝大部分官兵的当兵原因都跟你们一样,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顿了顿,徐锐又说,“但是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我们**的部队不一样,我们之所以当兵,并不是为了混口饭吃,而是为了……”

    “为了守护这个国家,这个民族?”陈元贵哂然说,“这话只有白痴才相信。”

    “错。”徐锐扭头扫了陈元贵一眼,沉声说,“国家和民族,对于我们这些大字不识几个的人来说,太空泛,我们之所以当兵,只是为了守护妻儿老小,只是为了守护家园不被侵略者蹂躏,仅此而已!”

    “妻儿老小?家园?”陈元贵哂然说,“你以为我们会相信?”

    徐锐缓步走到陈元贵面前,沉声说道:“我听说你们陈家曾经是太仓的大族?”

    “看来你知道的还挺不少,是,我们陈家确实曾是太仓大族,我还知道你们**一贯都镇压大族。”陈元贵点点头,说,“不过这没有卵用,因为我们陈家统共也已经没剩几口人了,所以你也就别再指望拿陈家老小的性命来要挟我。”

    “你又错了。”徐锐摇摇头说,“我们**只会镇压那些巧取豪夺、作恶多端的土豪劣绅,对于那些以邻为善、以邻为伴的乡绅,我们**一贯都是尊重的,另外我说这个并不是为了要挟你,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对你的家乡太仓,有守护之责!”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接着说道:“我也相信,你愿意承担这分责任!”

    陈元贵默然,因为徐锐说的对,他对家乡太仓确实有守护之责,作为一个大男人,他也愿意承担起这分责任!

    陈元贵至今都无法忘记,在淞沪会战溃败之后,他们退过太仓的那一幕!那时候,从太仓通往南京的公路上,挤满了逃难的太仓父老,他们扶老携幼,担儿挑女,一路流泪,一路向着南京逃亡,现在回想起来,他心里都隐隐作疼。

    徐锐又说道:“每个人都一样,都对自己的家乡,都对自己的妻儿老小有守护之责,哪怕没一分钱报酬,我们也愿意豁出命去守护她保护她!”停顿了一下,徐锐又接着说道,“你们或许不会相信,我们**的部队其实并没有军饷,而只有津贴,每个月一个角子的微薄津贴,但是你们可曾见过我们**人有一丝的怨言?”

    余必灿、陈元贵等二十几人的表情终于变得凝重起来,其实,他们早知道**的部队没有军饷,搁在以前,这都是国民军高层拿来攻击**的由头,暗指**高层肆意盘剥底层官兵,底层官兵如何困苦不幸云云。

    可现在,余必灿他们却忽然间意识到,事情并非如此。

    **的部队不发军饷,如果真是高层盘剥克扣所致,那么为什么就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叛逃现象?而事实上,**的部队非但没有大规模叛逃,反而他们的战斗意志要远远的超过国民军,关于这点,只要对比一下国共两军在敌后战场的表现就知道了。

    近半年,敌后战场上的国民军出现了大规模的叛逃现象,****却几乎没有!

    这就只能说明两个事实,**的部队不发军饷,并不是因为上层的克扣,而是他们确实没军饷,没有军饷自然也就没有克扣以及盘剥之事,此外,底层的官兵也并没有因为没有军饷而心生怨恨!

    想通了这一层,余必烦他们对徐锐刚才所说的话,就再也没有一丝怀疑了。

    看到余必烦他们沉默了,徐锐微微一笑又接着说:“现在,你们应该相信,我没有胡说了吧?我们**的部队打仗,不是为了升官发财,不是为了养家糊口,而是为了守护妻儿老小,为了守护家园不被侵略者摧毁。”

    “那又怎样?”陈元贵沉声说道,“当国民军,也一样可以守护妻儿老小,也一样可以守护家园不被侵略者摧毁!”

    “你真是这么认为的?”徐锐说,“你真的认为国民军可以守护妻儿老小,可以守护家园不被侵略者摧毁?”

    陈元贵反问说:“难道不是这样么?”

    “还真不是!”徐锐闷哼一声,大声说道,“在你们国民军,我看到的是,前线将士在跟日寇浴血拼杀,后方大员却在舞厅醉生梦死;在你们国民军,我看到的是,高级将领娶妻纳妾、夜夜笙歌,底层官兵却是食不果腹;在你们国民军,我看到的是,各级军官层层克扣军饷、中饱私囊,甚至不惜暗中倒卖军火,底层官兵却只能拿着生锈的步枪、拿着打不响的哑炮,上阵杀敌,凡此种种,简直是不胜枚举,你们还需我要继续说下去吗?”

    余必灿等二十余人的脑袋便耷拉了下来,徐锐说的既便不是全部,却也是普遍现象,别人就先不说了,光是八十九军军长韩德勤就是这么个人,虽然韩德勤对待他们卫队排还算不薄,但是这并不能掩盖韩德勤苛待八十九军官兵的事实!

    徐锐回过头,指着冷铁锋说道:“他叫老兵,狼牙大队的大队长。”

    冷铁锋便立刻上前一步,鹰隼的目光冷冷的从余必灿等人脸上扫过。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接着说道:“老兵的身份来历,想必你们也清楚,虽然他从来就没有承认过,但是所有人都清楚他的真实身份,作为一个受到国民政府委派、前往美国西点军校深造的高级军官,最终他却选择了**,你们就不觉得奇怪?”

    余必灿他们不禁有些茫然的看着冷铁锋,他们听说过冷铁锋的故事,知道他原本是八国银行税警总团的一个营长,受国民政府委派前往西点军校深造,可是后来却很离奇的参加了新四军,并且成了狼牙战队的队长。

    此前,余必灿他们一直想不明白,冷铁锋为什么要放弃在国民军的唾手可得的高官厚禄,却非要加入**当一个区区队长?

    但是现在,他们终于可以弄清楚原因了。

    徐锐说道:“老兵,告诉他们你最终选择**的原因!”

    “原因很简单。”冷铁锋目光冷浚的从余必灿等二十几人脸上扫过,冷冷的说道,“因为从国民党的身上,我只闻到腐朽的气息、腐烂的味道,从国民军的身上,我看不到一点复兴的希望,但是从**人的身上,我看到了朝气蓬勃,看到了昂扬向上!我非常确信,中国的未来一定属于**,而不是国民党!”

    冷铁锋这几句话说的,徐锐都忍不住想要给他点赞。

    因为冷铁锋道出了未来的大时局,**乃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

    拍了拍冷铁锋的肩膀,徐锐又说:“像老兵这样的人,在我们大梅山还有很多很多,他们之所以肯舍弃在国民党的高官厚禄,就是因为他们在国民党身上看不到希望,而我们**人却可以给予他们希望!”

    停顿了下,徐锐又说:“我也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将来带着你们打回太仓,去解救太仓父老的人,绝对不会是国民党的部队,而只能是我们**的部队!我还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将来引领中华民族重回世界之巅的,一定是也只能是**!”

    沉默,听了徐锐的演说之后,余必灿他们二十几人,长时间的沉默。

    徐锐又说:“再过半个小时,我们就要出发去奇袭秋山支队的司令部,走之前,我可以给你们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如果你们仍然愿意回到韩德勤的身边,现在就可以走,我绝对不会留难你们,如果你们愿意留下,我们欢迎。”

    余必灿回头看了陈元贵等二十余人一眼,闷声说道:“就算走,也要打完再走!”

    “没问题。”徐锐闻言,嘴角立刻勾起一抹微微笑意,余必灿他们此时没有走,也就意味着不会走了,到了现在,韩德勤的这个卫队排才算是真正的被他们收编,这之前,其实只是完成形式上的收编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