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9章 奇袭-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79章 奇袭



    夜色如墨,三叉口村内一片死寂。

    三叉口村,距离东沟镇大约十里,是秋山支队的外围警戒阵地之一,这里驻扎了步兵第三十五联队一个步兵小队,秋山义允当然不指望这个步兵小队能够挡住国民军或者新四军的进攻,他需要的只是预警。

    吉野右辅是这个步兵小队的队长。

    吉野右辅出身将门世家,是个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

    虽然已经是深夜十点了,可是吉野右辅却毫无睡意,依然挎着军刀在村口的阵地上来回巡视,遇到有偷懒的官兵,不由分说就是一脚踹过去。

    巡视到村子最右侧阵地,吉野右辅却忽然发现有个士兵居然跑到阵地外面的河滩上蹲着拉屎,吉野右辅立刻怒了,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河滩上,劈头盖脸的训斥那个士兵道:“八嘎牙鲁,我不是跟你们说了,就是拉在裤裆里也绝不准离开阵地,你是不是想找死啊?你要是想死,我现在就能成全你,不用等中国人动手来杀你。”

    这个时候,正常的情况应该是那个士兵满脸惶恐的顿首哈依。

    诡异的是,那个日本兵却没有顿首哈依,而是抬起了头,冷冷的看着吉野右辅。

    吉野右辅立刻被激怒了,扬手就是一耳光照着那日本兵脸上扇了过去,一边骂道:“八嘎牙鲁,你这是想要造反吗?”

    却没想到,那个日本兵只是一伸手便攥住了吉野右辅的手腕。

    吉野右辅的右手便立刻悬在了空中,一记巴掌便再扇不下去。

    看到这幕,跟随在吉野右辅身后的两个勤务兵都是瞠目结舌,心忖这个上等兵也太有个性了,居然敢跟队长叫板!

    再然后,更让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

    “八嘎!”那个上等兵一把攥住吉野右辅的右手手腕,然后冷冷的说,“还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纳尼?”吉野右辅闻言立刻愣了一下。

    这个时候,吉野右辅才猛然发现,这个日本兵竟然有些面生,明显就不是他的小队的士兵,但就算他不是自己小队的士兵,那又怎样?不过是个上等兵,竟然敢跟他堂堂的少尉叫板,简直找死!论军衔,少尉可以碾压上等兵!

    吉野右辅反应过来后,立刻腾出左手去掏枪。

    这个上等兵敢藐视他,他完全可以将其击毙!

    然而,不等吉野右辅掏出南部式手枪,那个上等兵却已经抢先动手了,握住吉野右辅右手手腕的左手猛然发力,往前一拗,吉野右辅的右手小臂便立刻从中断裂,甚至连尖锐的骨刺都刺破皮肉绽露出来。

    吉野右辅吃疼之下,顿时间惨烈的哀嚎起来。

    然而,吉野右辅才哀嚎了半声,便嘎然而止,因为那个上等兵已经探出右手一把掐住了吉野右辅的咽喉,吉野右辅便再无法哀嚎出声,再然后,那个上等兵右手猛然发力,只听喀嚓一声,似乎是吉野右辅的颈骨被生生捏碎了。

    接着,吉野右辅的脑袋便软软的耷拉了下来。

    吉野右辅的那两个勤务兵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傻眼了。

    天照大神啊,这个上等兵也未免太生猛了吗?敢于挑战长官的权威不说,居然还敢出手杀长官?这简直是要逆天啊!

    直到这时候,这两个鬼子都还没意识到危险。

    人都是有着思维局限性的,或者说思维定势,大梅山周围的鬼子因为经常遭到狼牙大队的打击,所以对于乔妆奇袭的警惕性非常之高,狼牙大队要冒充日军搞奇袭,已没有之前那么容易,但是驻淮阴的第九师团却缺乏警惕性,因为之前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所以,直到这个时候,这两个鬼子及不远处战壕里的鬼子都还没有意识到,眼前这个杀了他们小队长的上等兵,竟然是中国人冒充的!

    冒充鬼子上等兵的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徐锐。

    虽然吉野右辅的两个勤务兵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徐锐绝对不会怜悯他们,一把捏碎吉野右辅的颈骨之后,徐锐立刻踏前一步,疾探双手攥住了那两个小鬼子的脑袋,然后猛然发力往里一带,两颗脑袋便立刻重重撞在一起。

    啪的一声,两个鬼子的脑袋立刻碎裂开来。

    徐锐却已经先一步退开,脑浆漫天溅射开来,却没有一滴沾他身。

    直到这个时候,村口阵地上的一个军曹长才终于反应过来,叫道:“八嘎,这家伙是支那人,这是支那人,杀了他,杀了他……”

    下一个霎那,阵地上的几十个日本兵便纷纷举起三八大盖。

    然而,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却已经晚了,因为借着刚才所有鬼子的注意力被吸引到河滩上的间隙,冷铁锋早已经率领狼牙大队从三叉口村的另一侧悄然潜入,然后穿过村庄悄悄潜行到了鬼子身后,做好了出击的准备。

    这边鬼子刚刚反应过来,冷铁锋便率领狼牙从身后猛扑了上来。

    惨烈而又短暂的杀戮后,阵地上的五十几名日本兵便毙命当场。

    半分钟之后,余必灿带着卫队排的二十几名弟兄,刘洪带着飞虎队的五人,也从三叉口村的另外两个方向冲过来,不过等他们冲到村口时,却发现阵地上的鬼子兵已经全部倒在了血泊中,没留下一个活口!

    一枪都未发,就解决了鬼子的一个小队!

    看着横七竖八躺满整个战壕的鬼子尸体,余必灿咕嘟一声咽了口唾沫,跟在余必灿身后的陈元贵、韦翔宇等人也是面面相觑,他们早就听说过狼牙大队十分厉害,但是对于狼牙大队究竟有多厉害,却缺乏具体的概念。

    但是今天,他们却终于有了一个明晰的概念了。

    余必灿自忖,他们卫队排也可以拿下这个村庄,也可以做到全歼这个鬼子小队,但是绝对没有这么快,更不可能这么干脆利落!更重要的是,他们卫队排不可能没有伤亡,反观狼牙大队,不仅快准狠,而且无一人伤亡!

    看狼牙大队打鬼子,简直就跟玩似的!

    有那么一瞬间,余必灿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

    不仅是余必灿,刘洪、鲁汉等飞虎队员内心也在翻江倒海。

    徐锐将余必灿、刘洪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然后笑着说道:“余排长、刘队长,让你们的人赶紧换好衣服,这还只是开胃小菜,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大戏!”

    余必灿、刘洪等人这才如梦方醒,赶紧带着手下人去脱鬼子的军装。

    不片刻,卫队排的二十余人、飞虎队的六人以及狼牙的二十余人便都换上了小鬼子的军装,剩下的狼牙的三个火力组,却没有换装,因为他们是负责接应的,所以无需进入秋山支队的司令部,也就不需要换装。

    换好军装,徐锐在三叉口留了个火力小组,然后便带着剩下的人员,借着夜幕的掩护悄然向西急进,开始寻找秋山支队的司令部所在。

    走没多远,迎面便遇到了鬼子的一个巡逻队。

    扮成鬼子少尉的徐锐便立刻抢先用日语喝问:“口令!”

    “富士山下!”对面的一个鬼子伍长答应一声,又说,“回令!”

    徐锐却只是狰狞的一笑,下一个霎那,风无边、莫子辰以及韩锋便果断出手,两支飞筷、两枚金钱镖以及两块飞石同时打将过去,对面的八名鬼子甚至连吭都没吭一声,就一个个都捂着咽喉倒在了血泊之中。

    徐锐又留了一个火力小组,然后继续率部前进。

    走没多远,就又遇到了鬼子的一个哨卡,大约一个小队的鬼子在路口砌了两个环形街垒,每个街垒的后面架了一挺九二式重机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前方的公路路口,就像是两尊随时准备择人而噬的怪兽。

    看到徐锐他们排队走过来,哨卡上的鬼子兵便立刻警惕起来。

    “停止前进!”哨卡上的鬼子小队长上前一步拦在公路的中央,街垒后面的鬼子机枪手也咔咔拉上枪栓,再把枪口转过来,做好了射击准备。

    徐锐便跟着扬起右手,后面齐步跟进的五十余人便立刻停步。

    哨卡上的鬼子小队长上前一步,向着徐锐一顿首,喝道:“口令!”

    “富士山下!”徐锐也上前一步,同样向着那个鬼子小队长顿首,“回令!”

    “樱花盛开!”鬼子小队长一个转身退到公路一侧,再向着街垒后一挥手,街垒后面的鬼子机枪手便立刻把枪口移到了一侧,然后两个鬼子便从街垒后跑出,搬开了横断在公路上的路障,再然后挺身站到了公路一侧。

    徐锐不着痕迹的给冷铁锋使个眼色,然后站到了鬼子小队长身边,顺手就掏出从之前那个鬼子小队长那里顺来的菊花牌香烟,递了一颗给眼前的鬼子小队长,眼前的小队长立刻微微顿首,伸手接过徐锐递过去的香烟。

    徐锐又掏出一颗烟,叼进自己嘴里,那个鬼子小队长便掏出一只精美的打火机,啪的一声打着了火,递过来先帮徐锐点着烟。

    徐锐就着打火机深深的吸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