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抢滩-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4章 抢滩



发生在长江江心的一幕并没能逃过徐锐他们的眼睛。

看到炮艇以及武装商船上的鬼子将装载在船上的大炮以及别的重装备推进江中,徐锐嘴角便立刻勾起一抹冷笑,小鬼子终究还是回援了。

老兵难掩心头震惊,回头深深看了徐锐一眼。

徐锐掠了老兵一眼,说:“有什么话,就说吧。”

“你怎么就肯定,重藤千秋这老鬼子一定会跟他的司令部在一起?”老兵皱着眉头,很困惑的道,“万一他已经随着大部队过江,你的整个计划岂就要泡汤了?”

徐锐却嘿然一笑,说道:“泡不了汤,既便重藤千秋这老鬼子已经过江,他也还是只能乖乖回援,这是因为,留在江北的这些技术装备就是他的****,除非他不想活了,否则,他就只能乖乖率军回援,嘿嘿。”

老兵闻言凛然,这些技术装备是重藤千秋的****?

再扭头看码头,老兵便看到了冲天而起的熊熊烈火。

刚才,老兵还不明白徐锐为什么下令烧掉带不走的技术装备。

要知道这些技术装备可都是宝贝,无论是军用电台、工兵装备还是火炮或者炮兵观测设备,全部都是千金难买的宝贝,鬼子两所野战医院的医疗器械以及大量的药品就更加不用提了,那些可真的是救命的宝贝。

这些宝贝带不走,完全可以故伎重施找地方埋起来,又何必非要烧掉?

可是现在,老兵却明白了,这根本就是徐锐的设计,这根本就是为了,逼迫已经渡江的鬼子步兵回援,而且,老兵严重怀疑,这场大火只怕也是骗人的。徐锐只怕早就下令把那些技术装备给藏起来了。

老兵再回头看时,便看到十几艘武装商船满载着台湾藉鬼子,在四艘同样满载鬼子的炮艇的护卫下,气势汹汹的向着江北的南通码头扑了过来,显然,包括重藤千秋在内,没一个鬼子意识到。他们的半只脚已经踏入地狱大门!

透过望远镜的视野,老兵甚至可以感觉到鬼子炮艇、以及武装商船上那些台湾藉鬼子的疲惫和茫然。老兵不由替他们感到莫名的悲哀,这些台湾藉鬼子虽然可恶,可是,他们终究也是中国人,终究也是同胞啊。

等一会,这些台湾藉鬼子,就会被重机枪阵地上一字摆开的二十挺九二式重机枪杀猪宰羊一般宰杀,等一会,这些台湾藉鬼子的尸体将躺满整个江滩。还有从他们的鲜血,也将染红整个江滩,甚至于整条长江。

(分割线)

作为台湾步兵第二联队第2大队第4中队第2小队的一名下士,李扁根本就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似乎从靖江回头杀回南通之后,一切就全都乱了套了,先是长途急行军两百多里赶到南通。没等他们喘口气,又连夜奔袭强攻南通码头。

最后他们虽然顺利拿下码头,可紧接着却又要南渡长江。

再然后,他们才刚刚踏上长江南岸的土地,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便立刻又接到了支队司令部命令。又要他们立刻上船,再回江北去。

接到命令之后,不仅李扁在心里骂娘,整个小队乃至整个大队的士兵全都在骂娘,这究竟是闹哪样?

只不过,所有人都只敢在心里骂,却没一个敢公开骂娘。

因为那些凶巴巴的日本藉军官就在他们身边。在台湾驻屯旅团也就是重藤支队中,所有军曹以上军官,全部都是日本藉,在这些日本藉的军官眼里,他们台湾人就是下等人,平时训练时这些军官对他们又打又骂,根本不拿他们当人。

不过李扁并不恨日本藉军官,他恨的却是大陆人。

人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比如新中国成立后,因为**废除了、蒋委员长想废除而不敢废除的、所有不平等条约,结果招来了西方列强的野蛮封锁及制裁,这时候新中国明明是个受害者,可是有些不明事理的人就非说中国做的不对,他们总是说,你中国为什么没有朋友?西方世界为什么封锁你?就是你们中国人站错了队。

按照这些人的神逻辑,中国就应该由蒋委员长继续执政,西方强加给我们的不平等条约就是应该维持,我们就是应该讨好西方,继续给西方当奴隶,我们的子孙,一生下来就应该背负起他们一辈子都还不清的巨额债务。

李扁秉承的也是这种神逻辑,所以他憎恨大陆人,日本人要统治大陆,你们大陆人为什么不让?你看我们台湾人当皇民,不也当得有滋有味,不也是挺不错的么?你们大陆人为什么要抵抗皇军?抵抗皇军,你们就该死。

这些该死的大陆人,李扁恨恨的想,不要让我逮到你们。

李扁抄起三八大盖,背起背包,夹杂在滚滚兵潮中,汇聚到福山码头,这时候,长江的水位已经退潮,所以海军的运输船没法靠岸,再加上福山镇的码头设施在此前的战斗中已经遭到严重损毁,所以李扁他们只能涉水上船。

这真是一段苦难的征途,一脚踩进江滩,淤泥立刻就没到了膝盖部位。

好在这段江滩并不算长,最后李扁还是跟着整个小队的战友登上了船。

然后,由武装商船改装的运输船便开始掉头,缓缓驶向江北的南通码头。

直到这个时候,李扁才有心情跟着同一个小队的战友拥挤到甲板的侧舷,再向着江北的南通码头方向眺望,抬眼望去,只见南通码头上空腾起了几团巨大的蘑菇云,除此之外,还有激烈的枪声,以及爆炸声响。

除此之外,他们还隐隐看到江北的江滩上好像有人。

由于距离太远,他们又没有望远镜,所以看不真切。

但是,在过了江心之后,李扁他们就逐渐看清楚了。

在看清楚之后,李扁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老天,关帝爷,妈祖娘娘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李扁他们惊恐至极的看到,那些还没有过江的炮兵、工兵、医务兵以及司令部的参谋人员都已经被中国*军队赶到了江滩上,这些可怜的家伙已经陷入到江滩的淤泥中,躲无处可躲,跑又跑不掉,只能在中国*军队的枪口下哭天抢地。

眼前正在上演的惨烈一幕,让李扁感到无比的困惑,中国*军队不是已经过江了吗?

怎么江北还有中国*军队?还有,这些中国*军队是怎么靠近码头的?难道留在江北的日军都是死人,他们就没有向四周派出警卫部队?

李扁就是想破头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不过,李扁不过就是个下等兵,所以根本不需要想明白。

随着一声长长的汽笛,由武装商船改装的运输搁浅了,此时距离江岸却还有至少上千米。

日本藉的小队长还有三个军曹长已经从船头往后走来,一边走一边像赶鸭子似的将簇拥在船舷上的台湾兵往下赶。

没错,日本藉的军官要求他们涉水向江北的中国*军队发起攻击,夺回码头,尽管,码头上的技术装备大多已经被烧毁,留在江北的技术兵种也是所剩无几,李扁觉得,既便现在夺回码头,只怕也夺不回装备了。

但是,司令部的命令却仍是夺回码头。

李扁心想,这大约是因为关系到皇军的尊严吧,堂堂大日本皇军,怎么可以败在中国人的手里呢?

“嘿,下船,快下船,下船,统统下船!”小队长山田带着很浓重的静冈口音出现在李扁的身边,然后伸手用力拍了下李扁的钢盔,李扁便赶紧垂首鞠躬,应了一声哈依,然后挎着三八大盖跟着同乡身后翻过船舷爬上了绳梯。

绳梯下泊着三艘小船,三个军曹长正站在船头,用冷浚的目光监督台湾兵上船,坐满一船人之后,浆手便立刻开始划桨,驶向前方的江滩。

不过,小船走了还没有百米,便也搁浅在江边。

“走,下船,快下船,抢滩,抢滩攻击,攻击……”

军曹长大声的怒吼着,端着刺刀第一个跳进了江中。

“杀……”李扁便也跟着大吼起来,然后也端着刺刀翻过船舷,纵身跳进江中,只听的噗嗵一声,江水便没过了他的大腿根部,走了还没两步,冰冷的江水便灌进了军靴,****了他的裤子,他的脚步便立刻变沉重起来。

不过,更让李扁感到难受却是脚下的淤泥。

在浑浊的水面下,隐藏着深及小腿的淤泥。

而且,越是靠近岸边,脚下的淤泥就越厚,等到李扁走出水线,却发现淤泥已经没过了他的膝盖,每往前走一步,都必须花费比平时更多的力气,这情形,让李扁回想起了小时候在水田里种水稻时的情形,那是段灰色的记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并没有受到攻击。

看到日军发起大规模的抢滩登陆,原本站在岸边开枪的中国兵便纷纷撤了,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就跑的没影了,不过这时候,李扁他们也看清了江滩上那惨烈的一幕,只见数以千计的炮兵、工兵还有参谋都蜷缩在淤泥中簌簌发抖,他们中的多数人已经受伤,从他们身上流下的血,几乎染红了整个江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