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4章 三光政策-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84章 三光政策



    徐锐和狼牙大队要走了,陈毅老帅是送了一程又一程。

    说心里话,陈毅老帅是真舍不得徐锐和狼牙大队走哪,他真恨不得把徐锐和狼牙大队留在苏北军区,为此他甚至不惜背负处分,不过他也很清楚,相比苏北军区,大梅山军分区现在处境更险恶,更需要徐锐和狼牙大队。

    “陈司令员,就不要再送了吧?”徐锐又一次拦住陈毅老帅,笑着说,“再送就到苏中军区了,你该不会想趁此机会,到栗司令员那里去做客吧?”

    陈毅老帅哈哈一笑,又把跟在身边的警卫员莫汉魂叫了过来。

    响应延安和**的号召,也为了感谢徐锐,陈毅老帅也从苏北军区挑选了十几个武术好手,他的警卫员莫汉魂就是其中之一。

    莫汉魂从六岁起在龙虎山当火工道人,学了一身武艺。

    “汉魂哪,到了大梅山军分区,到了徐司令员的帐下,你要认真学习、虚心请教。”陈毅老帅替莫汉魂系紧了风纪扣,又接着说,“不要以为你是苏北军区选派的,组织关系还在苏北就可以搞特殊,我告诉你,这要不得。”

    莫汉魂啪的立正,敬礼说:“请司令员放心,汉魂保证不会给你丢脸!”

    陈毅老帅点点头,又回头对徐锐说:“小徐,汉魂他们我就交给你了,对于他们,你不用客气,该打打、该骂骂,不用顾忌我的面子。”

    “呵,我记下了。”徐锐微微一笑,又说,“陈司令员,你也别心疼,现在你损失的只是几个会武术的老兵,可一年半载之后,我还给苏北军区的就是一支精锐的特种部队,到那个时候,苏北的鬼子、伪军还有顽军,就是一群土鸡瓦狗。”

    “好,我就等着那天能早日到来。”陈毅老帅欣然说道。

    徐锐便啪的收脚立正,向着老帅毕恭毕敬的敬了记军礼。

    陈毅老帅回了记军礼,目送徐锐一行一百余人扬长去了。

    两天后,徐锐一行百余人便顺利进入到天长县,跟去年除夕夜他们来时相比,现在再过天长县时,景象已经大不相同。

    主要是,天长县境内出现了大量的炮楼、据点。

    从过高邮湖进入天长县开始,沿途布满了炮楼,直到进入天长县的县城附近,炮楼据点的数量才开始明显减少,徐锐他们也能够感觉得到,相比较高邮湖沿岸的老百姓,天长县城附近的百姓对新四军的态度明显要疏远得多。

    不过,在过了天长县城之后,沿途所见的炮楼、据点又开始增多。

    但是,真正的**却出现在天长县跟蒲县交界,徐锐他们途经的是一个叫半塔镇的集镇,这个半塔镇是一个交通枢纽,有两条公路在这里交汇,北通盱眙,东接天长县城,往西则是蒲城,往南却是**,过了**再往东是扬州。

    原本,小鬼子只在半塔镇驻扎了一个步兵小队,外加伪军一个营。

    去年除夕夜,徐锐率领狼牙大队从半塔镇经过,顺手就干了一票,把驻扎在半塔镇的鬼子小队给做了,剩下的那一个营的伪军却只是教育一番之后就给放了,可这次回来,徐锐却发现半塔镇的鬼子驻军增加了。

    而且,不是从一个小队增加到一个中队。

    而是,直接从一个小队增加到了一个大队!

    就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鬼子居然沿着南北向的公路两侧各挖了一条封锁沟,东西向的公路直接就被挖断,只有通过集镇两端的两座吊桥才能通过封锁沟,但是在这两座吊桥所在位置,鬼子各修了一座炮楼。

    好在,整个工程还没有完工,只是修了个雏形。

    但既便只是个雏形,也已经可以看出厉害来了。

    冷铁锋就对徐锐说:“老徐,这就是封锁沟了吧?”

    “嗯。”徐锐轻轻颔首,脸上的神色已经变得严肃起来。

    冷铁锋又说道:“真要是让鬼子把这两道封锁沟给修好,咱们大梅山军分区跟苏中军区之间的联系就断了,到时候不要说运输队了,就连我们狼牙想要过境也得费些手脚,如果鬼子在别的方向也修了封锁沟,那咱们还真是麻烦大了。”

    “没有如果。”徐锐摇头说,“别的方向肯定也修了封锁沟。”

    “这可不行。”冷铁锋急道,“我们必须设法阻止,绝不能让鬼子把封锁沟修起来,要不然,这局面可就没办法收拾了。”

    徐锐摇摇头,阻止得了一处,还能阻止得了所有?

    根据影子提供的情报,鬼子这次修建封锁沟是从几个方向好几百处工段同时动工,他们狼牙大队除非有分身术,否则根本不可能阻止得了。

    何况,就算有分身术,也未必就阻止得了,相比苏北的鬼子,皖中的鬼子警惕性就要高得多了,就说这半塔镇,所有的鬼子都是全副武装、全神贯注,所有的枪口都对准了据点外的行人,显然,小鬼子早就在防着他们狼牙的偷袭。

    如果是丛林地形或者巷战地形,鬼子再是戒备森严也没用,他们狼牙大队有的是办法接近鬼子,然后再轻松的干掉鬼子,可遗憾的是,半塔镇这一带多是开阔的平原地形,在这样的地形,狼牙大队也就是一支普通的军队而已。

    当下徐锐一行在半塔镇外的一片树林里等到天黑。

    等天黑之后,徐锐一行就从尚未完工的封锁沟顺利通过,不过,往前走没多远,便发现前方不远处有火光冲天而起。

    “全体都有,准备战斗!”徐锐一声令下,狼牙全体队员便迅速展开。

    徐锐更是一马当先直奔起火点而来,很快,徐锐和冷铁锋就到了起火燃烧的那个小村村口,徐锐并没有急于进村,而是留在村口放出六识,先对小村附近方圆千米的范围进行了侦察,确定没有鬼子埋伏之后才肯进村。

    往村子里走了没几步,一副惨绝人寰的景象便展现在了两人面前。

    徐锐的脑海里边立刻跳出了四个字——三光政策!但只见,在村子中央的广场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百姓的尸体,这些百姓有男有女,有老子有孩子,甚至有襁褓中的婴儿,这些狗曰的畜生,就连尚未出世的胎儿也不肯放过!

    就在前面,就在离徐锐不到两米远,倒卧着一个年轻孕妇,年轻孕妇的腹部已经被鬼子用刺刀剖开,一具胎儿掉落在了地上,从地上的痕迹来判断,胎儿被剖出来之后明显是活着的,因为地面上有他留下的蠕动痕迹。

    可是现在,这具胎儿却是生机全无。

    一道可怕的刀伤,横亘在胎儿****,夺走了他稚嫩的生命。

    孕妇已经咽了气,可是双手却仍旧往前伸出,似乎想抱回她尚未出世的孩子,却终究未能如愿,也永远不可能如愿了,从她的眸子里边可以看到无尽的哀伤,还有遗憾,遗憾甚至来不及给她的孩子喂上一口奶。

    可怜的母亲,该杀千刀的鬼子!

    “这些畜生!”冷铁锋的脸上立刻浮起了一层黑气,犹如煞星转世,“不要让我查出来是哪些鬼子干的,我发誓,我会把他们的肚子一个个全都剖开来!我要让他们后悔,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做人!”

    这个时候,后续的狼牙队员也陆续的赶到了。

    看到这幕,所有的狼牙队员的脸立刻就黑了。

    虚空之中,似有无形的风暴,正在寂静之中无声的酝酿。

    叹息一声,徐锐沉痛的说道:“挖个坑,把乡亲们埋了吧。”

    狼牙队员便立刻四散了开来,各自寻找农具开始挖坑,坑刚刚挖到一半,姚磊带着一营匆匆赶到了,蒲县现在是一团的防区,一营恰好负责这片,姚磊也是接到民兵队的报告之后匆匆赶来的,却还是晚了一步。

    看到姚磊,冷铁锋立刻就气不打一处来。

    “姚和尚!你是干什么吃的?你是怎么保护的老百姓?”冷铁锋平时很少发火,对于像姚磊这个级别的干部更是几乎从未红过脸,可是今天他却无论如何忍不住了,他劈胸揪住了姚磊的衣襟,甚至脸上的肌肉也因为出离的愤怒而变了形。

    冷铁锋梗着脖子,对着姚磊大声的咆哮:“蒲县的百姓出钱出粮养着我们,更把他们的儿子、男人送到我们军分区当兵,我们就是这样保护他们的?我们就这样回报他们的?你的良心让狗吃了?你为什么不去死?!”

    因为愤怒,冷铁锋此刻已经是口不择言。

    姚磊耷拉着脑袋,任由冷铁锋大声咆哮,一声都没吭。

    确实也没什么好辩解的,小王村被袭击,完全是因为他们一营没尽到保护之职,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仅凭一个营,就算再加上两个民兵区小队,要想守住两个镇上百个村,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冷铁锋余怒未消,依然在那里大声咆哮。

    最后还是徐锐说:“行了,老兵,这事不能怪姚营长。”

    只有徐锐才知道,这事确实不能怪姚磊,因为华中派谴军的治安策略已经变了,如果他没猜错的话,东久迩宫捻彦这个鬼子亲王,应该是要学那已经被他击毙的冈村宁次,在他们大梅山根据地搞三光政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