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青木重诚-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85章 青木重诚



    在历史上,冈村宁次只承认搞过三不政策。

    但事实上,冈村宁次搞的不只是三不政策,还有三光政策。

    所谓三不政策,就是指“不烧、不杀、不抢”,而所谓的三光政策,就是指“烧光、杀光、抢光”。

    这两者仿佛水火不容,其实并不尽然。

    冈村宁次这个老鬼子,就将这两者很好的结合起来,并且发挥了超出预期的效果。

    真实的历史上,冈村宁次的前任多田骏,在华北专一搞三光政策,结果效果不佳,日军越是在游击区推行三光政策,八路军和游击队的实力却反而越是强大,短短两年时间,八路军的兵力就从三万人发展到了四十余万人,根据地区域也扩大了十倍,好几个大的根据地甚至都已经连成片!

    日军大本营一看这样不行,就赶紧换人,把在武汉表现良好的冈村宁次调到华北,担任华方面军司令官。

    冈村宁次到任之后立刻搞了个三不政策。

    这个三不政策相比多田骏的三光政策,那可真是太温和了,华北沦陷区的老百姓立刻感到日子好过多了,事实上也确实安全多了。

    但如果仅仅只是这样,根本称不上厉害。

    冈村宁次除了在治安模范区搞三不政策,给予中国人尊严,还在游击区继续坚持推行三光政策,而且强度相比多田骏时有过之而无不及,依照冈村宁次下发给华北方面军所属各个师团及独立混成旅团的命令,这老鬼子是真的打算把八路军跟日军争执不下的游击区搞成无人区的,并籍此彻底困死八路军的根据地。

    在真实的历史上,冈村宁次的三不政策加三光政策,收到了良好的效果,这老鬼子上任还不到两年的时间,八路军的兵力就从四十万锐减到了二十万,根据地的面积也是急剧缩小,人口也急剧减少,局面也日益变得困难。

    就连彭老总都承认,冈村宁次是个比多田骏更难对付的对手。

    好在,在这个时空,冈村宁次已经在九江让徐锐一枪击毙了。

    然而,有得必有失,徐锐击毙了冈村宁次,却意外的给自己带来了麻烦,这个东久迩宫捻彦跟冈村宁次不知道是什么关系,居然把冈村宁次的那一套用在了大梅山,这下,大梅山军分区是真正麻烦了。

    冷铁锋发泄了一通,也冷静下来,问姚磊:“姚营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冷铁锋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姚磊说:“副司令,这是鬼子在报复我们。”

    “报复?”冷铁锋皱眉说,“这话又怎么说?”

    姚磊说:“团长,副司令,你们是从苏北那边回来的,在路上应该已经看见过鬼子修的封锁沟了吧?”

    “见了。”冷铁锋点头说,“这跟鬼子报复有什么关系?”

    姚磊说:“小鬼子是从大年初一开始动工修建的封锁沟,天长县的伪政府官员为了讨好鬼子,征集了好几万人的民夫,甚至连六十多岁的老人还有十多岁的孩子也不放过,而且出动了大量的伪军警在现场监工,所以工程进展很快。”

    冷铁锋点头说:“这个我们也看到了,封锁沟都已经修出雏形了。”

    “是啊,一旦让鬼子把封锁沟修成了,那我们根据地跟外界的联系可就断了,真要是这样,那还能得了?”姚磊点点头,又说,“所以我们就决定搞破袭,就昨天晚上,我们袭击了鬼子一处工地,拔了两座炮楼,还填平了上千米的壕沟!”

    “干的漂亮!”冷铁锋欣然说,“你们一营就应该这么干。”

    “可是……”姚磊苦笑摇头说,“今天鬼子的报复就来了。”

    冷铁锋的眉头立刻蹙紧,说道:“姚营长,你的意思是说,鬼子之所以袭击这里,杀了这么多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只是为了报复你们昨天晚上的破袭行动?”

    “是的。”姚磊点头说,“因为这不是孤立的行动,就在两天前,二营也搞了一次破袭行动,结果也遭到了鬼子的报复,官县以及单县那边也有这样的事情,小鬼子的态度非常的明确,我们搞一次破袭行动,他们就屠一个村子来报复。”

    冷铁锋皱眉说:“既然知道鬼子会来报复,你为什么不事先做好准备,顺手打他们一个伏击?”

    姚磊苦笑说道:“可是我们不知道鬼子会来哪里啊。”

    冷铁锋很不悦的说道:“你为什么不派人盯着鬼子?”

    “我派人盯了,区小队的民兵一直在盯着小鬼子呢。”姚磊苦笑说,“可是现在,小鬼子也变精了,知道跟我们玩虚虚实实的把戏了,每次出击,鬼子都是十几处据点联动,但其中大多数只是佯动,可是我们却无法分辩真伪。”

    冷铁锋闻言哑然,好半晌后才说:“小鬼子还成精了。”

    姚磊把目光转向徐锐,苦着脸问:“团长,现在我们还搞不搞破袭?”

    “暂时先别搞破袭了。”徐锐说道,“收拢部队等候司令部的命令吧。”

    “是。”姚磊答应一声,率领一营官兵开始扑灭小李庄的大火,并安葬死难乡亲,徐锐和狼牙大队的官兵则径直返回到了梅县。

    (分割线)

    徐锐回来时,王沪生都已经急成热锅上的蚂蚁了。

    以前的时候,鬼子其实也经常有屠村之举,比如说对大梅山的两次扫荡,包括八斗镇在内,就有十几个村子或者集镇遭到鬼子的屠戮,至少有好几千无辜百姓死难,但是,鬼子的这些屠杀行为都是进军途中的顺势而为。

    但是,现在,鬼子的屠杀行动却极具针对性。

    你不动我也就不动,你一动,我立刻就屠村!而且无论是出击时机、虚实掩护,都十分的娴熟,要说鬼子没有一个完整、严谨的计划,白痴都不相信,很显然,小鬼子的这些屠杀行动就是针对大梅山军分区的破袭行动而来的。

    这下可难住了王沪生,不破袭肯定是不行的,总不能傻兮兮的等着小鬼子把几百公里长的封锁沟修起来,再把他们大梅山根据地困死吧,可要是破袭,又没办法遏止鬼子的报复行动,因为鬼子可以选择下手的目标实在是太多了!

    在大梅山根据地外围,包括官县、单县以及蒲县,在靠近日占区的二十里范围,坐落着至少上千个村庄,大梅山军分区虽然在外围的三个县分别驻扎了一个团的警备力量,但是仅凭这三个团就要保护住上千个村庄,根本就不可能。

    所以现在王沪生真的是左右为难,如果不搞破袭就只能等死,可是要是搞破袭,根据地外围的老百姓就要遭殃!该怎么办呢?

    所以一看到徐锐,王沪生便立刻长长的松了口气。

    “老徐,你可回来了。”王沪生说,“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该上吊了。”

    徐锐大步走进司令部,他甚至连家都没回,直接就来了司令部,一边进门,徐锐一边对王沪生说:“老王,情况我已经了解了,而且,在回来的路上我们还亲眼见证了鬼子在小李庄的兽行,你放心,这笔血债我们很快就会讨回来!”

    王沪生重重的嗯一声,恨恨的说道:“没错,这笔血债必须讨还!”

    冷铁锋也冷森森的说:“从来就只有我们大梅山军分区的人去欺负别人,从来就没有人敢欺负我们,现在小鬼子居然跑到我们根据地来撒野,居然敢骑到我们大梅山军分区的头上来拉屎撒尿,反了他们了!”

    徐锐说:“不过,在想到好的对策前,破袭行动必须全部停下来。”

    王沪生点头说道:“刚才,我就已经下过命令了,驻守在外围的一团、二团、独立团还有各县的民兵大队,都已经暂停破袭行动。”

    徐锐说:“好,现在我们讨论下对策。”

    (分割线)

    南京芳华园,第十二军司令部。

    一个通信参谋匆匆走进作战室,猛然收脚立正,然后向着站在摸拟沙盘边的青木重诚顿首报告说:“参谋长阁下,蚌埠县、盱眙县以及天长县同时报告,自今天下午开始,大梅山独立团就已经暂停一切破袭行动。”

    “是吗?”旁边正靠在太师椅上休息的板垣征四郎立刻睁开了眼睛,欣然说道,“大梅山独立团暂停破袭行动了?”说完,板垣征四郎又对青木重诚说,“青木桑,看来还是你这个方法奏效,大梅山独立团果然投鼠忌器不再破袭了。”

    却原来,这次鬼子的报复行动是青木重诚这个小鬼子设计的。

    “哈依!”青木重诚重重顿首,脸上没什么表情,心底下却是不无得意,又说道,“不过司令官阁下,皇军还是不可大意,需知徐锐此人比狼都还要狡猾,他未必就一直想不出破解之策,何况,徐锐麾下还有狼牙!”

    “索代斯。”板垣征四郎说道,“狼牙的威胁,绝对不容小觑!”

    说完之后,板垣征四郎又把目光投向了东方,幽幽的说道:“也不知道小鹿原桑的济州岛训练营搞得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