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 联合作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86章 联合作战



    在济州岛的东南角,有一片原始丛林。

    昨天晚上下了大雨,丛林里又湿又滑,飞溅的泥水中,一个身披树皮伪装的日军特种兵风驰电掣一般冲过来,经过一颗大树时,纵身轻轻一跃,便攀住了离地足有三米多高的一根横出的枝桠,再一荡,人便翻上了枝桠。

    转眼之后,特种兵便消失在了大树那浓密的树阴之中。

    片刻之后,又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遂即三个日军特种兵踩着飞溅的泥水从之前那个特种兵来时的方向,狂奔而来。

    既便是高速奔跑中,那三个日军特种兵也仍然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手中的冲锋枪指向了不同的方向,一个松散的三人突击小组,由一名攻击手、一名掩护外加一名火力掩护所组成,三人分工虽然明确、技战术动作却还有些生疏。

    倏忽之间,冲在最前面的那个特种兵猛的蹲下,然后扬起了右拳,身后跟进的另外两名特种兵见状,便立刻左右闪开,各自寻找掩蔽物,两人手中的冲锋枪,却分别指向了前面那个特种兵的侧翼以及头顶树阴。

    可惜,那颗大树的树阴太过浓密,所以并未发现之前隐入树阴的那个特种兵。

    片刻之后,前面的那个特种兵忽然低下趴下来,将鼻子凑到地上像狗一样嗅起来,再然后闭上眼睛,开始感受空气中残留的气味,只不过,昨晚上的大雨使得丛林变得潮湿,湿润的水汽掩盖住了所有的气息。

    前面的特种兵蹙紧了眉头,毫无发现!

    就在这个时候,一滴水珠忽然滴下来,打在前面那个特种兵的钢盔上,发出啪嗒一声轻响,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在寂静的丛林里却显得如此突兀,后面掩护的两个特种兵便立刻举枪,对着水滴滴落的树阴猛烈开火。

    “哒哒哒哒……”密集的子弹狂暴的射进了树阴之中,枝叶纷飞。

    “停止射击!”片刻之后,领头的特种兵猛的扬起右拳,后面掩护的两个特种兵便立刻松开扣紧的扳机,激烈的枪声瞬间停止,丛林立刻恢复了之前的寂静。

    然后,当后面掩护的那两个特种兵再次将目光转向他们的组长时,却吃惊的发现,在组长的钢盔侧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白色小点。

    “町田桑,你的钢盔!”其中一个特种兵惊叫起来,竟然是个女声。

    前面那个特种兵闻言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有些木然的卸下头上钢盔,再定睛看时,只见钢盔的右侧,多了个白点,看到白点,那个特种兵的脸色立刻灰暗下来,因为这个白点意味着他刚才已经头部中弹了。

    “噗!”町田龙二一屁股就坐倒在浑浊的泥水中。

    刚才说话的那个女的刚要上来安慰町田龙二两句,头顶树阴中忽然响起噗的一声,紧接着那个女兵的胸口也多了个白色小点,而且不偏不倚,正好打在女兵微微耸起的胸脯,女兵只感到胸前一麻,一张俏脸立刻红透。

    “八嘎!”最后剩下的那个特种兵勃然大怒,举起冲锋枪就猛烈开火。

    下一刻,一道黑影便从那个特种兵身后的那根横出的枝桠倒翻下来,再闪电般用手中冲锋枪的背带勒住了那个特种兵的脖子,稍微的一使劲,正在猛烈开火的特种兵便立刻双脚离地,被拖到空中,开始像垂死的鸭子挣扎起来。

    “蠢货,你已经阵亡了。”倒挂下来的特种兵凑到被勒住的那个特种兵的耳朵轻轻说了一句,然后一松手,被勒住的特种兵便噗嗵落地,再一屁股跌坐在浑混的泥水中,然后像野狗似的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直到这时候,倒挂在树桠上的特种兵才跳落地上。

    “卑鄙!”町田龙二恶狠狠瞪着跳下来的特种兵,咬牙切齿的说,“我不服!”

    “战场厮杀不是切磋,而是博命!”山上武男拍了拍身上的碎叶,冷冷的说,“要想在战场上生存下来,你就只能有一个信条,那就是不择手段杀死你的敌人!为了这个,你要不择手段不惜代价,甚至于……将你的灵魂出卖给魔鬼!”

    说完,山上武男便一转身消失在了茫茫丛林之中。

    (分割线)

    丛林边缘,小鹿原俊泗同样身穿迷彩,负手而立。

    站在小鹿原俊泗右手边的井上千代子却仍旧是一袭雪白的忍者服,飘飘欲仙。

    倏忽之间,小鹿原俊泗抬起左手手腕看了看手表,然后扭头对井上千代子说:“已经坚持半个小时了,比上一次进步了!”

    话音刚落,三道落寞的身影便从丛林中走了出来。

    井上千代子摇了摇头,说道:“但是差距仍然悬殊,不是吗?”

    “这个没办法。”小鹿原俊泗冷酷的说,“光是能打,可成不了优秀的特种兵,要成为一名优秀的特种兵,必须完美的掌握一系列的特战技能,譬如说潜伏、伪装、刺杀、投毒以及狙击等等,这个,必须经受长时间的训练,是无法一踌而就的。”

    说话间,町田龙二和另外一男一女两人便走到了小鹿原俊泗面前。

    “归队!”小鹿原俊泗闷哼一声,示意三人归队,然后扭头冲一边队列而立的一百多名特种兵喝道,“第二组,上!”

    “哈依!”第二组的三名特种兵一顿首,旋风般冲进了前方的丛林。

    目送第二组的三名特种兵进入到丛林中,小鹿原俊泗的思绪却回到了中国战场,他想到了老对手,徐锐此刻又在做什么呢?

    (分割线)

    徐锐忽然感到鼻子有些痒,当下摸了摸鼻子,然后指着地图说:“就目前的情况,小打小闹的破袭行动已经没什么用,而且会招致鬼子的残酷报复,所以,我们必须进行一到两次大规模的攻势作战,小鬼子不是要报复吗,行啊,你们报复,我们也报复,而且报复的比你还要狠!看最后谁能吓得住谁?”

    王沪生点头说:“我同意,是应该给小鬼子点颜色看了。”

    冷铁锋蹙眉说:“问题是,我们的后勤保障能跟得上吗?”

    大规模的攻势作战,就意味着要进行外线作战,这跟在根据地的内线作战不同,物资的消耗就会大得多,后勤保障的压力也会沉重得多。

    徐锐说:“这个问题,就得问我们的大管家了。”

    结果,刚回到家的肖雁月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又被叫到了司令部,豆豆因为好长时间没见到妈妈,死活缠着不让肖雁月走。

    肖雁月没辙,只能抱着豆豆一起来了司令部。

    听徐锐道出想法之后,肖雁月的秀眉便立刻蹙紧了。

    一看到肖雁月皱眉头,徐锐和王沪生立刻心中一紧。

    果然,肖雁月皱眉说:“司令员,政委,你们打算出动多少兵力?”

    徐锐不假思索的说道:“要想打疼鬼子,至少也需要三个团的兵力!”

    “三个团?这不可能!”肖雁月闻言便立刻叫嚷起来,“司令员,你不是不知道,我们军分区才刚刚打赢反扫荡,在这次反扫荡中,军需物资的消耗非常大,毫不夸张的说,就连之前攒下的家底都掏空了,现在哪支撑得起三个团以上规模的攻势作战?”

    徐锐说道:“那你给我透个实底,最多能够保障多大规模的攻势作战?”

    “一个团!”肖雁月默算了片刻,又说,“而且还得等到过了元宵节之后。”

    旁边冷铁锋一听立刻就不高兴了,皱着眉头问道:“为啥要等到元宵节之后?”

    肖雁月说:“因为从美国订购的那批引信要等元宵节之后才能够运到大梅山,如果没有这批瞬发引信,我们后勤部就连一发炮弹都提供不了。”

    冷铁锋立刻不吭声了,内线作战,没有炮弹还能将就,但是外线攻势作战,要是没有炮弹,那简直是寸步难行,别的不说,光是小鬼子在根据地外围修建的炮楼据点,就够你头疼了,难不成还真让狼牙一个个去拔?

    那不是存心要把狼牙累死的节奏?

    而且狼牙也不是金刚,也会死伤,要是为了打个据点或炮楼死上几个狼牙,那这买卖可就亏大发了。

    王沪生说:“老徐,时间上来得及不?”

    “来得及。”徐锐说,“那就元宵节后再动手。”

    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不过只有一个团的兵力却是有些单薄了,看起来,这次必须跟苏中军区进行联合作战了。”

    “联合作战?”王沪生闻言愣了一下。

    冷铁锋却迅速反应过来,沉声说:“打天长县?”

    “对,这次就打天长县!”徐锐指着地图,说,“老王,老兵,你们看,现在我们大梅山军分区跟苏中军区之间就隔了个天长县,如果打下天长县,两个根据地就连成片了,从我们大梅山可以直抵苏中、苏北,甚至山东,到时候鬼子还封锁个鸟?”

    豆豆窝在肖雁月怀里正昏昏欲睡,闻言立刻说:“徐伯伯说脏话。”

    “啊?下次注意,下次一定注意。”徐锐轻轻的扇了自己一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