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7章 亲人爱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87章 亲人爱人



    说完之后,徐锐便立刻让通讯处联系苏中军区。

    结果巧了,栗司令员正好准备搞一次攻势作战。

    华中派谴军封锁的并不只有大梅山军分区一家,苏中军区、苏北军区甚至皖南都面临着鬼子的封锁,苏中军区面临的处境也是十分严峻。

    所以,栗司令员就想搞一次大的攻势作战,目的是尽可能的拔除苏中根据地外围的据点及炮楼,改善根据地处境,结果双方一拍即合,然后立刻约定联合作战,战役目标定为解放天长县,歼灭驻天长的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

    大梅山军分区将出动一个团,苏中军区四个团,由栗司令员担任总指挥,徐锐为副总指挥,攻击发起时间确定为正月十六。

    商量好了,徐锐终于可以回到家与亲人团聚了。

    自从年前除夕夜离家,一走就是将近十天时间,徐锐还真的有些想家了,关键是想媳妇了,还有俏丫鬟小桃红。

    这次外出,小桃红却没跟徐锐走,而是留在了家里照顾赛红拂。

    回到家时,已经是深夜十点多了,赛红拂却已经睡下了,孕妇特别嗜睡。

    雨生更是八点不到就已经睡着了,只有王大娘和小桃红围着火炉纳鞋底。

    看到徐锐开门走进来,小桃红便立刻惊喜的站起来:“姑爷,你回来了?”

    徐锐冲小桃红微笑笑,然后对王大娘说:“娘,我走这几天,家里还好吧?”

    “好好好,都好着呢。”王大娘站起身来,笑着说道,“肚子一定饿坏了吧?娘这就给你煮碗饺子去。”

    说完,王大娘便转身走了,将空间留给了徐锐和小桃红两人。

    小桃红便再控制不住自己,一头扑进了徐锐怀里,徐锐也张开双臂用力的搂住了小桃红的娇躯。

    “姑爷,我想你。”小桃红将俏脸紧贴着徐锐胸膛,幽幽的说。

    小桃红其实想说,等下次行动我一定要跟你一起去,我不想再留在家里,不过这话终究没说出口,因为赛红拂的行动越来越不便,要人照顾。

    徐锐没有再说话,只是轻轻掂记小桃红娇俏的下巴,然后用力吻了下去。

    小桃红轻唔了声,一双玉臂下意识的圈住了徐锐那粗壮的脖子,霎那间,整个娇躯都几乎融化在了徐锐怀里。

    再然后,徐锐便拦腰抱起小桃红娇躯,走进了东厢。

    东厢房有两间卧室,里间是徐锐跟赛红拂的卧室,外间是小桃红的卧室,里外两间卧室都有火炕,入夜之前,王大娘往火炕里加了不少柴禾,足够烧一晚上都有余,此时火炕已经烧得烘热,将里外两间卧室熏得温暖如春。

    徐锐微微弯下腰,将小桃红放到了床上。

    也不知道是因为房间里太热的缘故,还是因为紧张,小桃红的一张包子小脸已经红得几乎快要滴出血来了,当徐锐俯身压下来时,小桃红更是嘤咛一声闭上了美目,隔着厚厚的衣衫,徐锐都能感觉到小桃红的心脏正在噗嗵噗嗵的狂跳。

    徐锐微微扬起头,看着羞赧得眼睛都不敢睁的小桃红,心里不由泛起一丝罪恶感,多可人多清纯的小丫头,就这样把她给吃了是不是太那个啥了?

    不过下一个霎那,徐锐便立刻把这一丝微弱的罪恶感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他娘的!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身处这样的残酷战争年代,谁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又何须顾及这些?

    吸了口气,徐锐再次压下来。

    春风数度,徐锐沉沉的睡去。

    次日一早,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徐锐忽然感觉到床沿上坐着一个人,徐锐先是一惊,继而又松弛下来。

    睁眼看时,便看到赛红拂坐在床沿上,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呢。

    “这么早?”徐锐厚着脸皮微微一笑,说,“怎么不多睡一会?”

    “我倒是想多睡一会,可惜被有些人吵得睡不着。”赛红拂说,“昨儿晚上,你们俩弄的动静是不是太大了一些?让娘和雨生听到了,不好。”

    “姐,你别说了。”小桃红这会也醒了,害羞的用手捂住俏脸。

    “哟,还害羞呢。”赛红拂翻了记白眼,嗔道,“昨晚上叫得多欢哪?”

    “姐。”小桃红的包子脸变得越发的红,整个脑袋都快垂到鼓腾腾的上。

    小桃红正害羞不已时,忽然感觉到有只手在挠她被窝下的大腿,侧头看时,便透过指缝看到徐锐正冲她眨眼睛,小桃红自从加入到狼牙,几乎跟徐锐朝夕相处在一起,对于徐锐的一些习惯已经十分了解,徐锐一眨眼睛,她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了。

    下一刻,徐锐便轻舒猿臂,一把将赛红拂抱到了床上,低笑说:“上来吧你!”

    赛红拂便立刻娇呼了一声,然后嗔道:“疯了,你这禽兽该不会是还没有吃饱,又要来祸害老娘吧?老娘还怀着孕呢。”

    “怀孕?我早问过纯子了,怀胎十月,前三个月后三个月都可以的。”徐锐咧嘴嘿嘿一笑,将赛红拂摁倒在床上,又对小桃红说,“小桃红,脱她衣服。”

    小桃红刚要伸手过来,赛红拂一瞪眼,嗔道:“小桃红,你敢?!”

    小桃红便立刻缩回手,然后冲徐锐吐了吐小舌头,小模样真是可爱至极。

    徐锐便知道指望不上小桃红了,当下亲自伸手过来解赛红拂身上的衣裳,赛红拂赶紧将娇躯缩成一团,但徐锐却有绝招,只是伸手在赛红拂胳肢窝下轻轻呵了一下,赛红拂便立刻咯咯娇笑着瘫软在床,动弹不得。

    徐锐便趁机解开了赛红拂的下衣。

    赛红拂便不再挣扎,却伸手来扯小桃红身上的肚兜儿,一边说:“死丫头,刚才竟然敢跟禽兽合起伙来欺负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小桃红猝不及防,肚兜儿立刻被扯掉。

    顿时间,满室皆春。

    分割线

    隔着正屋就是西厢。

    王雨生一觉醒转来,听到对面的东厢有笑闹声,隐隐还能听到叔叔的喘息声以及红姨若有若无的呻吟声,便抬头对坐在床头纳鞋底的王大娘说:“奶奶,我好像听到叔叔的说话声了,是叔叔回来了吗?”

    王大娘点头说:“嗯,你叔叔回来了。”

    王雨生便立刻光着屁股从被窝里坐起,欢声说:“哦,太好了,我这就找叔叔去,让他教我武功,奶奶,你说过叔叔会教我武功的。”

    说完,王雨生便已经从床上跳到了地上,转过身就要往外跑。

    王大娘赶紧伸手拉住,这个时候可不能让王雨生去打搅小徐。

    王大娘说道:“胖墩儿,你叔叔现在正跟你红姨还有小姨商量事情呢,重要事情,你等会儿再过去找他。”

    王雨生哦了一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足足过了一小时,王大娘才听到对面东厢房有开门声,确定徐锐他们已经完事,王大娘才拉着王雨生出来,正好看到徐锐拿着脸盆出门去洗漱,便微笑着说道:“小徐哪,热水在炉子上,已经开了,早饭你们想吃点什么?”

    “娘,你年纪也大了,今后别这么操劳。”徐锐说道,“让小白去做饭。”

    “傻话。”王大娘没好气道,“红丫头可是怀着身子呢,哪能让她碰冷水。”

    “就是,一点都不知道疼惜自己的媳妇。”赛红拂正好从东厢房里走出来,先狠狠的剜了徐锐一眼,然后亲昵的抱住王大娘的胳膊,娇笑说,“还是娘好。”

    徐锐和赛红拂一口一个娘,喊得王大娘心花怒放,嘴都合不拢。

    可是笑着笑着,王大娘却忽然流下泪来,她想起了自己的儿子、儿媳,不过王大娘很快就控制住了情绪,进到厨房给徐锐他们做早饭去了,目送王大娘进了厨房,赛红拂才冲着徐锐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打了盆热水回到东厢房去了。

    徐锐却带着雨生来到前院,一边洗漱一边问雨生:“雨生,听说你想学武?”

    “嗯。”王雨生鼓着小腮帮,学着徐锐很认真的刷牙漱口,然后呸的一声将漱口水吐进院子水沟,然后说,“我要学武,长大之后也要当狼牙。”

    徐锐笑着问道:“能不能告诉叔叔,你为什么想要当狼牙?”

    “因为只有当了狼牙才能杀鬼子。”王雨生说,“我要给我爹、我娘报仇。”

    看着王雨生小小的脸庞上却充满了刻骨的仇恨,徐锐的心里便莫名的揪恸了一下,像雨生这么大的孩子,要是在他穿越过来的那个时空,正是背着书包无忧无虑上学的年龄,可是在这里,却早早的接受到了国仇家恨的洗礼。

    “行。”徐锐摸了摸雨生的小脑袋,说道,“从今天开始,叔叔就教你习武,不过,习武是一件很苦的事,你能吃得了这苦吗?”

    “我能。”雨生毫不犹豫的说,“再多的苦我也能吃。”

    “很好,像个小小男子汉。”徐锐忍不住掂了掂雨生鼓鼓的腮帮。

    “叔叔,什么叫像男子汉,我本来就是小小男子汉。”王雨生煞有介事的推开了徐锐的手,蹙眉说道。

    徐锐哑然失笑,这小屁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