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9章 骄兵悍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89章 骄兵悍将



    徐锐见多了反步兵定向雷,所以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从未见过反步兵定向雷的冷铁锋还有王沪生,却是看傻了,尤其是冷铁锋,瞬间就联想到了这种反步兵定向雷在丛林战以及城市巷战当中的应用前景。

    “我艹!”冷铁锋难得的爆了句粗口,“这玩意可不得了!”

    “那可不。”徐锐嘿嘿一笑,一扭头却对郑家康说,“老郑,你这反步兵定向雷还得继续改进,首先威力还是小了一些,第二个体型也有些大,你这至少有五六公斤重吧?这个也太重了,至少也要把重量降到两公斤以下。”

    郑家康点头说:“没问题,这只是试制产品,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徐锐又问:“你需要多少时间进行改进?元宵节之前能不能改进好?”

    “元宵节之前?那就只剩下不到一周了,时间有点紧。”郑家康想了想,又说,“不过应该没有问题,但是第一批的产量恐怕不多。”

    “不要多。”徐锐说,“能有一百枚就差不多了。”

    郑家康说:“一百枚的话,估计没什么大问题。”

    两人正在说话之间,前方一个身影忽然匆匆跑了过来。

    冷铁锋扭过头一看,却是狼牙队员长脚,长脚原本是单县的民兵,因为在单县的反扫荡中表现优异,而且脚力过人,所以被冷铁锋特招进了狼牙,不过这次,长脚却是十有**要被淘汰掉了,因为他没有练过武功,现在练已经来不及了。

    “长脚?”冷铁锋迎上前,皱眉问道,“你跑这儿来干吗?”

    “大大大大队队长……”长脚却已经跑到快要断气了,喘息着说,“打打打打起来来来了,你快快去去看看吧。”

    “打起来了?”冷铁锋问,“谁打起来了?”

    话音才刚落,冷铁锋又说:“是不是豹子和老余?”

    “不不不是。”长脚喘息说,“所所所有人,都都打起来了。”

    “所有人?”冷铁锋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扭头对徐锐说,“老徐,出事了!”

    “出不了事,一群骄兵悍将聚在一起,不打起来反而奇怪。”徐锐却不着急,嘿嘿一笑又接着说道,“我们不着急过去,让他们打完了再去。”

    “别听他的。”王沪生却说,“打坏了人怎么办?走,我们赶紧过去。”

    说完了,王沪生转身就往外走,徐锐无奈,只能够和冷铁锋跟了上去。

    因为急,王沪生从兵工厂借了一辆边三轮,三人坐着边三轮往狼牙训练营急赶,狼牙训练营就在鬼见愁工业区附近不远,沿着盘山公路开了半个多小时便到了,还没进门,三人便听到了此起彼伏的嘿哈及惨叫声。

    徐锐一捏刹车,边三轮嘎吱一声停了下来。

    王沪生最先从边斗里跳了下来,又第一个冲进大门,一边扬手喊道:“不要打了,同志们,别打了,住手,都给我住手啊……”

    然而,任由王沪生喊破了嗓子,也没人理他。

    王沪生便急了,看到两名队员正在面前互殴,便赶紧冲上前想阻止,结果却被其中一名队员一把就推开。

    “啊呀!”王沪生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看到王沪生摔倒,徐锐的脸便立刻垮了下来,这帮狗曰的,一天不打,上房揭瓦,竟然敢打政委?!

    当下徐锐给冷铁锋使了个眼色。

    冷铁锋便立刻上前两步,站到了操场最中央。

    再然后,冷铁锋便掏出个哨子放进嘴里。

    下一刻,尖锐的哨子声便立刻响彻云霄。

    哨声就是命令,一听到哨声,正围着余必灿和卫队排的二十多个老兵痛殴的狼牙队员便纷纷起身,旋风一般冲到了冷铁锋的面前,然后在钻山豹、霸天虎、莫子辰、韩锋等几个小队长的指挥之下,迅即开始列队。

    “突击一组,全体都有,向左看!”

    “狙击二组,向前看,稍息,立正!”

    “火力一组,向左向右看齐,报数!”

    “一、二、三、四、五……十九、二十!”

    余必灿从地上爬起,看着正在列队的狼牙队员,噗的吐出一口血水。

    然后,余必灿便立刻转过身,扯开嗓子怒吼道:“卫队排,集合……”

    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卫队排老兵便纷纷爬起,一瘸一拐的开始列队。

    那边,狼牙的百余名队员却已经完成列队,几个小队长逐一跑到冷铁锋面前,向冷铁锋报告应到、实到人数。

    冷铁锋最后跑到徐锐的面前,啪的立正,敬礼:“报告司令员,报告政委,狼牙大队应到一百零九人,实到一百零六人,请您训示!”

    缺勤的三人是赛红拂、小桃红还有住院的雷响。

    徐锐回礼,冷然说道:“稍息。”

    “是!”冷铁锋跑步回到队列前,厉声喝道,“稍息!”

    九排一百零六名队员便齐刷刷的撇腿,稍息,卫队排的二十余名老兵虽然没接到冷铁锋的指令,也跟着齐刷刷撇腿稍息,但是另外一边的鲁汉、还有从新四军另外几个根据地过来的二十余名新队员就有些尴尬了,因为他们没练过队列。

    徐锐走到狼牙队员的队列之前,闷哼一声说:“讲一下!”

    包括冷铁锋这个狼牙大队长在内,狼牙大队的一百零七名队员便齐刷刷收脚立正同时昂首挺胸,然后将灼热的目光投向徐锐。

    徐锐冷浚的目光从百余名队员身上逐一扫过,冷然说道:“你们长本事了?居然学会打架斗殴了?还敢打政委,简直活腻歪了!看来是训练标准定的低了!所以把你们给闲的,我宣布,从今天开始,狼牙大队的训练量翻倍!”

    话音才刚落,钻山豹便昂然说道:“报告!”

    徐锐鹰隼似的眼神便立刻落到钻山豹身上,然后一转身,一步步的走到了钻山豹的面前,先是好整以暇的整了整钻山豹身上的军装,然后笑着问道:“豹哥,你有话说?”

    钻山豹的脸皮便不由自主的抖了两下,徐锐的这一声豹哥,让他感到心惊胆颤。

    不过输人不输阵,钻山豹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报告司令员,是余排长和卫队排的人挑衅在先,我们属于正当防卫!”

    “正当防卫?”徐锐脸上的笑容敛去,喝道,“我问你了吗?我有说要调查这起斗殴事件的来龙去脉吗?我有让你自辩吗?”

    钻山豹答道:“报告司令员,没有!”

    “那你他娘的废什么话?”徐锐把脸凑到钻山豹面前,张开血盘大嘴,对着钻山豹的脸庞狂喷口水,“从今天开始,狼牙大队的训练量再翻一倍,加到三倍的量!至于你,钻山豹,五倍训练!谁要是完不成,没有饭吃!”

    一百余名狼牙队员的脸便立刻垮了下来。

    两倍训练量,狼牙队员其实并不怎么怕,因为刚入狼牙时的磨鬼训练,就是双倍训练量,大不了就是再经历一次魔鬼训练呗,但是加到三倍训练量,这就恐怖了,这是要把他们往死里练的节奏,这真是要榨干他们哪!

    钻山豹更是脸都绿了,三倍训练量就已经够恐怖的了,五倍训练就更是近乎地狱式的特训,这是不让他活了呀!

    徐锐又扭头问冷铁锋:“老兵,今天的训练科目是什么?”

    冷铁锋上前一步,大声回答道:“全副武装,二十公里山地越野!”

    “很好!”徐锐点点头,狞声说,“今天加码,全副武装,六十公里山地越野!”

    说完之后又单独对钻山豹说道:“至于你,全副武装,一百公里山地越野,中午之前要是回不来,你自己应该知道后果。”

    钻山豹和百余名狼牙队员顿时打了个冷颤。

    随着冷铁锋一声出发,百余名队员便迅速冲到场外,背起摸拟背包,一个个像发现了猎物的狼似的,狂奔而去。

    打发走了百余名狼牙,徐锐又走到卫队排的队列前。

    定睛看去,但只见卫队排的二十余名老兵全都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好几个甚至都已经不成人样了,便是余必灿这个卫队排的排长,也好不到哪去,嘴角破了,脸颊青紫,左眉的眉角还肿起老大一个包。

    徐锐站定,笑着问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刚才是在给你们撑腰?”

    余必灿皱了一下眉头,有心想要反驳两句,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徐锐的神情骤然转冷,狞声说:“你们错了,我刚才不是在给你们撑腰,在这里,也不会有人给你们撑腰,男人,一切都只能靠自己,脸面和尊严,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要靠你们自己去争取的!看看你们,看看你们这副熊样,就不羞愧吗?”

    余必灿和卫队排的二十余名老兵便立刻羞愧的耷拉下脑袋。

    徐锐的这话虽然刺耳,说的却是真理,尊严只能靠自己争取!

    “还有你们。”徐锐又转身对着鲁汉、莫汉魂等二十余人说道,“别以为你们没有参与斗殴,就没事了,我告诉你们,这不可能!所有人,全副武装二十公里山地越野,中午前回不来,没有饭吃,饿死了活该!”

    “报告!”鲁汉上前一步,大声说道,“司令员,我参与斗殴了。”

    “逞能是吧?”徐锐顿时目光一厉,狞声说,“加码一百公里!”

    “啊?”鲁汉的表情立刻垮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