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 特训-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91章 特训



    下午是特战技能训练,今后三个月,狼牙大队的训练安排基本就是这样,上午进行基础训练,下午为技能训练。

    关于特战技能的训练,已经不需要冷铁锋亲力亲为了。

    几名小队长带着新老队员进了深山,鲁汉和钻山豹却没能参加下午的训练。

    看着仍然昏睡不醒的鲁汉跟钻山豹,冷铁锋问徐锐道:“老徐,我们调的药汁浓度是不是高了?鲁汉跟豹子的昏睡时间偏长了。”

    “这个怪我。”徐锐一拍额头说道,“我是按照你的标准来调制的药汁浓度。”

    冷铁锋是第一个接受徐锐改造的人,当初也是通过反复的极限训练,外加每天一次的泡药澡,才最终促成青风山道上的突破,然后冷铁锋才能拥有今天的境界,要不然,冷铁锋就算比钻山豹他们要强一点,但也强出有限。

    有了冷铁锋这个成功的案例,徐锐原本是打算复制到整个狼牙大队的,但是一来战事频繁,二来用来泡药澡的药材极其珍贵,当时也没有条件大规模的采购药材,所以这件事情也就耽搁了下来。

    直到不久前,影子传回情报上说,小鹿原俊泗已经从日本国内募集了一百多个忍者并且以这一百多忍者为基干编成了一支新的特战大队,并正在紧锣密鼓的训练,徐锐这才引起警觉,又把这件事情重新提上了日程。

    再加上现在大梅山军分区有钱了,可以大量购进药材了。

    然后就是通过地下党收购中药材,再让肖雁月去山东购买驴皮作药引,然后又引出了苏北一系列事件,直到现在。

    徐锐替鲁汉、钻山豹熬制的第一锅药汁却是按照冷铁锋的标准熬制的,但是鲁汉跟钻山豹的身体条件,显然要比冷铁锋差,所以反应有些过于强烈了,庆幸的是,并没有出什么状况,两人只是多吃些苦头。

    “好在没有什么大碍。”冷铁锋察看过鲁汉跟钻山豹的情况,又问徐锐,“对了老徐,关于地瓜你是怎么考虑的?你真不打算让他跟大伙一起接受训练?”

    “地瓜的情形有些特殊。”徐锐摇头说,“一来这小子的年龄还是小了些,不适宜一上来就进行这么高强度的训练,二来这小子还是个痞赖性子,真让他跟大伙一起,没准会把训练营的气氛给搞坏了。”

    冷铁锋深以为然的点头。

    尽管跟地瓜相处的时间不算长,但是冷铁锋对地瓜的德性还是有所了解。

    地瓜这小子就是个活宝,嘴甜、会来事,但是唯独怕打仗,不想上战场,既便是经历了勇士坡这样的恶仗,也是死性不改。

    就说这次的住院,这小子的身体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只要不进行高强度的军事训练,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却是毫无问题了。

    但既便这样,这小子也绝口不提回部队的事,死活赖在医院不走。

    冷铁锋说道:“这小子暂时还真不宜进入训练营,但是放走又太可惜了。”

    “放走?老兵你想什么呢,这样的特种兵王苗子,几十年都未必能遇到一个,又怎么可以轻易放走?”徐锐摇摇头,又说道,“这小子还是交由我亲自对他进行特训吧,如果我不在家,你就帮我督促一下他。”

    “行。”冷铁锋点头说,“这个没问题。”

    “行,那我就先和老王回去了。”徐锐点了点头,又说道,“最近三个月,你们狼牙大队的任务就只有一个,训练!”

    “明白。”冷铁锋点头,“我们狼牙大队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徐锐在训练营的厨房里找到正在帮厨的王沪生,然后坐上边三轮摩托车,然后直奔野战医院而来。

    (分割线)

    地瓜自从上次在勇士坡之战中祭出嗜血秘术之后,就一直处于虚弱状态,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一直赖在医院将养。

    地瓜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但如果不做体力活,却基本与常人没区别,加上地瓜又是小孩子心性,根本就闲不下来,所以就变成了野战医院里的一个义务小帮工,经常会帮着野战医院里的医生护士打打下手。

    总而言之,只要能不回部队,地瓜呆在哪都愿意。

    加上地瓜的嘴巴又特别的甜,哥哥姐姐叫个不停,很快就跟医院的医生、护士打成了一片,尤其是医院的那些女医生、女护士,一个个都拿地瓜当她们亲弟弟对待,这其中又以千叶花子跟地瓜的关系最为亲密。

    地瓜因为跟千叶花子最亲密,连带着跟雷响的关系也变得亲密起来。

    这天刚睡过午觉,地瓜便又去千叶花子的办公室,结果没有找着人,便立刻又来到了雷响的病房,结果果然就找到了千叶花子。

    雷响这一次负伤,还真的是因祸得福,自从转入梅县野战医院之后,就得到了千叶花子无微不至的照顾,拿雷响的话来说就是,自打小时候生病他娘这么照顾过他,就从来没有别人这样照顾过他。

    这半个多月下来,雷响人都重了十斤。

    “花子姐,我就知道你一定在姐夫这儿。”地瓜一蹦一跳的走进病房里,先帮着千叶花子给雷响净身,然后又坐在床头看千叶花子给雷响喂饭,一边羡慕不已的说,“雷哥,你可真是好命,居然找到像花子姐姐这么好的老婆。”

    说完了,地瓜还双手支颐,轻叹了一口气。

    千叶花子便回眸看着地瓜,笑问道:“好好的,你叹什么气呀?”

    “我在叹息我出生得晚了。”地瓜煞有介事的说,“我要是早生个几年,花子姐你就是我媳妇儿了,就没雷哥啥事了,唉,你说可惜不可惜。”

    千叶花子闻言便噗哧笑了,险些把饭喂到雷响鼻孔里。

    雷响幽怨的看了花子一眼,没好气的道:“地瓜蛋子,你才多大就惦记娶媳妇了?”

    “那可不是咋的?”地瓜煞有介事的说,“这个世道,好女人可是越来越少了,我要是再不抓点紧,就找不着媳妇了。”

    说完了,地瓜又问千叶花子道:“花子姐,要不然你帮我介绍个媳妇呗?”

    “你还真惦记娶媳妇啊?”千叶花子笑道,“当心司令员知道了打你屁股。”

    “他敢!我可是会嗜血秘术的,发起疯来我自己都怕!”地瓜嘿嘿的一笑,又说,“再说了,司令员他自己娶了好几个老婆,还不兴我娶一个?这个叫搞特权,知道不?别以为我年纪小就什么都不知道,我明白着呢。”

    雷响和千叶花子闻言顿时面面相觑。

    关于徐锐的风流韵事,在大梅山军分区一直是吃瓜群众津津乐道的话题,当着徐锐的在,当然是没人敢说,但是在私底下,几乎所有人都在说,而且徐锐跟赛红拂、江南还有小桃红之间的风流韵事根本就不是秘密。

    便是徐锐跟小鹿原纯子间的暧昧,也是有不少人知道。

    徐锐和王沪生正好找到房门口,听到这话,徐锐这一脚便再也跨不出去。

    王沪生便向徐锐投来幸灾乐祸的一瞥,呵,让你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现在挨批判了吧,连个十六七岁的生瓜蛋子都看你笑话,嘿!

    地瓜说完之后一回头,正好看到站在病房门口的徐锐,便立刻脖子一缩,叫道:“司令员我什么都没有说,我刚才什么都没有说!”

    千叶花子见徐锐来了,赶紧起身鞠躬。

    躺在病床上的雷响也挣扎着想坐起来,却让徐锐制止了。

    “行了,雷子,你躺着别动。”徐锐制止了雷响,又回过头对地瓜说道,“地瓜,这段时间在医院可还好?”

    “好啊。”地瓜下意识的回答,“挺好的。”

    徐锐又笑着问:“是不是每天都闲得无聊?”

    “那不会。”地瓜连连摇头说,“我很忙的,每天要帮护士姐姐、医生姐姐干这个做那个的,一旦忙起来脚都不沾地,饭都顾不上吃。”说完了,地瓜又扭头问千叶花子说,“花子姐姐,我说的没错吧,是不是这样?”

    千叶花子笑着说:“地瓜确实帮了我们不少忙。”

    “我看你就挺闲的。”徐锐嘿嘿一笑,又说,“闲的都惦记着娶媳妇了。”

    地瓜的小脑袋便立刻耷拉下来,红着脸说道:“司令员,我就开个玩笑。”

    “原来只是开玩笑啊?”徐锐呵呵一笑,遂即脸就垮了下来,沉声说道,“但是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从现在开始,你就正式出院了。”

    地瓜弱弱的哦了一声,小声问:“回勇士营么?”

    “不是。”徐锐摇摇头,狞笑说,“不回勇士营,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勤务员,将接受我为你量身定制的特训!”

    “不要!”地瓜立刻叫道,“我抗议。”

    “抗议无效。”徐锐狞笑,“这是命令。”

    “我要复员。”地瓜又道,“我要给我姐发电报,我要求复员。”

    “我不批准!”徐锐继续狞笑道,“竟然敢在背后说我的坏话,小子,你就等着迎接我的怒火吧,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