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2章 嗜血战士-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92章 嗜血战士



    地瓜虽然满心不情愿,却还是被徐锐强行带回部队大院,并安顿在了军分区司令部的直属警卫营。

    原来的警卫营升格为警卫团之后,徐锐又另外组建了一个警卫营。

    徐锐和王沪生离开时,隔着围墙还可以听到地瓜的抗议:“我抗议,我不要当兵,我要复员,我要给我姐打电话……”

    从地瓜嘴里,徐锐已经不止一次听他说起他的姐姐。

    徐锐便问道:“老王,地瓜的姐姐到底是什么身份?”

    地瓜是上海特委经由皖南地委送到大梅山根据地的,一起送来的还有上海特委书记老叶的一封亲笔信,但是徐锐没看过。

    王沪生说道:“地瓜的姐姐就是上海特委书记,老叶。”

    然后王沪生就说起了地瓜的身世,原来地瓜是个孤儿,他的父母是大革命时期南方游击队的成员,在一次战斗当中双双牺牲,然后就被老叶收养,抗日战争爆发之后不久,老叶接替杜兴担任上海特委书记,地瓜也跟着去了上海。

    不过上海的情况很复杂,老叶无法妥善照顾地瓜,便把他送来了大梅山根据地,并且根据地瓜父母留下来的遗愿,要求地瓜参军当一名战士。

    “原来是这。”徐锐笑说,“这么说这小子还是个**。”

    “**?”王沪生说,“你是说,地瓜是我党高级干部的子弟?那还真就是,可惜这小子不上进哪,油嘴滑舌还贪生怕死,也不知道是从哪学来的这一身臭毛病,他在九泉之下的父母要是知道了,估计会气个半死。”

    徐锐微笑摇头说:“油嘴滑舌是有的,贪生怕死却未必。”

    王沪生讶然说道:“都不愿当兵打仗,还不算贪生怕死?”

    “老王你这话就说的未免有些绝对了。”徐锐摇头说道,“这天底下不愿意当兵,不愿意打仗的人多了去了,但他们就一定贪生怕死?明显不对嘛。就说地瓜,他也不是真的贪生怕死,勇士坡一战就足以证明。”

    王沪生点点头说:“那这小子是怎么回事?”

    徐锐说道:“要想改观地瓜的观念,得找到一个切入点。”

    “切入点?”王沪生没有听太明白,问道,“什么切入点?”

    徐锐说道:“老王,总之你就把地瓜交给我,不出三个月,我就还你一名真正的狼牙特种兵,而且还是最精锐的特种兵!”

    “行!”王沪生说,“那我就把这小子交给你了。”

    当下两人各自回家不提,徐锐回到家里跟家人吃完晚饭,先让雨生继续扎马步,又陪着赛红拂聊了一会家常,孕妇容易犯困,聊了一会赛红拂就窝在徐锐怀里熟睡了过去,徐锐将赛红拂轻轻抱到床上,再跟小桃红还有王大娘打个招呼,然后直奔警卫营驻地而来。

    徐锐到来时,地瓜正在闹情绪,这臭小子不肯吃晚饭,无论徐野怎么哄就是不吃。

    看到徐锐进来,徐野便立刻如释重负,起身对徐锐说:“司令员你可来了,你要是再不来,我可真就疯了,这小祖宗太难伺候了。”

    徐野是真拿地瓜没辙了,哄他他不吃,吓唬他他不怕,命令他吧,他根本不**你!徐野倒是也想拿出营长的威风,关键他心虚,因为勇士坡一战,不仅勇士营成名,地瓜也是一战成名了,现在谁不知地瓜也是嗜血战士?

    万马渡一战,徐锐激发潜能,一举斩杀阿部刚毅,在狼牙战队内部便开始有了嗜血战士的叫法,然后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嗜血战士的说法就开始扩散,到后来勇士坡战斗之后,大梅山军分区便又多了名嗜血战士。

    徐锐和地瓜,也是大梅山军分区仅有的两名嗜血战士。

    徐野是真想拿出营长的威风,可是又怕地瓜发疯,地瓜一旦发起疯来,那真的是太可怕了,所以徐野等闲不敢招惹地瓜。

    徐锐挥挥手,示意徐野先离开。

    徐野如蒙大赦,赶紧逃也似的离开了。

    徐锐走到地瓜对面坐定,笑着问地瓜:“怎么不吃饭?”

    “不吃!”地瓜孩子气的把小脑袋一偏,撅着呢说,“我绝食。”

    “绝食?”徐锐呵呵一笑,又问道,“为什么绝食?就因为我要你当兵?”

    “可不?”地瓜轻哼一声,说,“我都说过多少次了,我不要当兵,更不想打仗,可你们为什么非要强迫我当兵呢?”

    徐锐微微一笑,问道:“地瓜,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理想是什么?”

    “理想?”地瓜毕竟年幼,很容易就中了徐锐的语言陷阱,当下憧憬着说道,“我的理想就是,每一天都可以睡懒觉,赖到中午才起床,然后吃完饭,穿上西装,系上领结,前往大世界、新世界或者米高梅跟人跳跳舞,打打牌,或者听听戏。”

    徐锐便立刻从地瓜的人生理想中发现了一丝蛛丝马迹,这小子是不是打小就混迹在娱乐场所长大的?所以才会有这种畸形的人生理想?这种人生,是属于那些高官巨富的公子哥或者名媛小姐,可不属于像地瓜这样的革命遗孤。

    不过没有关系,只要地瓜也有理想,事情也就好办多了。

    当下徐锐说道:“可是你想过没有,过这种生活需要很多钱。”

    地瓜嘁了一声,不屑的说:“钱就不是个事,我姐有的是钱。”

    徐锐又说:“你姐的钱是你姐的钱,总有一天你是要长大的,等你长大了,你就不能再花你姐的钱了,到时候你怎么办?”

    地瓜哂然说道:“那就想办法挣呗。”

    “说的好!”徐锐打了个响指,又说,“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花女人的钱,对吧?就算是你姐的钱也不行,咱们可是大老爷们,必须得花自己的钱,哦不对,还得让你姐也花你的姐,你说是吧?所以你得挣很多钱才行,是不是?”

    地瓜点头说道:“司令员,你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

    “那可不,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啊。”徐锐说完招招手,示意地瓜把耳朵凑过来。

    地瓜便立刻兴致勃勃的把耳朵凑过来,徐锐便小声说道:“其实以前在德国的时候,我过的就是你想过的那种日子,每天中午才起床,然后上街闲诳,等天黑之后再出入舞厅、赌场或者俱乐部,跟各种肤色、各个国家的美女跳跳舞、打打牌,那日子别提有多惬意了。”

    地瓜再看向徐锐时,大眼睛里便立刻多了一丝崇拜之色:“司令员,你真是我偶像。”

    徐锐的脸色却立刻垮了下来,又说道:“可你知道我为什么回国来,还参加抗战么?”

    地瓜的小脸便立刻浮起茫然之色,问道:“是啊,你放着这种神仙也似的日子不过,怎么又跑回国内打仗来了?”

    “因为没钱了。”徐锐摊了摊手,说道,“过不了那种日子了。”

    地瓜蹙眉说道:“可是打仗也挣不了钱啊,一个月才五角津贴,还不够在米高梅看一场电影,还有大世界,打赏跑堂的小费都是一块大洋起。”

    “津贴?津贴才几个钱。”徐锐嘿嘿一笑,又说道,“我问你,在这个世界上,什么法子来钱最快?”

    地瓜不假思索的说:“打劫!”

    “聪明!”徐锐说道,“你小子有前途。”

    “可是。”地瓜很快又蹙眉说道,“打劫是犯法的。”

    “那得看你抢的是什么人了。”徐锐嘿然说,“如果你抢的是日本鬼子,是伪军,是国民党顽固派,那就不犯法,那叫替天行道!”

    “替天行道?”地瓜大叫道,“像梁山好汉?!”

    “没错。”徐锐谆谆善诱说,“你想不想当梁山好汉?”

    “当然想了。”地瓜立刻说,“我最喜欢小李广花荣,人帅箭法也高超。”

    徐锐又问道:“可如果你想成为花荣那样的英雄好汉,嘴上说说可不行。”

    地瓜就是小孩子心性,而且明显被他那个当特委书记的姐姐给惯坏了,他那个姐姐估计也是发现了这点,才下定决心,送他来大梅山根据地的,对这样的小孩子,你不能跟他拧着来,你跟他拧着来他也就跟你拧着来,你得顺着他的脾气慢慢的引导他。

    徐锐这回明显摸准了地瓜的脾气,地瓜果然就乖乖入榖了,当下蹙着眉头问道:“司令员,那我该怎么做?”

    “怎么做?当然得苦练了。”徐锐说道,“你知道花荣为了练成百步穿杨的神箭,吃了多少苦么?他每天早上四点就起床了,然后每天挽弓一万次,到最后手指都肿成萝卜,连筷子都握不住了,有一次他疼得都哭了。”

    地瓜聚精会神的问道:“后来呢?”

    “后来啊。”徐锐说道,“后来他擦干眼泪继续接着练。”

    地瓜便立刻握紧小拳头,认真的说:“司令员,我也要苦练。”

    “行。”徐锐心下窃喜,可是脸上却不露声色,“不过现在已经进入火器时代了,练箭已经用处不大,不如练枪法。”

    “行,就练枪法。”地瓜点点头,不过很快又接着说道,“不过司令部,咱们可得先说好啊,就算练好枪法,我也不上战场打仗的啊。”

    “知道,不打仗。”徐锐嘿然说,“就打劫。”

    “是的,就打劫。”地瓜便彻底相信了徐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