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3章 极司菲尔七十六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93章 极司菲尔七十六号



    夜色中,徐锐带着地瓜来到警卫营训练场。

    两人来到靶场前站定,徐锐回头问地瓜道:“地瓜,你现在最后问你一次,你确定想要练习枪法吗?”

    地瓜说:“我非常确定!”

    徐锐说:“但是我必须告诉你,练枪是一件非常枯燥并且非常乏味的事情,如果没有足够的恒心以及毅力,是坚持不住的,你现在退出还来得及,我绝对不会责怪你,但是训练正式开始之后,你就只能往前冲,不能再退缩了!”

    地瓜昂然说道:“我不退出,我能坚持住!”

    早说过,地瓜就是个驴脾气,牵着不走,打着倒退!

    “很好,那就开始第一堂训练课,持枪!”徐锐说完,从旁边的枪架上拿起一把三八大盖递给地瓜,然而自己重新拿了一把,一边举枪一边说道,“要想练就一手过人的枪法,持枪是第一步,持枪对于枪法来说,就像是地基跟高楼大厦,没有一个坚固的地基是绝砌不起高楼大厦的,同理,不能很好的持枪,也绝练不成好枪法!”

    地瓜便学着徐锐的样子举起步枪,虚虚瞄准前方标靶。

    徐锐又接着说:“屏气凝神,枪托抵肩,心无杂念,手如磐石,三点成一线,很好,保持这种姿势不要动。”

    眨眼间,五分钟已经过去了。

    地瓜便开始感觉到浑身燥热、双臂酸痛,原本轻如无物的三八大盖,此刻却犹如千斤巨物般沉重,枪口开始不由受控制的往下垂。

    “坚持,坚持住!”徐锐冷然说,“别忘了你的理想。”

    地瓜猛的一咬牙,已经开始微微晃动的双手立刻开始重新稳如磐石,微微下垂的枪口也重新向上扬了起来,再次瞄准了前方标靶,徐锐见状,不由微微颔首,不过这种程度的训练只是开胃小菜而已。

    一转身,徐锐就找来了一块砖头。

    再然后,徐锐就将砖头系到了地瓜步枪的枪管上。

    枪管上挂了一块大青砖,地瓜的压力立刻就剧增。

    仅仅过了两分钟还不到,地瓜的双臂便再次开始颤动起来。

    徐锐抬起手腕看看时间,冷然说:“才过了两分钟就不行了,太弱了!简直弱爆了,就你这样,也想当小李广花荣?做你的清秋大梦吧!”

    地瓜侧过头冷冷的掠了徐锐一眼,然后猛的咬牙,双手再次变得稳如磐石。

    “呀,生气了?发狠了?是爷们,就拿出爷们的样儿!给我咬紧牙挺住喽!”徐锐背着双手从地瓜的右侧绕到左侧,然后附着地瓜的耳朵接着说,“如果想要过好日子,你就得去打劫,要想打劫就得练好枪,加油吧,骚年!”

    地瓜便果然咬紧了牙关,举着枪纹丝不动。

    时间缓慢流逝,地瓜的额头上很快就沁出豆大的汗珠。

    二十分钟过去,地瓜汗出如浆,双臂再一次开始颤抖。

    半个小时过去,地瓜感觉双臂已经不再属于他自己了。

    四十分钟之后,地瓜已经到了极限,枪口开始剧烈晃动。

    徐锐看了看表,沉声说:“休息一下,五分钟后继续练习!”

    徐锐话音才落,地瓜便立刻如释重负般垂下枪,然后颓然跌坐在地,尽管只是一个最为简单的持枪动作,但是消耗的体力却是极其惊人的,此时的地瓜,整个人就跟刚刚从水里边捞出来似的,浑身都湿透了。

    “累不累?”徐锐跟着坐倒在地瓜的身边,问道。

    “一点都不累!”地瓜咬牙说道,“这点程度算得了什么?”

    “好小子,有志气。”徐锐嘿嘿一笑,又说,“待会继续训练,大青砖增加到两块,时间也需要增加到一个小时,怕不怕?”

    地瓜咬了咬牙,哼声说道:“不怕!”

    徐锐呵呵一笑,说道:“跟你开玩笑的,今天的训练到此为止。”

    “这就结束了?我还能再练一小时!”地瓜却反而有些不乐意了。

    “你有这样的精气神,是好事,不过训练不能急,得循序渐进。”徐锐拍了拍地瓜的小脑袋,又说道,“走,跟我泡个澡去。”

    地瓜嗯了一声,一翻身爬起来,跟徐锐直奔澡堂而来。

    在警卫营驻地,也有专门的大澡堂,徐锐早已经让人烧好热水,也只是热水而已,并没有加入中草药汁,地瓜毕竟没有习过武,需要循序渐进,不能着急,地瓜要想泡药澡,至少也得要半年之后,学过基础武术后才行。

    当下两人脱光了衣服,赤条条的跨进池子里。

    被滚烫的热水一浸泡,地瓜便立刻舒服的呻吟了一声:“真舒服,要是再有人给小爷搓下背,那可真就跟大观园差不多了。”说完,地瓜又扭头对徐锐说道,“司令员,要不然劳烦你给我搓下背?我可以付你小费的。”

    “你说什么呢?”徐锐伸手往地瓜脑袋上敲了记栗凿。

    地瓜便立刻啊了一声,捂着脑袋叫道:“司令员,疼!”

    “知道疼就好。”徐锐哼声说,“小小年纪就出入大观园这种地方,该打!”

    上海的大观园浴池是有名的烟花之地,里边洗浴一条龙各式服务全部都有,民国十二年底,淞沪警察厅厅长徐国梁就是在大观园洗浴之后,在大门口被上海斧头帮帮主王亚樵派杀手给干掉的,当时可是轰动全国的大事件。

    却没想到,地瓜只是嘁了声,不屑的说:“不就是光屁股的女人么,小爷我又不是没见过,在大世界、新世界还有米高梅,小爷我见得多了。”

    徐锐脑门上便立刻满脸的黑线,你娘嘞,这什么小孩啊?

    当下徐锐问道:“我说地瓜,这些地方都是谁带你去的啊?”

    地瓜此刻已经完全把徐锐当成朋友,当下说道:“俞大哥带我去的,不过后来俞大哥离开了上海,就再没人带我去玩了。”

    “俞大哥?”徐锐随口问道,“跟你很熟么?”

    “那可不。”地瓜说道,“其实他就是想追我姐,所以想通过我来接近我姐,不过说真的,我觉得俞大哥人挺好的,长得又帅,而且又多金,关键出手大方,每次给我零花钱,一给就是上百块,我挺希望他能成我姐夫。”

    徐锐随口又问道:“你姐很漂亮么?”

    “你干吗?”地瓜立刻警觉起来,说,“司令员,你都已经有好几个老婆了,该不会还想打我姐的主意吧?”顿了顿,地瓜又说,“不过说真的,司令员你要是成了我的姐夫,其实也挺不错的,对了,我姐可漂亮了,比赛当家还漂亮。”

    “你瞎说什么呢。”徐锐笑骂道,“我有那么好色吗?”

    “你还不好色啊?”地瓜撇嘴说,“老婆都有好几个。”

    “那只是女朋友,女朋友知道不?”徐锐随口狡辩道,“女朋友可以有几个,但是老婆只能够娶一个,知道不?”

    地瓜哂然:“司令员,你这不是狡辩么?”

    徐锐汗颜,没想到今天居然被一个小屁孩子给鄙视了。

    当下徐锐转移话题说:“对了地瓜,你姐在哪里上班?”

    “百乐门。”地瓜说道,“我姐可是百乐门最红的歌星。”

    说完,地瓜的小嘴忽然撅了起来,幽幽的说:“司令员,我想我姐了。”

    徐锐便安慰地瓜说:“过段时间吧,等你把枪法练好了,我就带你回上海。”

    “真的?”地瓜闻言大喜道,“司令员,你说话得算数,不能骗我小孩子。”

    “不骗你。”徐锐微笑着说道,“但是你得先把枪法练好,等你练好了枪法,我带你回上海干票大的,把汪伪的七十六号给打劫了。”

    “七十六号?”地瓜问道,“这是个啥?”

    徐锐说道:“一个特务组织,很有钱的。”

    “是吗?”地瓜说,“那必须打劫。”

    徐锐说道:“必须的!”

    (分割线)

    上海公共租界,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

    正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纸的李士群忽然连打了个两个响亮喷嚏,然后摸了摸鼻子心想道,一定又是重庆的戴笠戴老板在念叨他,自从军统局挂牌成立之后,戴老板立刻组织了一支飓风锄奸队,对投敌的汉奸展开大规模的暗杀行动。

    就在几天之前,李士群的老师,老汉奸季云卿也被飓风队暗杀了。

    一时之间,上海以及南京两地的汉奸是风声鹤戾,惶惶不可终日。

    为了稳定军心,日军特高课便命令极司菲尔七十六号展开反复报,尽早铲除隐藏在上海的军统组织,最近这几天,军统跟极司菲尔七十六号的特务正展开残酷的报复以及反报复行动,公共租界每天都是枪声不断、爆炸声不绝于耳。

    不过总的来说,极司菲尔七十六号还是占了明显的上风。

    李士群刚刚伸了个懒腰,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当下说:“请进。”

    房门打开,七十六号警卫大队的大队长吴世宝微躬着腰走了进来,报告说:“主任,刚才我们捣毁了军统一个窝点,可惜没逮着什么大鱼,其主要人物都跑了,不过在军统的文件当中却发现了一条关于**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