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4章 引信被劫-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94章 引信被劫



    “**的线索?”李士群问道,“什么线索?”

    “是一批引信,数量还挺大的。”吴世宝说,“据说是**通过关系从美国购入的,晚晚上才刚运到上海,现在还在十六铺码头卸货呢。”

    “引信?”李士群皱着眉头问,“这玩意可是造炮弹用的,**也有兵工厂吗?”

    “有的。”吴世宝点点头,又说,“主任你忘了,徐锐上次带着狼牙部队前来上海,从土肥原的眼皮底下运走了一家制药厂外加一家煤化工厂的全套设备,其中的这家煤化工厂的设备,就是为了配套兵工厂的。”

    “徐锐?”李士群闻言目光一凝。

    上次徐锐带着狼牙来上海,他们极司菲尔七十六号可吃了大亏!

    “很好!”李士群狞声说道,“终于有机会报上次的一箭之仇了,阿宝,你立刻派人盯住这批引信,老子不仅要扣了徐锐的这批引信,还要把**在上海的地下情报组织,还有上海市郊的秘密交通线都一锅端了!”

    “好嘞。”吴世宝答应一声,转身就要往外走。

    这时候,一个瘦削的身影却忽然出现在李士群办公室的房门外。

    “等等。”这个瘦削的身影走到李士群办公室门口,便不再往前走,仿佛李士群的办公室的门口有一层无形的气墙似的。

    “主任?”李士群讶然起身。

    吴世宝也讶然叫道:“丁主任?”

    来的这人是丁默村,名义上是极司菲尔七十六号的主任,但其实,实权却掌握在李士群这个副主任的手里边,李士群之所以要费尽心思挖来丁默村,并不惜把主任的宝座让给丁默村,其实只是想拿丁默村当他的挡箭牌而已。

    丁默村轻嗯了一声,说道:“我有个小小的建议。”

    李士群看了吴世宝一眼,笑着说道:“愿闻主任高见。”

    “谈不上什么高见。”丁默村摆摆手,又说道,“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别去招惹徐锐的狼牙部队,狼牙有多难缠,上次我们已经领教过,如果因为这批引信再次惹怒狼牙,把狼牙招来上海,你们自信能对付得了他们吗?”

    李士群闻言默然,他们还真对付不了狼牙。

    吴世宝却反驳说:“我们极司菲尔七十六号是对付不了狼牙,但是日本人可以呀,主任你难道忘了,昨天中村将军视察我们七十六号时,他的副手,那个叫影佐什么的家伙,不是说过,大日本帝国很快就要派一支极其厉害的特种部队过来,而这支部队的唯一使命,就是对付徐锐的狼牙部队,所以,徐锐的狼牙已经蹦达不了几天,我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丁默村阴阴的掠了吴世宝一眼,淡淡的说:“我就这么一说,听与不听在于你们。”

    说完,丁默村就转身走了,吴世宝便把目光转向李士群,问:“主任,你看这事?”

    李士群目送丁默村的身影走回到办公室里,然后收回目光说道:“阿宝,你别理他,只管按我刚才吩咐的去做。”

    “好嘞。”吴世宝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目送吴世宝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另一端,李士群又关门回到自己办公室,然后躺到摇椅上开始盘算起行动方案来,其实,李士群能够掌握极司菲尔七十六号的实权,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他的脑子比丁默村好使。

    丁默村只想到不去招惹狼牙,属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苟安心态。

    但是李士群想的却更深一层,也更加阴险,他不但想借这机会报上次的一箭之仇,还要借狼牙之手灭了军统的飓风队!

    (分割线)

    回头再说徐锐。

    军分区的日常事务有王沪生处理,部队的训练有下属的团营长主抓,狼牙训练营也有冷铁锋负责,所以徐锐有了一段难得的休息时间,也就是白天陪陪赛红拂,教教豆豆和雨生武功,然后晚上再陪着地瓜特训。

    只不过,这样的悠闲日子只过了三天就断了。

    这天一大清早,王沪生就神情严峻的找上门,说道:“老徐,出事了!”

    徐锐当时正在指导雨生和豆豆扎马步,当下示意两人先休息,雨生和豆豆便立刻欢呼一声,招呼着二皇很快跑没影了。

    徐锐这才问道:“老王,出什么事了?”

    “那批引信!”王沪生说道,“在沪西被劫了!”

    “你说什么?!”徐锐闻言顿时脸色大变,“那批引信被劫了!”

    这批引信可是徐锐花了大价钱,托大卫从美国购买的,就这还没什么,关键是即将要展开的攻势作战,急需要大量炮弹,但是如果没有这批引信,兵工厂就连一发炮弹都生产不出来,到时候他们拿什么去打鬼子的据点炮楼?

    王沪生嗯了一声,又接着说道:“不仅引信被劫,连我们地下党的秘密交通线也遭到了破坏,沪西的十几户堡垒户一夜之间惨遭灭门!这些可都是我党最忠诚的拥护者,更是经营多年的老关系户,老徐,这次我党的损失大了!”

    徐锐咬牙说:“老王,知不知道这是谁干的?”

    王沪生说道:“上海地下党的同志已经勘查过了,现场遗留的所有证据,包括枪支弹药及一些细微线索,全部指向军统上海站的飓风锄奸队!”

    “军统上海站的飓风锄奸队?”徐锐皱眉说,“难道是蒋委员长的报复?”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王沪生点点头,又说,“不过我始终觉得,这件事情的内幕很可能没那么简单,我们还是需要深入的调查。”

    “调查的事,不着急,甚至交通线的重建工作也可以慢慢来,但是,那批引信却必须尽快找到并且尽快夺回来!”徐锐说,“元宵节的攻势作战必须如期展开,要不然,小鬼子的封锁沟就成形了,那时候再想打破鬼子的封锁就难了!”

    王沪生说道:“但是,上海的地下党组织已经遭到了严重破坏,其中大部分交通员及侦察员都已经进入休眠状态,所以要想找到并夺回这批引信,难度极大哪!而如果我们自己派人过去,时间上恐怕也是来不及了。”

    徐锐沉吟片刻后说道:“那就只能让影子去办了!”

    “让影子去办?”王沪生说道,“会不会太冒险?”

    徐锐断然说:“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让影子去办。”

    “说的也是。”王沪生无奈的说道,“我这就去给影子发电报。”

    (分割线)

    上海,中村机关。

    随着中村俊到位,土肥原机关便迅速进入重组程序,短短几天时间,中村机关便已经重组完成,并且开始了正常的运转。

    跟随中村俊一起到位的,还有他的副手,影佐祯昭。

    历史在这里出现了偏差,历史上出任中村机关机关长的是影佐祯昭,而且中村机关的名称也不叫中村机关,而叫梅机关!

    影佐祯昭敲门走进了中村俊的办公室,顿首报告说:“将军阁下,卑职刚刚接到了李士群的电话,他们七十六号的行动队在昨天晚上大举出击,一举捣毁了**地下党在沪西的十几个秘密窝点,并且夺取了一批炮弹引信。”

    可怜的李士群,机关算尽才成功的夺下了徐锐从美国购入的那批引信,报了上次的一箭之仇,并一举捣毁了**地下党在沪西的十几个秘密联络站,更厉害的是,他还通过伪造现场以及物证,成功的嫁祸给了军统的飓风锄奸队。

    然而,李士群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中村俊居然会是**的潜伏人员!

    结果,在行动结束之后,李士群一个电话打到中村机关,原本是要向主子邀功,结果却把他的整个计划都暴露了。

    此时的中村俊,已经完全进入到了**潜伏人员的角色。

    这人就是这样,无论做什么事,做着也就习惯成自然了。

    “炮弹引信?”中村俊闻言顿时间心头一跳,沉声问道,“确定是徐锐购买的?”

    “绝对确定。”影佐祯昭顿首说,“因为在整个华中地区,**方面也就徐锐的大梅山兵工厂有能力生产炮弹,所以这批引信一定是徐锐购买的。”

    “哟西,你告诉李桑,他替帝国立了大功,奖赏大大的。”中村俊心里已经在担忧,脸上却装出非常高兴的样子,接着说道,“哦对了,这批引信事关重大,放在七十六号的仓库我不太放心,你还是尽快安排人把他们运到我们中村机关来。”

    “哈依。”影佐祯昭重重顿首说,“将军阁下所言极是,卑职这就安排卡车前往极司菲尔七十六号,尽快把那批引信运回来。”

    “哟西。”中村俊欣然说,“去吧。”

    影佐祯昭再一顿首,转身扬长去了。

    目送影佐祯昭的身影远去,中村俊的脸色却阴沉下来。

    遂即中村俊走到了窗户前,透过窗户看向街对面的一间商铺,却看到那间商铺一楼窗台上的盆栽,已经换了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