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5章 杜滋肺鱼-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95章 杜滋肺鱼



    中村俊走进兴亚洋行时,张大洋正在跟一个从南京过来进货的日籍商贩谈生意。

    为了跟中村俊这个高级内应进行有效的对接,**这次也是花了血本了,直接唤醒了在东京沉睡多年的杜滋肺鱼!

    杜滋肺鱼是北非撒哈拉沙漠的一种淡水鱼类,在没水的干旱环境也能存活一年。

    张大洋就是在日本东京沉睡多年的杜滋肺鱼,他现在的名字叫做源义洋,他不仅能说一口流利的日语,还娶了个貌美如花的日本籍妻子,还有一对可爱的日籍儿女,既便是最多疑的日本籍特工,也无法将他跟中国人联系起来了。

    不过,张大洋从来就没有忘记,他是个中国人。

    所以,当祖国和党向他发出召唤时,他就毅然决然的带着妻儿回到中国,并且按照跟他单线联系的上级船长的指示,在虹口中村机关的斜对面租了一个铺面,开了家洋行,专门经营中日之间的日杂百货贸易。

    兴亚洋行是年前刚开业的,由于地处繁华地段,所以生意非常兴隆,简直就可以说是日进斗争。

    不过张大洋却没有一刻忘记过他的使命,因为当初船长安排他来虹口开办兴亚洋行之前就曾说过,他的任务是配合影子,做好影子跟地下党组织间的桥梁,换句话说,他张大洋是个交通员,兴亚洋行就是交通站!

    自从洋行开业那天起,张大洋就一直在等待影子的到来。

    只不过,半个月过去,令党组织如此重视的影子却始终没有出现。

    因为担心影子会突然出现,所以既便是在除夕夜以及大年初一,张大洋都没敢让兴亚洋行歇业,为此他还特意给洋行雇用的********雇工封了一个大红包,遗憾的是,一直等到大年初十,影子仍然没有出现。

    于是,张大洋便开始感到有些非同寻常。

    按照道理来说,在兴亚洋行开业,交通站建立起来的那天,影子也应该同时从上级党组织得到消息,并且第一时间过来接头,然而,事实的情形却是,兴亚洋行开业到现在已经过去半个多月,影子却是迟迟没有出现。

    出现这种情形,一般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影子已经暴露了。

    不过从党组织将他这条已经沉睡了十年的杜滋肺鱼唤醒来看,可能性不大,影子如果如此容易就暴露了,上级党组织就不会把他唤醒,并且特意从东京召回到上海来,要不然他这条沉睡十年的杜滋肺鱼被唤醒后什么事都没干就暴露了,那岂不是成了大笑话?不能说这种可能性就不存在,但是概率非常之小。

    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这个影子身份非同小可。

    上级党组织为了保护影子,为了尽可能减小影子暴露的可能,甚至连在第一时间前来兴亚洋行跟他接头都省略掉了,因为根据莫菲定律,有可能发生的意外就一定会发生,影子每来一次兴亚洋行,就多一分暴露可能。

    由此,张大洋断定这个影子的身份非同小可。

    而且,张大洋还知道影子就潜伏在街对面的中村机关,因为他的上级船长很明确的告诉他,如果他想找影子来接头,就可以将摆放在一楼窗台上的一盆松柏盆栽换个朝向,影子看到之后,自然就会过来找他。

    不过,船长也明确的讲了,没有命令绝不许召唤影子。

    然而,就在十五分钟之前,船长向他发来密电,让他紧急召唤影子。

    张大洋接到船长的密令之后,果断的将摆话橱窗里的盆栽换了朝向。

    所以,当扛着少将衔的中村俊走进洋行大门,张大洋的瞳孔不由得微微的一缩。

    因为跟中村机关近在咫尺,再加上又有日籍商人的身份掩护,张大洋对于中村机关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知道这个中村机关是由之前的土肥原机关改组而来的,还知道中村机关的机关长叫中村俊,军衔少将。

    中村俊也是中村机关中唯一的将军。

    在中村俊之下,军衔最高的就是特高课长影佐祯昭,也只是一个大佐。

    张大洋猜到了影子的身份非同小可,却没有想到影子居然会是中村俊!

    鉴于此,张大洋不不能感叹党组织统战力量的强大,居然连中村俊都给策反了!

    “小王,你过来替我照顾一下刘桑。”张大洋招手示意一个经理过来,替他接待之前那个从皖南来的商人,然后趿着木履嗒嗒嗒的走到中村俊面前,还没说话就先深深的鞠躬,然后直起身说,“将军阁下,欢迎您的光临。”

    中村俊微微一顿首,问道:“源义桑,你这里有明治三十年的菊正宗吗?”

    “明治三十年的菊正宗我这里没有。”张大洋心里说了句影子果然是你,然后话锋一转又接着说道,“不过我这里恰好有一瓶明治二十年的菊正宗,是我临来中国前,一个多年的好友赠送的,不知道将军阁下是否有兴趣品尝?”

    对上了,中村俊暗道一声,又欣然点头说:“哟西,明治二十年的菊正宗,可不是经常能够喝到的,我却是不能错过。”

    “那么,将军阁下请。”张大洋转身肃手道。

    中村俊轻嗯一声,经过张大洋身边径直进了洋行内间。

    随行的两个警卫刚想要跟进去,却让中村俊给制止了:“你们两个,守在外面即可,兴亚洋行里安全得很,你们不必担心。”

    “哈依!”两名警卫一顿首,遂即左右分开站到会客厅外。

    张大洋跟着进了客厅,先从酒柜拿出那瓶明治二十年的菊正宗,一边给中村俊倒酒一边小声说道:“影子你好,我是杜滋肺鱼。”

    “知道。”中村俊说,“兴亚洋行开业那天,我就看到橱窗上的松柏盆栽了。”

    说话间,酒已经倒满,张大洋便大声说道:“将军阁下,你尝尝,是否真宗?”

    中村俊哪有心情喝酒,接过酒盅一口干了,又小声说道:“你召唤我来有什么事情?赶紧说,说完了我也有事要跟你说。”

    张大洋小声说:“那还是你先说。”

    中村俊点头说:“行,我刚刚得到消息,大梅山军分区从美国购入的一批炮弹引信已经落入七十六号手里,并且七十六号还成功的嫁祸给了军统局,还请你转告徐桑,不要上了七十六号的当,还有,我正在设法将那批炮弹引信从七十六号转运到中村机关来,但是要想把这批引信运出上海,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是办不到的,我需要帮助!”

    说完了,中村俊便放大音量,啧啧的赞叹说道:“好酒,真是好酒啊。”

    “既然将军阁下喜欢,那这瓶菊正宗就送你了。”张大洋大声附和了一句,紧接着又压低声音说道,“那我们要说的就是一件事情,我也刚刚接到上级党组织的命令,要求你设法将那批炮弹引信运出上海,至于助力的问题,我会向上级组织反映。”

    “一定要尽快,要不然我也就没办法了。”中村俊说完,又大声说,“送我?这可是明治二十年的菊正宗,怎么好意思?”

    “我一定会尽快向上级反映。”张大洋小声说完,又大声说道,“正所谓,红粉送佳人,美酒赠英雄,也只有将军阁下这样的大英雄,才配喝这样的美酒!如若不然,让我这样的市井商人喝了这美酒,却是暴殄天物了。”

    “源义桑可真会说话。”中村俊欣然说,“那行,这酒我收下了。”

    说完,中村俊便长身而起,携带着那瓶明治二十年的菊正宗扬长而去,不过临走进中村机关的大门之前,中村俊忽又回头对一个警卫说:“你去跟总务课说一声,今后中村机关和七十六号的一应日杂用品,全部从兴亚洋行采买。”

    “哈依。”警卫一顿首,加快脚步去了。

    (分割线)

    回头再说张大洋。

    送走中村俊之后,便一个人回到二楼的办公室。

    兴亚洋行租的是临街三间两层的商铺,一楼是铺面,二楼两间是仓库,最后一间则是办公室,在办公室的后部单独隔了个休息室,休息室其实有一道小门可以通到右侧两间仓库的后面,在那两间仓库后面其实还有个密室。

    这间密室是当初商铺装修时,张大洋特意隔出来的。

    张大洋先从里边反锁住了办公室的房门,然后走进休息室,从休息室的小门弯腰走进了隐藏在两间仓库后面的那间密室。

    打开灯,密室的摆设便一览无遗。

    除了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再无别的家具。

    不过在桌子上却摆放着一部5W的电台。

    张大洋先将影子提供的消息简化成一份简明扼要的情报,然后再对着密码本将情报转译成一串串点划符,最后打开电台、戴上耳机,先通过无线电召唤船长,获得回应后,便将那一串串的点划符拍发出去。

    无形的电波,在虚空之中穿梭。

    不到半小时,张大洋送出的情报就摆在了王沪生的案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