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6章 空运回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96章 空运回来



    徐锐匆匆进来,问道:“老王,影子怎么说?”

    王沪生将电报递过来,说道:“不是军统干的,是七十六号干的!我之前还奇怪,军统再是迫不及待,戴笠再蠢,也绝不会在这个时候跟我们过不去,因为秘密战线毕竟不是正面战线,秘密战线尤其需要国共两党之间的合作。”

    “七十六号么?”徐锐狞声说,“看来上次给他们的教训还不够,也罢,等这次攻势作战结束了,等狼牙训练好,就再去一次上海,这次,老子非把狗曰的极司菲尔七十六号连根拔了不可,丁默村、李士群什么的,统统给我去死!”

    王沪生又说道:“但是这批引信怎么办?影子一个人可运不回来。”

    “这还真是个大难题。”徐锐蹙眉说道,“上海特委真的就抽不出人手?”

    王沪生叹息一声说道:“老徐,不是抽不出人手,而是根本没有人手了,这次七十六号的行动组织得很严密,事先一点风声都没有,上海特委的行动队损失非常大,二十多名队员奉命前去沪西营救堡垒户,最后只有两个活着回去。”

    “损失这么惨重。”徐锐问道,“吴寒没事吧?”

    “这个倒是没问。”王沪生说,“不过以吴医生的身后,应该没问题吧。”

    徐锐又说:“上海特委的行动队刚遭受如此惨重的损失,短时间内是肯定不可能恢复力量了,但是今天已经是正月初十了,距离我们跟栗司令员约定的元宵出兵日期,已经只剩下五天,就是现在带着狼牙去上海也来不及了。”

    王沪生说:“让狼牙去上海肯定来不及了。”

    徐锐的眉头便立刻皱成了一团,饶是他足智多谋,此刻却也不免一筹莫展。

    就在徐锐和王沪生一筹莫展时,外面忽然响起敲门声,王沪生扭头说:“请进。”

    房门打开,穿着飞行服的梅九龄带着一阵冷风走进来,先冲徐锐和王沪生各敬了一记军礼,然后问:“司令员,后勤部怎么停了我们的航空燃油?”

    梅九龄现在正儿八经已经是装甲第一团的团长了,但是还兼着飞行连的连长,飞行连的日常训练工作也仍旧由他主抓。

    眼看着装甲第一团已经成军,训练也走上了正轨,梅九龄的工作重由就逐渐转到了飞行连,眼下飞行连还是仅只有一架九五式舰载战斗机,外加一架九六式陆上攻击机,而且这架九六式陆上攻击机自从抬回大梅山后就从未上过天。

    梅九龄和飞行连的学员兵倒是想飞来着,可是徐锐不让。

    徐锐不让,是因为九六式陆上攻击机太耗油了,九六式陆上攻击机上一次天,就够九五式舰载战斗机飞十次还有余裕。

    但就算是九五式舰载战斗机,飞行连也不能够敞开了飞。

    不过,就算不能够敞开了飞,隔三岔五的好歹还能上天,可是现在,后勤部却直接停了飞行连的油,不让飞了。

    这下梅九龄不答应了,找徐锐告状来了。

    却没想到,下令停飞的其实不是肖雁月,是徐锐。

    “没油了。”徐锐正烦着呢,当即没好气的说道,“不停飞还能怎么着?”

    “不对吧。”梅九龄却早已经偷偷的去后勤部的仓库侦察过了,抗议说,“后勤部的仓库里明明还有好几吨航空燃油呢。”

    徐锐便越发的烦躁,皱眉说:“那是战备用油,不是训练用油。”

    梅九龄说:“我们飞行连又不用担负作战任务,要什么战备油?”

    “你怎么就能肯定飞行连就不用担负作战任务?万一元宵节的这次攻势作战需要飞行连参战呢?到时候没有战备油咋整?”徐锐哼声说道。

    梅九龄一听却立刻来了精神,说:“司令员,这次攻势作战,飞行连也要上?”

    “我就这么一说,可没说飞行连一定就要上。”徐锐皱眉说,“话又说回来了,难道不用上战场,你们飞行连就不备战了?”

    梅九龄失望而去,王沪生却说:“这个梅秀才,还真是敢想。”

    “敢想?”王沪生说者无心,徐锐听了却忽然间心头微微一动。

    王沪生跟徐锐搭档时间长了,也慢慢的熟悉了徐锐的脾气风格,当下讶然问:“老徐你是不是想出什么招了?”

    徐锐轻嗯了一声,说:“也许,可以将那批引信空运回大梅山。”

    “啥?空运回大梅山?”王沪生瞠目结舌道,“老徐,你不是开玩笑吧?”

    也难怪王沪生会吃惊,他们大梅山军分区倒是有一架九六式长程轰炸机,如果把机舱内部的空间清理一上,确实可以将从美国购入的那批炮弹引信装进轰炸机机舱,然后运回大梅山,可是,问题是,小鬼子不配合怎么办?

    第一个,你怎么确保小鬼子不会出动战斗机把你的轰炸机击落?说不定,他们大梅山军分区的这架九六式长程轰炸机才刚刚起飞,鬼子的华中派谴军司令部就已经得到消息,并从各个机场起飞战斗机前来拦截了。

    第二个,就算鬼子不派战斗机前来拦截,就算大梅山军分区的轰炸机飞到了上海,你又怎么降落?又降落在哪个机场呢?小鬼子的机场会任由你降落吗?就算是让你降落了,恐怕也会立刻出动安保部队扣留飞机。

    第三个,就算徐锐骗过了鬼子,让大梅山军分区的九六式长程轰炸机降落在上海,中村俊又怎么把那批引信运到机场呢?就算有中村俊配合,就算徐锐成功实施了战术欺骗,也势必不可能在机场逗留太久,那么,又怎么确保将引信装上飞机呢?

    王沪生完全想象不出来,这么多的难题该怎么解决,这根本就不可能完成!

    王沪生将这些问题说了,徐锐却摇摇头说道:“老王,你应该换一个思路。”

    “换一个思路?”王沪生闻言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说,“怎么换?你倒是说说。”

    徐锐嘿然说道:“诚如你所说,动用我们自己的轰炸机前去上海,确实是困难重重,这么多的环节,中间只要随便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整个行动计划立刻就会功亏一篑,所以这条路肯定是不行的。”

    “对啊。”王沪生说道,“可除了这个,你还有别的招?”

    “当然。”徐锐嘿然说,“为什么就不能用鬼子的飞机?”

    “什么,用鬼子的飞机?”王沪生闻言一愣,茫然说,“你是说,让影子想办法搞一架飞机,再把引信运回大梅山?”

    “影子恐怕没有这能量。”徐锐摇了摇头说道,“他不过只是一个特务机关长,恐怕还管不到华中派谴军的飞行团,所以这条路也是不通。”

    王沪生说:“那你刚才还说动用小鬼子的飞机?”

    徐锐嘿嘿一笑,又说道:“影子没这能量,不代表我没有啊?”

    王沪生越发瞠目结舌道:“老徐,难不成你还有另外的底牌?”

    “底牌我还真没有,但是我有这个!”徐锐指了指自己的脑子,又说,“老王,你还记得前阵子我们看到的一条关于关东军的新闻么?”

    “关东军的新闻?”王沪生想了想,说道,“你是说关东军组建装甲师团的事?”

    “没错,就是这。”徐锐微笑着点头,这个,又是徐锐这只小蝴蝶造成的蝴蝶效应。

    在原本的历史上,时任关东军参谋副长的石原莞尔因为跟参谋长东条英机闹矛盾,被调回到国内,担任鹤舞要塞司令官,此后,石原莞尔虽然晋升中将,并一度曾出任第十六师团的师团长,但是很快又遭到罢免,所以一直没什么太出彩的表现。

    但是在这个时空,因为徐锐的出现,导致日军华中派谴军司令官连续的走马换将,这连续的走马换将又导致日军高层一度出现人员短缺的现象,因此石原莞尔就再次进入到了裕仁和日军大本营高层的视野之中。

    此后不久,石原莞尔便调任关东军担任参谋总长。

    石原莞尔跟冈村宁次是小日本诸多将领中、少有的拥有战略思维的高级将领之一,这老鬼子到任后,立刻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对苏作战准备。

    为了备战,石原莞尔一共提出三条指导意见,并派专人付诸实施。

    第一条是沿着大小兴安岭及长白山大举土木、修建要塞,这样日军在满洲就立刻不败之地;第二条是大规模的组建装甲兵团及航空兵团;第三条是在不动用日本本国财政的前提之下,利用伪满洲国税收及鸦片贸易利润,尽可能多的囤积作战物资。

    日本首相近卫文麿对于关东军不依靠帝国财政,自己想办法筹措作战经费的做法十分赞赏,特意派朝日新闻的记者前往满洲采访石原莞尔,石原莞尔为了不引起苏联的警觉,隐瞒了大量事实,但仍旧透了不少蛛丝马迹。

    其中一条,就是关于关东军组建装甲师团的事实。

    就这一条,却足够徐锐想到很多东西,无论如何,徐锐可是从未来世界穿越来的,他不仅知道二战期间日军的所有战略方向选择,对于石原莞尔这个人的性格以及思维方式,也有一定的了解,徐锐知道这是个危险的家伙。

    王沪生说:“关东军组建装甲师团跟我们有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