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7章 事情成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97章 事情成了



    徐锐微微一笑,又接着说道:“本来关东军组建装甲师团跟我们大梅山军分区是没什么关系的,但是现在却是有关系了,这次我们能不能把被汪伪七十六号特务劫走的引信空运回大梅山,就落在关东军的头上了。”

    王沪生说:“这我就不太明白了。”

    徐锐说道:“老王,你听我慢慢道来。”

    “行。”王沪生给徐锐倒了一杯开水,说,“你慢慢说。”

    徐锐说道:“这个,得从小日本陆军的建军思想说起了,小日本因为国小地贫,养不了太多的兵,所以一贯都奉行精兵战略,武士就是这种精兵战略的产物,只要对日本历史稍有研究的人,就会知道小日本的战争史,其实就是一部武士史,在小日本的战国时代,真正决定战争胜负的,其实就是双方的武士阶层。”

    “这个我也知道。”王沪生不耐烦道,“说重点。”

    “这个就是重点。”徐锐说,“真是因为武士在古代日本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所以才会出现重精神轻武器的错误思维,然后这种思维沿续到了现在,并且影响到了日本陆军的建军思想,小日本的军神乃木希典,就崇尚武士道的自杀式攻击,于是在日俄战争中,这个老鬼子竟然不惜让整师团的鬼子发起自杀式冲锋,力求在精神上摧毁俄军的抵抗意志,最后日军虽然赢了日俄战争,阵亡数字却是俄军数倍!”

    “老王,你现在觉着小鬼子的兵器挺精良,但其实,小鬼子的兵器也就跟咱们中国比算得上精良,但是跟欧洲列强相比简直是渣渣!”顿了顿,徐锐又说,“而这个,就是小日本的错误的建军指导思维所导致的。”

    王沪生皱眉说道:“老徐,你好像又说远了。”

    “好吧,那就只说跟我们有关的。”徐锐说,“小日本的陆军建军思想是错的,但是石原莞尔这老鬼子却是个有战略眼光的,这老鬼子可不会迷信所谓的武士道自杀精神,他只相信火力以及兵器的大规模集中运用,所以在他上任关东军参谋总长之后,才会紧锣密鼓的着手组建装甲师团以及航空集团军群。”

    王沪生若有所思的说:“我好像有些明白了。”

    “明白了吧?”徐锐嘿然说道,“石原莞尔组建这么多装甲师团以及航空集团军群,就是冲着苏联去的,你可以想象一下,一旦日苏开战,将是怎样一副场面?”

    王沪生说道:“那肯定是飞机满天飞、坦克满地走,大炮漫山遍野的轰!”

    “说的对极!”徐锐打了个响指,又说,“但无论是天上飞的飞机、地上走的坦克或者大炮,要想发挥出作用,都缺不了一样东西!”

    “弹药!”王沪生说,“飞机、坦克或大炮,都缺不了弹药!”

    “对极!”徐锐又说,“但无论是飞机航弹、坦克的穿甲弹、大炮的榴弹,甚至单兵用的甜瓜手雷,都缺不了一样东西。”

    “引信!”王沪生说,“炸弹必须得有引信!”

    “对极!”徐锐又说,“石原莞尔为了准备对苏战争,暗中组建了这么多的装甲师团以及一整个的航空集团军群,那你说,他又得准备多少弹药?这么多的弹药又得消耗掉多少枚引信?这些可是消耗品哪!”

    王沪生说:“弹药有谁会嫌多?”

    “所以喽。”徐锐嘿嘿一笑说,“如果影子这个时候给石原莞尔发个电报,说他弄到了一批炮弹引信,你说石原莞尔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王沪生说:“当然是立刻开口索要这批引信了。”

    “这不就结了!”徐锐嘿然说,“到此事情就成了!”

    “可是不对啊!”王沪生说道,“就算石原莞尔想要这批引信,也不一定非得空运,完全可以走更加廉价的海运嘛?无非就是速度会慢一些。”

    徐锐摆手说道:“这就是技术问题了,小菜一碟。”

    (分割线)

    中国东北。

    关东军参谋总长正在参谋副长矢野音三郎的陪同下巡视东宁要塞。

    东宁要塞始建于民国二十四年,为了修建这座庞大的战略级要塞,关东军以欺骗的方式从山东、朝鲜招募了十几万的民夫,到现在已经修建了整整四年时间,却还没有修好,由此足见要塞工程之庞大、复杂。

    绕着要塞走了一圈,石原莞尔的脸色就垮了下来。

    “矢野桑。”石原莞尔忧心忡忡的对矢野音三郎说,“东原要塞的修建必须抓紧了,修了这么长时间,居然还没修好,一旦日苏两国全面开战,关东军的主力势必会向西出击,此时若苏军从东边打过来,该如何是好?”

    在战略层面,日本军界有北上战略以及南下战略。

    而在北上战略的框架下,北上战略又分为向西进攻、迂回包抄两个不同战术环节,其中的向西进攻,就是向西攻入外蒙古,切断苏联远东铁路,使远东的苏联红军成为孤军,然后再迂回包抄,彻底歼灭孤立无援的苏联红军。

    为了实现这一战略意图,日军就必须做好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就是组建庞大的机械化军团群,一旦日苏开战,就能以排山倒海的钢铁洪流碾碎苏联红军,而第二件事,就是沿着大小兴安岭以及长白山,修建四十座军事要塞,绝对拱卫东北三省,使之不会受到苏联红军的威胁。

    可是,现在,无论是矛还是盾,日军都没有准备好。

    但是日本跟苏联的关系却已经在急剧的恶化,情报显示,苏联也已经在紧锣密鼓准备对日作战,这就不能不使得石原莞尔变得忧心忡忡,眼下关东军并没有完全准备好,一旦日苏开战,关东军并没有必胜的把握。

    作为石原莞尔亲点的参谋副长,矢野音三郎还是很配合的。

    “哈依!”矢野音三郎顿首说,“参谋长阁下放心,卑职这就蹲点东宁要塞,要塞一日不修成,卑职就一日不返回司令部。”

    “哟西。”石原莞尔欣然点头,“那就拜托矢野桑了。”

    “哈依!”矢野音三郎再顿首,正要再说时,却看到副官匆匆走过来。

    从副官手中接过文件夹再打开,看完之后,矢野音三郎却是面露喜色。

    “参谋长阁下。”矢野音三郎上前一步,顿首报告说,“刚刚接到中村桑从上海发过来的急电,说是他们中村机关刚刚截获了一批引信!”

    “是吗?那可真是太好了。”石原莞尔闻言也是大喜,这可真是及时雨。

    眼下关东军最紧缺的就是航空炸弹,而要生产炸弹,最要紧就是引信,因为生产炸弹的钢铁和炸药都不紧缺,唯独生产引信的****却是紧缺物,日本国内的产能有限,还要供应几个方面军,就有些捉襟见肘。

    石原莞尔顿了顿,又说道:“你立刻跟海军接洽,把这批引信运来满洲。”

    矢野音三郎却一反常态说:“参谋长阁下,中村桑在电报里说,这批引信数量极大,而且一旦消息走漏的话,华北方面军也有可能出面索要,甚至华中派谴军都可能不予放行,所以中村桑说,要从速,最好直接空运回满洲。”

    “那就立刻设法空运回来,我记得中村桑跟华中派谴军直属飞行团司令官值贺忠治的私交还不错,空运的事情也一并交由他来办。”石原莞尔说,“好在引信的体积不大,数量再多,一架运输机也就运回来了,值贺忠治不至于连一架运输机都不借吧?”

    “那倒是不至于。”矢野音三郎摇头说,“值贺桑这点面子还是会给的。”

    “哟西,那就尽快。”石原莞尔顿了顿,又说道,“另外,别忘了替我向中村桑道一声谢,感谢他心里还念着老部队,今后有机会,我再请他喝酒!”

    “哈依!”矢野音三郎顿首说,“卑职这就去办。”

    (分割线)

    当天晚上,上海。

    中村俊正在他的办公室给值贺忠治打电话。

    “都安排好了吗?值贺桑,真是太感谢了。”

    “必须的,虽然现在我已经不在关东军了,但我毕竟是关东军培养出来的,无论到哪都不能够忘了老部队。”

    “行行行,我谨代表石原阁下、矢野桑再次感谢你。”

    “哦对了,运输机从上海发机的具体时间确定了吗?”

    “对对对,华中这边问题不大,但是满洲那边却不怎么安全,矢野桑担心可能会遭到苏联空军拦截,所以想确定运输机到达奉天的确切时间,这样的话,关东军航空兵团就可以提前派出战斗机进行护航。”

    “是是是,一切都是为了安全。”

    “今晚十点半钟就发机,是吗?”

    “好好好,我这就把情况反馈给矢野桑。”

    摞下电话,中村俊又用特制约水把情报写在一张二十元面值的日币上,然后再把钱交给副官,让他去对面的兴亚洋行买烟,目送副官出门而去,中村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已经做了该做的,接下来的事就跟他没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