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9章 空中拦截-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999章 空中拦截



    把时间拨回到半个小时之前,大梅山机场。

    徐锐从南京紫苑机场抢来的那架九六式陆上长程轰炸机已经从机库里滑出来,静静的停泊在刚刚加长加固过的跑道上,轰炸机巨大的机腹已经敞开,露出黑洞洞的入口,就像是随时准备择人而噬的一头大怪兽。

    轰炸机的油箱已经注满燃油,发动机也已经试过车了,工况良好!

    总之,机场这边已经没问题,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那台无线电侦测干扰设备,如果这台设备不能够及时造出来并送达,那么今晚的行动也就失败了,那么那批炮弹引信,也就跟他们大梅山军分区没什么关系了。

    徐锐、冷铁锋、地瓜还有飞行连的四名学员兵已经换上了飞行服,静静的站在轰炸机的舱门外,正翘首向着鬼见愁工业区的方向张望,今晚的行动,不仅只是飞行任务,更涉及到空中的特种作战,既便是冷铁锋也从未经历过。

    所以,徐锐别无选择,只能够亲自带队行动。

    当然,徐锐亲自参加,也是为了要训练地瓜。

    为了尽快把地瓜这颗好苗子培养出来,徐锐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王沪生也在徐锐身边,不时抬起手腕看看表,皱着眉头说:“怎么回事?刚才老郑在电话里边说,李专家他们两个小时前就已经出发了,可现在都已经九点四十了,他们怎么还没有到机场?按说不应该啊,从鬼见愁到机场最多也就一个小时。”

    地瓜便轻轻的嘀咕道:“翻车翻车,最好是半路上翻车了,一定要翻车!”

    地瓜是真心不想参加今晚的行动,虽然他不知道今晚的行动具体是什么行动,但是就凭徐锐都亲自参加,他就断定这绝非什么轻松的任务,多半还是次十分凶险的行动,所以他是打心底不想参加,可徐锐非要带上他。

    于是地瓜只能在心底祈祷卡车翻车,因为卡车一旦翻了车,就意味着李专家还有那台什么设备就无法准时抵达机场了,那么这次行动也就可以取消了,那么他地瓜也就不用跟着司令员升空,执行这狗屁任务了。

    徐锐听力多好,把地瓜的小声祈祷听得一清二楚。

    当下徐锐说道:“地瓜,你就是求遍了满天神佛也没有用,就算是翻车了,就算是李专家和无线电侦测干扰设备无法及时送达,你也还是得参加行动,我劝你还是祈祷今晚的行动顺顺利利的,千万不要出什么飞行事故,这才是正经。”

    地瓜啊了一声,苦着脸说:“还会出飞行事故呀?”

    “那可说不准。”徐锐说道,“再好的飞机也可能出故障。”

    “司令员,我能够不参加吗?”地瓜便哭丧着脸说,“我才十六岁,我都还没有娶媳妇呢,真要是出了空难摔死了,那该有多亏呀?”

    徐锐笑道:“所以我才让你祈祷呀,你不是信佛么?”

    “我还是比较信我自己。”地瓜说,“司令员,我还是留家里练枪吧?”

    “枪要练,飞行驾驶也要学!”徐锐微微一笑,又说道,“你可是注定要成为跟我一样的特战兵王的,诸如飞机驾驶、坦克驾驶以及各种兵器运用,都必须做到十分娴熟,这才仅只是开始而已,怎么,你要打退膛鼓么?”

    徐锐算是掐准了地瓜的性子了,知道这小子受不了激将。

    “那不会。”地瓜便立刻连连摇头,“小狗才打退膛鼓呢。”

    说话之间,一束雪亮的车灯照过来,众人急忙回头看时,便看到一辆卡车已经从公路上飞驰了过来。

    王沪生便立刻长长的舒了口气,终于还是来了!

    稍顷之后,卡车便直接开到跑道上,然后嘎吱一声停下,梅九龄打开车门,从驾驶座上跳下来,说:“司令员,车子开到半道上居然抛锚,所以耽搁了将近一个小时。”然后有些惴惴然的问道,“那个啥,时间来得及吗?”

    “废什么话!”徐锐没好气的说,“赶紧把设备搬上飞机,快!”

    冷铁锋和飞行连的四名学员兵便赶紧一拥而上,从卡车的车厢里把李专家临时制造的那台无线电侦测干扰设备给抬了下来,又抬进了九六式陆上长程轰炸机的机舱内,九六式轰炸机的机舱内已经被清空,炸弹架什么已经被拆除,只保留了机枪。

    徐锐扭头问李建平道:“李专家,无线电侦测干扰设备没问题吧?”

    李建平的这台设备是临时制作的,别人不懂得原理根本不会操作,所以李建平也必须参加这次行动,闻言点头说:“设备没问题。”

    “电源呢。”徐锐又问,“电池带够没?可别等上天了向我要电池。”

    “没问题。”李建平说,“这台设备耗电不厉害,十节电池足够了。”

    “那就行!”徐锐点点头,扭头大喝道,“老王,立刻清空跑道,这就出发了!”

    王沪生便立刻带着警卫清空了跑道上的所有人,并且守住两侧,不让任何人进入,另外一边,徐锐也带着冷铁锋、地瓜、梅九龄、李建平以及飞行连的四个学员兵上了飞机,徐锐直接坐到驾驶座上,冷铁锋则坐了副驾驶。

    时间紧迫,徐锐此时却也顾不上给地瓜上课了,打开飞机引擎,然后一推操纵杆,九六式陆上长程轰炸机的巨大机身便开始向前方滑行,十几秒钟之后,轰炸机的滑跑速度便已到达起飞速度,然后机头猛的一抬,遂即腾空而起。

    王沪生目送轰炸机庞大的机身从自己头上飞过,目送机翼下闪烁的两盏航灯最终消失无尽的夜幕中,在心里默默的祈祷,老徐,一定要活着回来,哪怕是行动失败,哪怕是那批引信夺不回来,也一定要活着回来!

    (分割线)

    同一时间,部队大院。

    小桃红也在院子里翘首仰望着头顶的夜空,飞机引擎的轰鸣声已经远去很久了,可小桃红却是迟迟不肯回屋去。

    小桃红刚做新妇,内心自然极其挂念徐锐。

    赛红拂悄悄的走到小桃红身边,柔声说道:“小桃红,你是不是在心里埋怨姐姐?早不怀孕晚不怀孕,偏偏在这个时候怀孕,害得你不能陪在他身边?”

    “姐,我哪有。”小桃红收回目光,又上前搀扶住赛红拂,一边小声说,“我就是有些担心姑爷,怕没人照顾他。”

    在别人的眼里,徐锐几乎就是无敌的,是钢浇铁铸的金刚,怎么打也打不死,可是小桃红却亲历过徐锐负重伤,九江刺杀冈村宁次那次,徐锐险些就重伤不治了,所以,小桃红知道徐锐并非钢浇铁铸的,他也是一样的血肉之躯。

    赛红拂抬头仰望夜空,幽幽的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他就像是他所驾驶的那架九六式长程轰炸机,注定要飞上高空的,我们身为女人,慢慢的就跟不上他的脚步,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祈祷他能平安归来。”

    小桃红便真的闭上美目,开始祈祷。

    (分割线)

    此时此刻,身在几千米高空的徐锐却并不知道,有好几个女人正在为他祈祷,徐锐的全部心思已经投入到这次空中拦截行动。

    抬头看了眼仪表盘的时钟,徐锐微微皱了下眉。

    然后徐锐便转动旋钮将轰炸机的引擎开到最大。

    徐锐有种预感,鬼子的运输机很可能会提并发机,所以他们要加快速度了。

    坐在副驾驶的冷铁锋便说:“老徐,你把引擎开到最大了?以这种极限速度进行长时间的飞行,油耗将会极大的增加,考虑到要留下足够的油量返航,这就势必会极大缩减我们在盐城外海空域的盘旋时间,你要慎重啊!”

    徐锐摇摇头说道:“如果行动顺利,也就不在乎这一两个小时的盘旋时间,而如果行动不顺利,既便多了两个小时的盘旋时间,只怕也是无法从无尽虚空中找到并且拦截住鬼子的运输机,所以完全没必要在乎油料消耗。”

    冷铁锋便不再多说了,开始专注于各种仪器仪表。

    时间在枯燥的长途飞行中缓慢流逝,一个小时后,徐锐估模着已经飞临盐城附近,便从驾驶座上站起身,让冷铁锋接替驾驶,又让梅九龄接替副驾驶,然后带着地瓜来到了后面的机舱,然后对李建平说:“李专家,可以开机了!”

    “好的。”李建平点头答应一声,当即拨动设备上一个开关。

    只听啪嗒一声,那台设备上的红色电源指示灯便立刻亮起来,然后开始发出微微的轰鸣声响,不过这点轰鸣声跟外面九六式轰炸机的轰鸣声比较起来就不算什么了,也就徐锐这样的变态能够听到。

    短暂预热之后,李建平又接连拨动几个开关,设备上的好几盏绿色指示灯便紧接着亮了起来,然后李建平便戴上一具耳机,开始凝神聆听设备截获的信号以及强度,没错,李建平就是通过截获的无线电信号的强弱,来确定距离以及大概的方位。

    片刻之后,李建平说道:“截获信号,有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