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1章 空中偷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01章 空中偷渡



    九六式轰炸机始终保持着跟道格拉斯运输机相同的航向以及相同的航速,位置则要稍稍靠后一些,以免被鬼子运输机上的飞行员发现。

    黑暗中,徐锐估计了一下两架飞机间的距离,觉得还是有些远,便给站在驾驶舱门口的一个学员兵打出手语,示意梅九龄继续下降高度,梅九龄接到徐锐的指令后,便再度缓缓的下降高度,高空之中,两架飞机的距离越发近了。

    当两架飞机的高度差达到差不多三十米左右时,徐锐便再次打出手语,示意梅九龄停止下降高度,梅九龄接到指令后便不再下降飞行高度,然后保持着三十米左右高度差,与下方的道格拉斯运输机进行等速伴飞。

    对九六式轰炸机或者道格拉斯运输机这样的机型来说,三十米已经是极限距离,再近的话,在机翼后方产生的紊流就会干扰到对方,真要是这样,下方道格拉斯运输机上的鬼子飞行员就一定会发现头顶的九六式长程轰炸机。

    而一旦让鬼子发现他们的飞机,只需要随便一个转向,使得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与九六式长程轰炸机脱离伴飞状态,徐锐的整个行动计划立刻就会化为泡影,所以,三十米的距离虽然不是很保险,却不能再迫近了。

    好在天公作美,盐城外海上空是个难得的晴朗天气,所以并没有气流干扰。

    要不然,要是来一个强对流干扰,九六式轰炸机甚至有可能断崖式往下降,直接就撞到下方的道格拉斯运输机的机背之上。

    深吸了一口气,徐锐向冷铁锋打出一个手势。

    冷铁锋点点头,将固定在一边的一把大弩递了过来。

    徐锐用缆索将自己身体固定在下方的投弹口,然后举起大弩瞄准下方的运输机,徐锐瞄准的位置是这架道格拉斯运输机的机翼上方背部正中,瞄准之后,徐锐便扣下扳机,一枝重箭顿时呼啸而下,牵动系在箭尾的那条绳索咻咻作响。

    重箭在飞出投弹口之后,便遭遇强烈的气流干扰,立刻偏离了徐锐瞄准的方向,不过这一切都在徐锐的算计之中,徐锐原本就留了足够余量,下一霎那,重箭便笃的一声重重钉在了道格拉斯运输机的尾部。

    徐锐先扯了一下系在箭尾的缆绳,估计了一下强度,确定差不多,便立刻带着另外一条安全绳滑了下去,当徐锐的身体滑出投弹口的一瞬间,强烈的气流便迎面鼓荡而来,冲击得徐锐的身体猛的向后荡起。

    探头往下看的地瓜还有冷铁锋,心便立刻悬了起来。

    在整个高空拦截计划中,最危险的就是这一时刻了!

    这个时候,如果钉入运输机尾的重箭经不住考验脱落,或者突然间来一波气流,或者运输机的鬼子飞行员突然发现不对,果断驾驶飞机进行机动,徐锐立刻就会坠入险境,到那时候,冷铁锋他们就是想把徐锐重新拉回机舱都是千难万难。

    庆幸的是,钉入运输机尾的重箭经受住了考验,固定在轰炸机、徐锐以及重箭箭尾三点之间的绳索虽然扯得笔直,可是钉入运输机机尾铁皮的箭头却始终没有脱落,而且,也没有遭遇强气流,运输机的鬼子飞行员也是毫无察觉。

    高空之中,徐锐的身形先是猛然一荡,等稳住之后再次往下滑。

    片刻之后,徐锐的身体便稳稳的落在了运输机的机尾部!然后,徐锐便迅速掏出准备好的带有倒钩的匕首深深的钉入运输机尾,然后将另一条安全绳系在匕首末端的铁环,有了两条安全绳之后,安全系统就大大增加了。

    徐锐仰起头,使劲的扯了一下安全绳。

    冷铁锋立刻凑过来给地瓜系紧安全带,然后拍了下地瓜的后脑。

    地瓜却伸手死死的攥住舱壁的铁把手,拼命摇头,死活不肯下!

    冷铁锋可没有时间跟地瓜讲什么道理,稍稍发力,便把地瓜双手从把手上掰开,然后一脚就将地瓜踹下了投弹口,地瓜本能的攥紧了安全绳,然后哇哇大叫着滑落了下去,直到徐锐在下方伸手把他给接住。

    地瓜落地运输机尾之后,四下里一看,便看到近在咫尺的尾翼,当下想也不想,一屁股就坐到尾翼前,先分开双脚骑在尾翼两侧,然后再张开双臂使劲的抱紧尾翼,就像是抱紧了树枝的树袋熊,十分搞笑。

    下一个霎那,冷铁锋也从上方滑落下来。

    而这个时候,徐锐已经用匕首从运输机的尾部撬开第一块铁皮,铁皮下,就是焊制的飞机龙骨,因为是军用飞机,无需考虑美观,所以龙骨全都是裸露的,紧接着,徐锐又在冷铁锋帮助下撬开第二块铁皮。

    在撬开了四块铁皮之后,便出现了一个可供一人进出的小洞口。

    徐锐不由分说,先把地瓜劈手揪过来,从小洞口强行塞了进去,然后打出手语,示意冷铁锋进入,徐锐最后进入,在进入之前,先行解开了那两条安全绳,空中偷渡成功,他们也就无需这两条安全绳作为最后的退路了。

    始终留在投弹口关注徐锐他们情况的学员兵便立刻将这一消息报告给梅九龄,梅九龄得知徐锐他们已经成功进入鬼子运输机,不由长长的舒了口气,至此,这次空中拦截计划已经成功了大半,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

    当下梅九龄将九六式轰炸机的飞行高度稍稍往上拉起一些,但是并没有立刻脱离跟下方运输机的伴飞状态,因为轰炸机上的无线电干扰设备仍在工作,仍在持续阻断鬼子运输机跟机场塔台间的联络。

    回头再说徐锐他们三人,此刻已经进入到运输机的机腹之中。

    在进入机腹的第一时间,徐锐就看到了一摞摞的木板箱,以及木板箱上面标示的骷髅头图标,没错,这就是他托大卫从美国订购的那一批瞬发引信!正是这批引信阻断了机腹气流的急剧外泄,以至于驾驶舱内的鬼子飞行员毫无察觉。

    徐锐没有理会地瓜,这次带上地瓜,只是让他感受一下气氛。

    徐锐给冷铁锋使个眼色,冷铁锋立刻会意,跟徐锐左右分开,然后掏出匕首,靠着机舱的左右壁悄悄的往前摸去。

    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其实没有多大,载客也就三十个人左右。

    徐锐和冷铁锋往前走没多远,便隐隐听到两个鬼子的交谈声,鬼子声音很大,在引擎的轰鸣声中仍然可以隐约的听到,不过既便是徐锐也只能听个大概,这两个鬼子大概是在讨论为什么无线电会突然之间失灵?

    鬼子飞行员并不知道无线电失灵是因为有设备干扰,一开始时,还以为是地面的磁场异常,随着人类运用无线电的日益广泛,越来越多人发现,在地球的各个角落存在着大量的磁场异常区域,所以鬼子并未放在心上。

    不过在往前飞行了好几十公里之后,无线电却还是无法正常使用,鬼子飞行员这才意识到情形反常,当即派出两个机组人员进入机舱检修线路,看看是否出现线路故障,刚才徐锐他们听到的,就是这两个鬼子的交谈声。

    绕过面前的一摞木板箱,徐锐立刻看到了那两个鬼子。

    那两个鬼子飞行员根本不知道死神将至,仍然头碰头的凑在一起,正在无比仔细的检查无线电线路,没有片刻犹豫,徐锐便立刻从木板箱的阴影子冲了出来,寒光一闪,其中一个鬼子的喉管便已经被切断了。

    几乎同时,冷铁锋也从另一侧冲杀出来,一刀割断另一个鬼子咽喉。

    徐锐扶着那个被切断喉管的鬼子飞行员,任由滚烫的鲜血噗噗的喷溅在地板上,过了差不多十秒钟,确定鬼子飞行员已丧失意识,徐锐才轻轻松手,将尸体放倒在地板上,然后再照着鬼子飞行员的心脏部位连刺了好几刀。

    刺完后,徐锐又拿匕首在尸体上擦拭了下血渍,再给冷铁锋打出一组战术手语。

    再然后,徐锐便举起右手,开始了计数,徐锐先竖起大拇指,再接着竖起食指,最后才竖起中指,在徐锐竖起中指的一瞬间,徐锐和冷铁锋几乎是同时冲上前,一下就冲进了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的驾驶舱内。

    驾驶舱内的鬼子驾驶员及副驾驶,正在等候同伴的检查报告,完全没有想到会有********兵突然间杀出来,再然后,两点寒光便在两名鬼子飞行惊恐的目光之中急剧迫近,紧接着两把锋利的匕首便已插进了他们咽喉。

    两个鬼子飞行员迅即倒在血泊之中,只是微微的挣扎了两下,便再也没有动静了。

    徐锐为了确保小鬼子死透,却还是像刚才那样往鬼子飞行员的心脏部位连刺数刀,冷铁锋也是依样画葫芦,确保小鬼子死透。

    徐锐还是不放心,又到机舱里检查了一遍。

    却发现除了地瓜,机舱里再没有活的生物。

    确定再没有第五个小鬼子,徐锐才又回到了驾驶舱。

    这时候,冷铁锋却早已经坐到了运输机的驾驶座上。

    冷铁锋在西点军校深造时就曾经驾驶过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相比日本的九六式陆上长程轰炸机,冷铁锋对道格拉斯三型驼输机要更加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