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五文香烛纸钱-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一百零五章五文香烛纸钱

    “什么?要好几两银子?我说孩子她爹啊,你怎么不长眼睛回来看着这些没心的人啊?眼睁睁地看着她们把咱们的锦缎抢走了……”

    轮到田喜娘哀哀地叫。

    萤不怒其不争,转为冷笑道:

    “她们在的时候,你方才为什么不这么说呢?”

    田喜娘一时哑然,好一会儿才讷讷地道:

    “他们可是你的爷爷、大伯母啊,还有珍珠,那丫头一向文文静静,知冷知热,在你爷爷面前可得宠了。”

    “哦?因为这样,所以你就眼睁睁地看着她们把咱们的锦缎抢走了?这可不是爹眼睁睁地看着,是你自已眼睁睁地让人抢走了。”

    萤讽刺地说完,从地上认真地捡起那五枚铜钱,紧紧纂在手掌心里。

    “你这臭丫头,什么时候学会挤兑你娘了?”田喜娘这会领悟过来,啐了一声,气哼哼地道,“你就不能安一下娘,站在娘这边说话吗?”

    “娘,你自已不立起来,谁能帮你?谁能帮我们?”

    萤不动声地道,这几句话却如震聋发聩,把田喜娘炸得一阵哑然。

    呃,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她该怎么做?

    如果硬把锦缎抢回来,那岂不是会戴上不孝的帽子?如果被扣上了不孝的帽子,在农村里名声就坏了,到时候大家都指着她家议论纷纷咋办?那她们家还要不要抬头做人了?

    田喜娘虑重重,萤却又道:

    “娘,帮我找条绳子。”

    “要绳子做什么?”

    自从萤上吊过一次后,田喜娘便对绳子这样的东西有些忌讳,听萤这么问,便如临大敌,一脸警惕地向后退了一步。

    “哦,细绳就行,我要把这五个钱串起来。”

    “串起来做什么?”

    田喜娘松了口气,不是拿来吊脖子的就好。

    “串起来放在屋檐下,让娘天天都能看到啊!看到后就会记得这五枚铜钱是怎么来的。”

    萤慢悠悠地道。

    “臭丫头,什么意?”田喜娘顿时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之感,“怎么来的?不是你给的吗?”

    “错。”萤自已动手找了条王老爷缚礼物的红绳,边动手把铜钱一枚一枚串好,边道,“这是爹的命换来的!”

    田喜娘听到这句话,陡然停下举手要拍萤的动作,在半空中僵直了好一会儿,才颓然放下。

    她的嘴唇抖了几抖,终究是没说出什么来,但是口却像被重重击中了一般。

    “你,你这个臭丫头……”

    开始时还是重重严厉生气的声音,但是到了后面,就变得轻软无力了……

    萤抿嘴微微一笑,把铜钱串好,把两头绳子联起来,打了个结,然后走到田喜娘的厢房里,把那串铜钱,吊在了她的前蚊帐的挂钩边。

    这样,一早一晚,田喜娘都能一清二楚地看到。

    “五文大钱,五文大钱,你爹的一条命,只值五文大钱啊!”

    院子里,田喜娘喃喃地重复着这句话,突然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

    “哎,谁哭得这么惨啊?好象是老二家的?”

    “今天是老二三周年祭,英年早逝,人家当然痛心了!”

    “哎,家母子仨人是不容易啊,拉拉扯扯地,也将就着过,真是太为难田喜娘了。”

    &l; ='-:r'&g;&l;r&g;r_('r1');&l;/r&g;&l;/&g;

    村里人听到了这撕心裂肺的哭声,不都掬了一把同之泪。

    却不知道田喜娘哭的,和他们说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娘,你哭啥?祭品做好了没?我特意和吴老伯请了假回来,不然中午是不休的。”

    斯文一身泥巴地走回家,一进院子就看到娘在号啕大哭,不吓了一跳。

    “唔,好了,就等你来端菜上供了。”

    田喜娘抹了把眼泪,看到儿子一身英朗地站在面前,眉目和死去的丈夫都很相像,她不又是一阵悲从中来。

    想当,丈夫死的时候,由于年未满五十,父母又俱健在,农村里此种人被称为“夭寿”,死了都不能进祖屋正屋,只能在祖屋外搭个凉棚放着,第二天择了个吉时就匆匆下葬,和村里那些喜寿而逝的,大摆七天七宴席的热闹劲不可同日而语。

    田喜娘想到丈夫的这些委屈,眼泪“叭答”又掉了下来。

    “哎,娘,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以后等着儿子赚了大钱,一定好好孝敬您老。”

    斯文人品不行,但是嘴巴还是很甜的,三两句话就把田喜娘哄得止住了眼泪。

    “萤儿,去替你爷爷买五文香烛纸钱来,这是他们二老的心意,咱们得替你爹办到。”

    田喜娘从兜里掏出五枚铜钱,放在了萤伸出的手上。

    “爷爷?他们什么时候来了?怎么不留下来吃了再走?”

    祭祀一般都要煮个四碟八碗的,以那二老的子,怎么会舍得不吃了再走?斯文心里自是很清楚自家爷爷***德。

    “哼,不就是你们往年做的四碟八碗把人吓住了吗?要知道今天有红烧肉、有上好的羊他们就不走了。”

    萤抿嘴一笑,然后拿着五文铜钱真地去村头吴拐子那买香烛纸钱了。

    一上,到人家打招呼,气地问:“萤啊,去哪呢?”

    “哦,今天是我爹三周年祭,替爷爷买五文香烛纸钱去。”

    萤回答得一脸天真和认真。

    听的人一时无语。

    三周年祭,五文香烛纸钱?

    做爹娘的也拿得出手来?三周年祭是大祭,至少一家人要整一桌丰富的供品祭拜一番,其隆重程度仅次于出殡那一次了。

    所以只有五文香烛纸钱吗?

    听到的人只能无语了,还能说什么?

    因此等萤从吴拐子那买回香烛纸钱时,大半个村里人都知道,老二的爹娘,在他三周年祭的时候,买了五文的香烛纸钱去祭拜。

    等这个消息七拐八绕地传进家二老的耳朵里时,气得直跳脚,可是却又无话可说,是她自已扔了五文铜钱给田喜娘,说是买香烛纸钱的,一点也没错!

    不过,这件事后,很是消停了几天,在家里待了好几天才敢出门,出门看到人,神也有些畏缩。

    当然,人家嘴上当时说说,当成一件趣闻和闲话的题材,过后本来也忘得差不多了,但是一看到那不够光明正大的样子,便不由地又想了起来,对家二老的人品,也不再次审视一番,便会想起家二老的一些不是来,心里就有了些膈应……下周会每天更新两万字,主要是感谢大家长期以来的支持。但是大家也知道,两万字是作者君的极限啦,不可能天天码两万字,这样一来,文的质量不能保证,作者君的身体也不能保证哈。谢谢大家。但是日更八千字以上还是会有保证的。有特殊况会提前和大家说。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五章五文香烛纸钱》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