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初次祭拜-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一百零六章初次祭拜

    “孩子他爹啊,你在天有灵,就保佑两个孩子……”

    一番闹剧之后,田喜娘终于收下心来,专心祭拜丈夫。

    看着田喜娘嘴里念念有辞,萤笑得有些淡然,一个人活着都不能保佑自已,怎么死后还可能保佑别人啊?

    萤只希望老二死后,如果真的有阴曹地府的话,能更加坚强一些,不要做一个唯唯喏喏的人,虽然不能要求他做个鬼雄,但好歹也得也别被底下的小鬼欺负了吧?

    斯文看着桌上丰盛的酒菜,不由地“骨都”一声,吞了一下口水。

    这恐怕是自从爹死后置办的最丰盛的祭祀菜了,什么一大盆的南甜糕、稻家村的马蹄酥这样的点心不说,还有一大盆实打实的红烧猪脚、炸排骨、卤羊肚丝、炖鸡、一只整鸡……

    好不容易等娘在爹的灵位前念叨完,田喜娘拿了一对木制的信杯给他道:

    “斯文,你请爹来吃饭吧!”

    “好。”

    斯文知道请完、烧了纸钱,自已就可以提筷来吃了,能不应得利落吗?

    他上前接过信杯,嘴里念念有辞道:

    “爹,你生前吃不饱、穿不暖,走的时候还担心我们娘仨是不是会饿死,还好,我们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们都过得好好的呢,今年还做了这么丰盛的菜来祭拜你,你在地下有灵,也可以安心了。”

    说完,斯文虔诚地闭上眼,把手里一对信杯往地上一扔。

    “啪哒”一声清脆的木质响声,萤俯身在地上一看,只见两块猪腰子形的信杯一正一反地在地上趴着呢,她高兴地道:

    “信杯了,爹来了。”

    家娘仨一时沉默了下来,一股忧伤笼罩在他们的心头。

    许久,田喜娘这个主事人才道:

    “好了,烧纸钱吧!”

    在萤带着王财主忙的时候,田喜娘已经置办了半箩筐纸钱,她从厅堂供桌下拖出这些纸钱时,斯文都吓了一跳:

    “娘,今年咋买这么多金银纸钱?”

    “你爹这辈子都不富裕,一生受穷受苦,我寻着,总不能让他死了在地府里也因为没钱被小鬼欺压吧?今年你们都更懂事了,晓得帮娘赚钱了,所以我就把上山采茶赚的钱全花了出去。”

    边说,田喜娘还边的抹着眼泪。

    被田喜娘一哭,萤心里也是沉甸甸的,虽然她从未见过蔡老二,但是这个身体毕竟还是他给的,一时间或许是原主残存的感在作怪吧,她竟然也觉得心里酸酸的。

    “娘,我来引火吧!”

    斯文这种时候倒是显得特别听话,不知道从哪里拖来一个破的铁锅,然后把纸钱引着,然后大家就分立三边,慢慢地往火里投掷着纸钱。

    “姑娘,听说今天是你爹做三周年祭,我赶紧就来了,看来还赶上了。”

    就在家娘仨烧纸钱时,一个低沉但是却有着说不出清贵的声音在院子外响起,接着便是篱笆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的声音。

    田喜娘抬头一看,眼见高大俊朗的男子素不相识,但听说话的口气,他似乎对他家的况挺了解的啊?

    田喜娘不疑地问道:

    &l; ='-:r'&g;&l;r&g;r_('r1');&l;/r&g;&l;/&g;

    “你是?”

    “妈,他是邻村美寨村的猎户端大哥,你不在的时候,他登门拜访过,家里的野猪啊、野山羊,都是他送的。”

    斯文赶紧解释道。

    “气了,区区猎物,天生地长的,不算什么。”

    端翌一本正经地道。

    “妈,我上回在山上到野猪,被野猪追赶,就是端大哥救的我,还把野猪送给了我。”

    萤赶紧解释道。

    田喜娘疑地看了萤一眼,言下之意,是这么回事吗?

    “是啊,那次在山上我到野猪,差点没被野猪捅死,还好端大哥及时出现,他可是神箭手啊,一箭穿透了野猪的双眼,一举救下了我。”

    萤说起端翌的神勇,不一阵津津乐道。

    端翌长眉入鬓,英气非凡,虽然一身猎人的短打扮,也掩不住他身上夺人的风采,田喜娘不由暗叹可惜了,若是早早认得端翌就好了,萤和他站在一起,多班配啊?

    “原来是萤儿的救命恩人,喜娘在这里谢过了。”

    田喜娘一听萤证实了这回事,自是感激不尽。

    端翌一挥手,放下手里提的两只羽毛漂亮的野山鸡,道:

    “今天运气不错,刚上山就打了两只野山鸡,野鸡肉比较柴,你们凑合着吃吧!”

    “哟,恩公怎么可以,你救了萤儿,又送了我们那么多猎物,真是反过来了,应该我们答谢恩公才对。”

    田喜娘看着两只野鸡,心大好。

    “呵呵,不算什么,都是野味,容我向伯父祭拜一番吧?”

    端翌手里还卷着一大b纸钱,看起来至少也得三四十文铜钱买的,田喜娘心里又是一阵感动。

    除了自家人,端翌还是第一个来祭拜丈夫的。

    吴大牛虽然依例,没有成亲不必前来,但是其实按乡俗,他若是这种时候来祭拜,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但是吴大牛却没有来。

    和端翌对比之下,田喜娘自是对吴大牛十分失望。

    不过她也能理解就是了,吴大牛在女儿身上花了那么多钱,在没有正式迎娶过门前,若是逢年过节都要来拜访,得多花不少礼钱。

    许多走亲的小伙子,家境若是不好的话,在这方面往往是能省则省的。

    不过,终归有了端翌这个外人的对比,让田喜娘对吴大牛的印象分打了个差评。

    她不由再次想到,如果萤能嫁给端翌这样的猎户多好,有一门打猎的手艺,一年四季都有吃不完的肉,还能卖卖野味,小日子肯定过得殷实。

    最重要的是,端翌看起来不光高大帅气,人还彬彬有礼,出手大方。而且看样子,他似乎对萤别有意。

    田喜娘一把年纪了,怎么会看不出来,端翌看向萤时,眼底眉梢都带着一股别样的绪?

    田喜娘走神的时候,端翌已经完成了对自已准岳夫的次祭拜,此时也拿了纸钱过来,和家的人一起烧起纸钱来。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六章初次祭拜》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1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