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山村的夜里不平静-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十章山村的夜里不平静

    “娘,大牛他,他会天天晚上来吗?”

    横竖还是要清楚一下规矩,否则萤真不知道怎么应对才好。

    “那就要看大牛本人啦!”田喜娘和女儿谈这种事,远不及她示红时豪,脸上也扭捏了一下,“他晚上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如果你不方便,也可以提前告诉他,他就不会来。”

    “那我要是天天晚上不方便呢?”

    萤心想还有这种福利?当然最好吴大牛永远别来。

    “女儿啊,女人每个月都有那几天,那时候不方便,大牛能理解,可是你不能天天不方便啊?”

    田喜娘叹口气,看来女儿还是不太愿嫁给吴大牛。

    得了吧,人家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她这个丈母娘怎么没有这种感觉呢?

    “哦,我知道了。”

    萤闷闷地回了一句,把薄被拉来,盖在头上不再说话。

    田喜娘又叹了口气,却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帮女儿把灯吹灭了,然后退出女儿闺房,把门轻轻拉上,自然,没有拉上门闩。

    萤竖起耳朵,倾听屋外是否传来脚步声。

    乡村的极静,狗吠蛙鸣都听得极为清楚,里有人行的话,“扑哧扑哧”的脚步声也是如在耳边。

    这个走亲的小村子,里果然不平静,萤已经听到了好几拨脚步声了。

    东邻西舍,不时有“吱吱呀呀”的神秘而又羞涩的开门声响起。

    随着这些声音消失,又有一些“吱吱嘎嘎”的声音在黑里晦涩回响。

    还好,始终没有一个脚步声是向她这里走来的。

    一想到昨天晚上被折腾了三、四次,至今体仍有隐痛,萤就觉得,吴大牛应该也是被掏空了,毕竟上了年纪,一时半会恢复不过来。

    等了许久,乡村里人为制造的声音都消失了,直剩下阵阵寒蝉和蛙鸣的时候,萤终于沉沉睡去。

    一酣睡到天亮,萤是被自已吓醒的。

    因为她似乎梦到了身边有个男人躺着。

    身子一抖,萤醒前手糊地在身边一摸,还好,空的,那个恶心的吴大牛并没有在身边。

    萤松了口气,却听到屋外,田喜娘已经摸索着起了,喂鸡、做饭、挑水,田喜娘还是很勤快的。

    萤觉得自已没有理由躺着,既然已经身古代,她还是要好好学一些古代生存的技能好不好?

    不论做什么小事,只要有心人,都能从中找到改变命运的机会。

    这是萤在十几年的记者生涯中,从采访别人的经历和自已的经历中提炼出来的人生华。

    萤利落地翻身起。

    脖子上的勒痕只剩下淡淡的痛感,不用力扭脖子并不会感觉到。身体部的疼痛已经消失,全身感觉一身如释重负的清。

    不过,萤摸脖子的时候才发现,自已脖子上竟然戴了一条项链,链子很平常,但是下面的坠子却是一块水头极好的深绿墨玉。

    萤大吃一惊,这才知道昨天里大牛还是来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吵醒她,只是在她脖子上挂了条坠子。

    没想到这个吴大牛人虽然邋遢,但是还有点意。

    萤别别扭扭地想着,怎么也不愿意把溢美之辞送给吴大牛。

    见这块玉还算清俊,萤也就权且把它挂在了脖子上。

    比起第一天来,萤穿衣绑头发的手法进步许多,她麻利地把自已料理好,打开房门,用力呼吸了一口小山村里寻常的新鲜空气。

    一天一,她总算以记者变不惊的强大能力,适应了自已跌落古代时空的现实。

    “哥,早上我和你去集市上卖猪肉吧?”

    看到人斯文从隔壁邻居那借了辆轮车准备推着猪肉去卖,萤主动要求道。

    在这个小山村里折腾不出什么水花,萤必须去了解一下这里更加广阔的世界。

    “好啊,你和我去,上还能帮我推推车。”

    斯文一下子就想到这个好,当即一口应允。

    “猪和鸡我都喂了,你们这几天自已注意一点门户,娘要进山了。”

    田喜娘手里提了一个b袱,估计里面装的是几件换洗衣服,一头一脸汗地站在厨房门口对儿女道。

    “娘,知道了。我们去赶集就立马回来。”

    斯文笑嘻嘻地道。

    “卖了肉,钱交给萤儿管。”

    田喜娘沉下脸。

    “娘,这你就不对了,凭什么?”

    斯文一听的钱不能放在手里,立即就象被抽去了脊梁骨一般软塌塌的。

    “凭的就是她不会赌!”

    田喜娘气哼哼的,还是不能原谅儿子。

    十两银子啊,这小子都敢输在赌桌上。若是有这十两银子,她都帮他把媳娶了,何至于此?

    现在整个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斯文好赌,谁敢把女儿嫁他?

    若是要到别村去娶亲,费用和花销肯定比本村又要翻倍。

    田喜娘看着一脸木然的儿子,恨铁不成钢。转脸又对萤道:

    “萤儿,你哥只负责,你收钱,一文钱都不能落在他手里,知道吗?”

    “是,娘,我知道啦,这钱收起来,日后也是攒起来给哥娶媳的吧?”

    萤生怕斯文动蛮,要是他强要钱的话,她也没有办法不给啊?

    所以有此一句解释。

    果然,听到萤这句话,斯文脸上好看多了。

    也是,他今年18岁了,如果再不攒点老婆本,转眼可别贬值成象吴大牛那样的超级剩男。

    “对呀,还是萤儿知道为娘的心。”

    田喜娘也看到斯文脸的变化,顿时晓得儿子也想媳了,不过这事急也没用,首先得有老婆本啊?

    “好吧,娘你放心,我会把钱交给妹妹管的。”

    斯文权衡之后,觉得当下还是娶老婆比较重要,再说,他也才发过誓,如果再上赌桌就剁指头,誓言尤在耳边,马上就再犯,也实在说不过去。

    田喜娘这才放心地点点头,把b袱背在身上,走出院子,向村头王财主家的集合地点走去。

    斯文炒了卤肠,卷着昨天吴大牛带来的面饼狂吃了一通,萤则自已动手煎了两块粗粮饼子准备做镇上赶集的干粮。

    大早上,她不惯吃肉食,只喝了一碗田喜娘做的杂粮粥,兄妹两个关了门户,便把装野猪肉的柳条筐放在轮车上,徒步向三清镇上走去。

    三清镇距离柳村大约五里地,一上倒都是机耕一样的小,并不难走,只是斯文并不是能吃苦的人,推了一段就叫苦不迭,让萤帮他推车。

    萤懒得理会他,只推说自已脖子还疼得很,推不动车子,让斯文真推不动就歇歇,总之就是不肯帮斯文推车。

    斯文无奈,只好依计行事。

    萤算是看出来了,斯文不是没力气,他那是懒,得治。

    好赌的人,一般都是好吃懒做的,越纵容他,越没边了。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十章山村的夜里不平静》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0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