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见风使舵的吃瓜群众-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一百一十章见风使舵的吃瓜群众

    “哎,萤儿,你们兄妹都大了,心也野了,娘是管不了你们了。反正啊,咱们是债多了不愁。”

    脑回短的田喜娘听了萤的话,豁达地想开了。

    对她来说,王老爷本来是象天上可望不可及一样的人物,她一个被人踩到地里如野草一般的村,最多只见过王老爷手下的低级管事。

    而这些低级管事,在她们这些劳工面前,还是鼻子翘到天上、不可一世的人物。

    如今,这些人物在女儿和王老爷的生意面前,似乎什么都不是了,王老爷今天亲自上门拜访,他的谦恭有礼田喜娘已经亲眼见着了,萤在她心目中的份量自然陡升。

    和斯文不同,田喜娘并不觉得萤突然会这样会那个十分突然,不为什么,因为她脑回本来就短,只要能看到现实的利益就可以了。

    田喜娘前四十年的人生,一直于拆东墙补西墙的惶恐和不安中,所以才成就了她把萤许给吴大牛,帮着儿子还赌债的奇葩行为。

    固然事后会后悔,但是再仔细一想,当逼债的人逼上门时,她拿不出那么多银两,依旧还是会采用同样的办法来暂过b过一难。

    因此当萤把前景描述得一派美好时,田喜娘也愿意就此麻醉自已,反正这些事,也用不着她操心,都有一对儿女顶着呢。

    萤没有想到田喜娘这么好说话,便放心了,笑嘻嘻地道:

    “娘,那我收拾野鸭去了,晚上做姜爆野鸭肉吃,还有一只腌起来做板鸭吧?”

    “你拿主意吧,对了,王老爷给了你多少银两?”

    田喜娘又好奇地打听。

    “没给现银,只是按账结算,就是我这里开销多少,报帐给他,他再按帐支付给我。”

    其实,两千两银票就在萤怀里揣着呢,但是她却不敢告诉田喜娘,因为告诉了田喜娘,就等于告诉了斯文这个滥赌鬼,那这钱就保不住了。

    “二婶,你们在家啊?”

    就在萤和田喜娘你一言我一语谈得正欢时,一个娇怯怯的声音在院外响起。

    “哦,是珍珠啊?快进来。”

    田喜娘抬头一看,正是自已的侄女珍珠,她手里端着小的竹簸箩,也不知道干嘛来了。

    “二婶,我爹让我送些晒好的柿子饼过来,喏,我方才已经来了一趟,你们都不在。”

    珍珠走进院,伸出手里将簸箩递出,又顺势对着萤羞涩一笑。

    若不是知道珍珠本是朵白莲花,萤没准会被珍珠这甜得发腻的一了。

    不过,萤也不会无缘无故冲着珍珠就乱发飙就是了,如果那样,她成了苛待堂妹的人,而珍珠就会更博得同了。

    “哟,珍珠啊,还劳烦你拿过来,知会我一声,我自已过去拿不就得了?”

    田喜娘一听是大伯让送过来了,顿时心熨贴了许多,眉角眼底都带上了笑容。

    大郎还是比较懂得做人的,柴氏回家后,当然是迫不及待、气呼呼地向大郎告了田喜娘一状。

    原本是撺啜大郎和老二家的关系,谁知道大郎听说发生了这件事后,眉头一皱,就到屋外挑了几块柿饼,让珍珠送过来。

    &l; ='-:r'&g;&l;r&g;r_('r1');&l;/r&g;&l;/&g;

    柴氏当即就不服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就要哭诉被田喜娘欺负的委屈,哭诉自家相公不体贴的郁闷。

    谁知道深知柴氏禀的大郎当即一把拖住她就要往下坠的肥硕身形,低声道:

    “今天这事咱们不占理,老二三周年祭,咱们都忘了,应该主动上门参加祭祀才对。你再哭,嚷得全村都知道了,兄友弟恭的名声没了不说,还会影响到咱们三个儿子娶媳,女儿也别想嫁个好人家了。”

    柴氏一听也才发觉到后果严重,哪里还敢在家里撒泼。

    只是看到女儿要去送柿饼,她心里还真地不舒服,就装着头痛,到屋里躺去了。

    眼不见心不烦。

    珍珠深得父亲的倚重,自然极会办事。

    她手里端着簸箩,在村子里前前后后绕了一大圈,但凡到村里人和她打招呼,便主动道:

    “我爹让我送柿饼给二婶家呢。”

    “哎,去年霜冻得厉害,山上的柿子树都冻死了不少,今年采柿子十分艰难,要采到好的柿子,非要到鹰嘴涯下特别陡坡那一片才有呢!我爹和哥哥去采柿子时,还差点摔到涯下。”

    “啧啧,老大家的真是有有义,柿饼现在市面上价钱不错呢,一下子送了这么多给老二家的。”

    “哟,早上谁说老大家的和老二家的吵得不可开交,我说不可能嘛,老大家一向挺照顾老二家的!”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立即见风使舵。

    再加上珍珠人靓嘴甜,大家又眼睁睁地看着珍珠端着小半簸箩的柿饼往田喜娘家去,顿时就打消了原本对老大家的反感。

    话说,珍珠要是不会办事的话,大郎也不会让她去送柿饼了。

    每天秋冬采的柿子制成的野柿饼,可是大郎家的门手艺,靠着这门手艺,大郎家过得还比较宽裕。

    田喜娘和萤还不知道有这一出,田喜娘气是出于长辈对晚辈的本能反应。

    再说中午的时候吵归吵,珍珠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田喜娘身为长辈,自然是不好把怒气发泄到晚辈珍珠身上。

    而萤则象一只警惕的小猫一样,炸开了毛,用探究的眼神打量着珍珠,迟迟不肯上前接过柿饼。

    “二婶。”

    珍珠见萤不肯接过柿饼,便撒娇又略带委屈地道。

    “哎,萤儿,怎么不接过来?珍珠的手都端酸了。”

    田喜娘被珍珠这娇滴滴地一叫,心也软了,便嗔怪了一声萤,便上前接过珍珠手里的簸箩,顺手扯了一块下来,放进嘴里嚼了嚼,便夸道:

    “不错,今年这柿饼做得紧实,有嚼头,能卖个好价钱。”

    “姑娘,不好意,我的一串钥匙好象落在你家了。”

    就在这时,端翌忽然去而复返。

    走到山上时,端翌无意中摸了一下腰间,才发现自已带的一串黄铜钥匙不见了,他仔细一回想,记起是当时通竹节时,因为嫌累赘,所以顺手放在了家厨房的八仙桌上,便又赶紧回来取。能在这一章也看到你们,特别开心。谢谢一相随。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章见风使舵的吃瓜群众》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1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