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玉碗盛来琥珀光-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一百二十章玉碗盛来琥珀光

    三清镇的清晨,淡淡的雾气氤氲,拱桥水,垂柳依依,看上去恬淡而美好。

    “姑娘,你这坛子里装的是什么稀罕物啊?我看你宝贝得很。”

    小五边赶着马车,边回头问萤。

    因为要带果酒出门,所以萤便雇了小五的马车。

    “呵呵,一些自已酿的果酒,你先到镇上的悦来酒楼,我准备卖一些给他们。”

    原来是说好不卖的,但是临时的,萤却改变了主意。

    酒香也怕巷子深,如果坊间都没有对果酒的好评,她送的手信怎么显得贵重呢?

    原本小五对萤也没有看法,都是彩凤整天在他耳边撺啜。但是这段时间彩凤都不理会他了,小五也就淡了敌对萤的心。

    “姑娘,悦来酒楼到了,我把马车赶到酒楼后面等你,你上去慢慢谈吧。”

    小五等萤下了车,抬头看看悦来酒楼气派的门脸,便赶紧把马车赶紧到酒楼后面去了,免得挡着人家的门楼,影响了人家的生意。

    其实他心也怯着呢,人家是大酒楼,他马车挡在这,不一会儿肯定有伙计出来喝斥,还是主动让边上吧。

    “伙计,你们家掌柜的在吗?”

    萤是出入惯酒店宴会等大场合的人,悦来酒楼虽然是镇上排场最大的一家,在萤眼里,却把它当寻常,一进酒楼,逮着个伙计就问道。

    “掌柜的在楼上,你有什么事吗?”

    伙计一看眉目姣好的萤,一身衣着也整齐俨然,落落大方的模样,倒也不敢轻视。

    “我想找他谈点事。”

    “掌柜的很忙,怕是没空接待你。”

    伙计心想一个姑娘家能谈什么事呢?又懒得上楼通报,便应付地敷衍道。

    “我有好酒要让他品鉴一下,我想他会感兴趣的。”

    萤不慌不忙地道。

    “呵呵,姑娘,你说笑了,我们悦来酒楼是三清镇上最大的酒楼,南来北往的商都喜欢在我们这里吃饭,什么好酒没有见过?本店既有郢州富水、乌程若下、荥阳土窟春、富平石冻春、剑南烧春、河东乾和葡萄、岭南灵溪博罗、宜城九酝、齐地鲁酒。人若中意京城佳酿,本店还有西市腔、新丰酒及虾蟆陵之郎官清、阿婆清,本店酒品齐全,会稀罕你的酒?”

    伙计扫了一眼萤抱的黑乎乎的酒坛,丑丑的外b装一看就不会有什么好东西,便轻蔑地道。

    同时伙计心里也暗暗嘀咕着,还好没有被对方的美住,随便就去烦扰掌柜的,结果就为了一坛破酒,掌柜的肯定把他骂死了。

    “你确定你们家掌柜不会见我?”

    萤也不来气,依然淡定地问道。

    “哎,姑娘,我们家今天承办了吴府老寿星的七十大宴,你没看到大家都忙得飞起吗?掌柜的有闲心搭理你就怪了。”

    伙计不耐烦地道。

    “好吧,既然这么忙,我就去仙来酒楼试试了。我的果酒可是天下一无二的,你们不要,千万别后悔。”

    萤也不生气,抱着酒坛子就离开了,临走还故意朗声道。

    “你们吵什么吵?什么果酒?”

    掌柜的正好从楼上下来,听到萤临走时扔下的一句话。

    “呃,一个上门卖酒的姑娘,我看她抱着个旧坛子,也不象有什么好酒,就没通报给您。”

    伙计行了个礼道。

    &l; ='-:r'&g;&l;r&g;r_('r1');&l;/r&g;&l;/&g;

    “哦,原来如此,行,我知道了。”

    掌柜的也不以为意,又开始忙着去核对今天进的货到货况了。

    象这样上门主动卖酒、卖果蔬的,他一年到晚接待多了,平时可能还会按下耐心来对待,但是事一多,就顾不上了。

    仙来酒楼并不远,就在悦来酒楼的对面,这两家规模旗鼓相当,但是悦来酒楼开业较早,在三清镇上名头比仙来要大得多,人更多地选择悦来酒楼,所以两相一比较,仙来就显得冷清多了。

    萤想起上回吴彩凤在悦来酒楼掌柜的手里着了道的事,觉得和悦来酒楼合作也不靠谱,虽然仙来酒楼名气没有悦来大,但是不妨试试吧。

    “伙计,请问掌柜的在吗?”

    萤走进仙来,看到这里店堂里的人比悦来的少多了,因此显得冷冷清清的,但她还是嘴角上扬,自信一笑。

    “在的,姑娘有什么事吗?”

    伙计很热,度和悦来酒楼的明显不一样。

    “哦,我家自酿了一款果酒,想要拿给掌柜的试试酒。”

    萤把酒坛放到八仙桌上,伙计扫了一眼那黑乎乎的酒坛,犹豫了一下,还是道:

    “行,我去和掌柜的通传一声。”

    不一会儿,一个胖乎乎、一脸圆润的掌柜出现在萤面前,和气地道:

    “这位姑娘,我是刘掌柜,听我的伙计说你有一款新酒要让我试?”

    “是,没错,先自报下家门,我是柳庄氏,这是我们自家酿的果酒,你试试?”

    萤打开酒坛的盖子,然后从伙计手里接过酒碗,把酒倒了出来。

    其实,酒坛一揭开时,掌柜的脸上便是颜一变,因为那扑鼻的酒香味太过淳厚了。

    对市面上行的酒掌柜的自然了如指掌,萤这款酒,光从酒香来说,绝对超过市面上大部份酒。

    掌柜的迫不及待地拿起酒碗,凑近一看,琥珀的酒液十分悦目,他迫不及待地倒入口中一品,不由大赞:

    “好酒,只是偏甜一些,味道十分醇厚,入口长,后劲怕是很大吧?”

    “掌柜的,你真是个识货的。这酒虽然甜了些,但是的确后劲很大,酒量不好的人,说不定一碗就醉了。”

    萤想起珍珠,那可不是大半碗就醉倒了吗?

    萤已经了解过了,现在各家卖的除了便宜的浊酒外,就是用浊酒经过二次过滤制成的清酒。但是酒度还不如后世的啤酒,好酒之人,哪怕喝掉一坛也不会醉。

    萤在配制过程中,用了特的酒曲和秘法,所以酿出来的酒呈现最高品级的琥珀,白居易曾有诗云: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说的就是萤酿的这种酒。

    而且萤的酒发酵程度高,酒度至少接近二十度,可以说是这个时代现有的最高度的酒了。

    刘掌柜的是识货的,一尝之下就晓得萤的酒是上等货,当即一脸欣喜:

    “姑娘,你家还有多少这种酒?我都要了。”

    萤见刘掌柜如此识货,心下一喜,道:

    “制这种酒颇费功夫,我家存货也不多了。”

    “刘掌柜的,这是什么好酒?酒香扑鼻,我隔着十几米就闻到酒香了。”

    这时,一位中年书生,拿着纸折扇走了过来,看到八仙桌上还有一碗倒出来的果酒,便上前不气地拿起来,倒入口中……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章玉碗盛来琥珀光》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1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