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要命的手工活-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一百七十章要命的手工活

    “嗯,应该说都感兴趣吧,我最远的地方,只到过三清镇,连五十公里外的府城都没有去过,见识陋、粗浅,看到什么都觉得新鲜,让端大哥见笑了。”

    萤说的是实话,原主连三清镇都少去,从出生到现在,统共去不到三回,每回去,还都是寸步不离躲在斯文或者田喜娘身后,紧张得要命,看到人多的地方就躲开。

    去府城,在原主看来,简直就和进京一样隆重,怕是看到府城高大的城楼,就会吓得晕过去。

    “哪里,姑娘每每都能给大家带来惊喜,就象今晚的美食,至今舌尖上仍留有鲜美的滋味。”

    端翌这话倒不是奉承。

    “说起美食,若不是端大哥辛苦提供了原材料,我也不可能做得出来,这倒是要多谢端大哥了。”

    萤随手拿起一个袋子,递给端翌。

    端翌一提,轻飘飘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问道:

    “这里面是啥?”

    “绿豆芽呀,端大哥,拿回去给你家厨子尝尝。那天我把绿豆统统扫回家了,这是答应他的。”

    呃,端翌好心塞,就掂着厨子。

    那他呢?

    要出远门的他呢?

    端翌嗅着风送来的萤身上的馨香,几乎一阵乱。

    如果可以,他现在就想紧紧把萤搂进怀里。

    “姑娘,我们做镖局的,都说出远门的人,要有亲友送祝福,上才能大吉大利,一顺利。

    我的亲人都故去了,朋友也不多,姑娘你能不能送点祝福给我呢?”

    端翌厚着脸皮道。

    要离开萤那么久,身上不带着一件萤的东西,端翌觉得自已简直无法忍受。

    呃,送祝福呢?是打《奇迹》吗?

    萤摸了摸身上,似乎没有什么可送的,但是端翌这个请求在她看来也不过份。

    人家对她这么好,又是她的救命恩人,退一万步来讲,一个颜值这么高的大帅哥如此恳求她,她实在难以拒绝啊!

    不过,萤一向没有穿金戴银的习惯,所以在身上摸不到什么可送的东西,犹豫之时,看到端翌略有失望的眼神,萤脑子一发热,慨然道:

    “端大哥,那我送个香囊给你吧?不过,我得现做,不知道端大哥你什么时候出发?我不晓得做来得及不?”

    “真的?你要送香囊给我?我后天才出发,应该来得及吧?姑娘心灵手巧,肯定来得及!”

    端翌喜出望外,能拿着萤亲手做的香囊,那比他原来设想的都好,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了。

    试想一名女子,临行密密缝,千般祝福,万缕丝,都缝进了香囊里……

    端翌想得美滋滋的,对于萤掂记厨子的“怨念”,马上烟消云散。

    在古代,送香囊、手帕什么的,往往就有私终身之意。

    可怜萤一个穿越女着实大意了,“赤贫”之下,竟然憋出一个送香囊的主意。

    端翌美滋滋地牵着白马,踏着细碎的步伐,往山居走去。

    “王爷,什么事这么高兴?不是要进京十数日吗?离开姑娘你舍得?”

    傅太医在半上等着端翌,见他喜上眉梢的样子,不由地打趣。

    “哈哈,姑娘答应送我一个香囊!”

    &l; ='-:r'&g;&l;r&g;r_('r1');&l;/r&g;&l;/&g;

    端翌眉飞舞,银白的月光洒在他脸上,好花痴啊!

    “哦……我以为姑娘怀上了呢!”

    傅太医郁闷了,不就送一个香囊吗?值得王爷乐得象捡到宝似的,比香囊更值钱贵重的东西他也不定看得上啊?

    “义无价!义无价!你这种书呆子懂什么?”

    端翌因为兴奋,原谅了傅太医的犯上之举。

    他还得指着傅太医来宣泄今晚上意外的兴奋呢,现在不能“得罪”了傅太医,否则,他闷声不响,做个闷嘴葫芦,那得多无趣啊?

    “王爷,我是不懂,但是我知道,你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了。咱们已经在这里浪费了三个多月了,姑娘再不开花结果的话,咱们怕得别觅新人了。京城那位,据我所知,已经等不了太久了!”

    傅太医语气略显郑重。

    “换新人?不可以。”端翌断然拒绝,“她好生养,也是你说的,她要是不能生养,你就想办法让她生!”

    端翌的话,让傅太医口一阵憋闷。

    呃,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谁让他千挑万挑,就挑中了萤呢?

    不过,一般女子到这时候,也该珠胎暗结了,或许,是因为萤没有明显的反应,没准早就有了?

    傅太医有了这种想法,脑子里便暗挫挫地打了个主意……

    第二天。

    宝瓶看到萤关在厢房里“吭哧吭哧”地不知道做什么,形迹可疑,而且一关上门,大半天不出来。

    宝瓶有点奇怪,见到了晌午饭萤还在里面,便敲门道:

    “,吃饭啦!”

    “哦,稍等!”

    萤继续埋头苦干。

    稍倾,宝瓶又来敲门:

    “,饭都凉了!”

    “嗯,好吧!”

    萤终于肯应声打开门,她的样子让宝瓶吓了一跳,哎哟,还是头一次看到眼睛红得象兔子一样的,一看就是用眼过度的结果。

    而且,到底关在房里做什么?她手指上沾着斑斑血迹,云鬓散乱,额头上还有星星点点的汗水,这是……

    宝瓶正好奇地往房里探头进去,萤却惨叫一声:

    “别看!我还没弄完呢!”

    宝瓶只来得及扫了一眼,就见萤桌上,散乱着一堆丝线和布料,呃,是在做针线活吗?

    萤转身就把房门关上,哎,天知道她脑子抽了,才答应送端翌一个香囊。

    天知道香囊那么难缝,她想了好久,才剪出两块能缝在一起的布料,又被针头戳破了十几下手指头,了好多血,才好不容易把两块布料拼在一起,形成囊袋的形状。

    不过,还没完,萤发现,缝好香囊好,还得在上面绣花,否则,简直不能入眼,就是一团破布团。

    端大哥,我能改送其它什么吗?

    萤都想哭了:这真是要命的手工活!

    不过,一想到端翌昨晚上听到她要送香囊时,闪闪发亮的眼神,萤心一阵不忍,又觉得,再怎么硬着头皮,也要把香囊缝好,亲手送给端翌……靖王爷要离开一阵,不过小别胜亲婚嘛……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章要命的手工活》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1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