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送别-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一百七十六章送别

    “端大哥,没事,我估计是昨天着风了,有点感冒。”

    萤掩饰地道。

    哎,也是够够的了,现在她扯谎的能力越来越强了。

    萤勉强稳定身形,这才发现端翌还一手握着她的手,一手扶着她的肩膀。

    呃,好象现在是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啊?

    在萤的注视之下,端翌也意识到什么,不过,却没有马上放开手,而是关切地问道:

    “姑娘,能站得住吗?”

    “能。”

    萤微微一笑,她又不是病秧子,只是突然发现了一个惊人真相,心一时无所适从,绪激动造成的罢了。

    “那,你站稳了,我要放开了。”

    端翌这是第一次正大光明地和萤肌肤相亲,其实那种碰触到自家媳光滑肤肌时的激动程度,和昨晚也没有什么区别。

    端翌确定自已肯定是爱上萤了。

    他记得博学多才的三弟端祥对自已说过,当一个男人真的喜爱一个女人时,便会恨不得告昭天下,让天下人都知道,这个女人是属于他的。

    现在,端翌便有这种感觉。

    他好想带萤一起回宫,然后在皇上面前宣布,他找到了自已的王妃,让皇上下旨同意他的婚事。

    “端大哥,我帮你把香囊系好吧?”

    萤的话,打破了端翌满脑子的狂热,听到萤问他,端翌赶紧点了点头道:

    “好,你帮我系上吧!”

    萤拿着香囊仔细打量了下,这才感觉,这个香囊上面的针脚高低不平、花纹也不规整,除了里面的香料是自已的门配方,还真是一无是,难为端翌肯把它系在腰带上了。

    萤系好香囊,这才后知后觉难为地道:

    “端大哥,我多缝几个练练手,下回一定再缝一个漂亮一些的给你。”

    端翌眉毛一挑,霸道地道:

    “姑娘,不许再缝香囊了。我有一个就够了,除非,你想再送别人。”

    “没有,我没有别人可送。”萤摇摇头,微微一笑,问道:

    “为什么不让我再缝?我多练练手,肯定比这个更漂亮。”

    “这是你送我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我会好好珍惜的,不想你再缝香囊,是怕你扎了手指头。看看,这些针孔,多吓人啊?”

    端翌又抓起萤的手,送到她面前,让她自已看。嗯,媳手感真好!

    不看不知道,一看那结成黑小点点的针孔,还真是有点吓人,如果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到,怕是当场就晕倒了吧?

    萤咧嘴一笑,甜美的滋味溢而出,原来,端大哥是怕她受伤啊?

    心里甜丝丝的,萤说话的声音也不由地降了下来,柔声道:

    “时辰不早了,你也别耽搁了,喏,这些是我煮的十几个鸡蛋,你拿着在上当点心吧?”

    “嗯,谢谢姑娘,我会早去早回地。”

    端翌郑重地道,好象在下一个承诺似的。

    萤痴痴地看着端翌骑着神骏的白马消失在村道口,心里忽然觉得空空的。

    哎,要好长时间,不能看到端大哥英姿勃发的身影了。

    这时,萤猛地又想起昨吴大牛似乎也对她说过,他要出远门几天,萤心不由一阵奇怪,为什么吴大牛要出远门,也没有来和她道别一下?

    &l; ='-:r'&g;&l;r&g;r_('r1');&l;/r&g;&l;/&g;

    或许,她在吴大牛的心目中,只是十两银子换来的走亲娘子吧?哎,木头一样的吴大牛,和知冷知热、关心体贴人的端大哥,还真是不一样啊!

    萤甩甩头,缓步往自家新宅走去,正好可以来看看新宅的建设进度。

    “姑娘,这段时间可以准备上梁了,你是不是要请个风水先生看看辰吉日,选定了日子好上梁?”

    工头看到萤走来,便主动上前问她。

    “行,没问题,我回头去找个风水先生看看。”

    提到风水先生,萤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三清镇上的赛江南。

    不过,三清镇也不光是他一个风水先生,虽然他名气最大,但是萤得罪过他,也被他家人恶心够了,根本不可能再去请他。

    萤打算让刘掌柜帮她推荐下风水先生的人选,毕竟,虽然她不信,但民俗还是要遵守的。

    否则,日后人家会对着她的新宅指指点点,说她这宅子没请风水先生看过,万一有点事,就会说她家风水不好什么的。所以,能b免的还是b免,按着礼俗来。

    宅子四边的墙已经砌好,底座和门楣、大门入口都是沉稳的青岗条石,显得大方气派,梁体则采用的是七架梁的体式,坚实耐用,在吴家好的青瓦也运到了,堆在门口,就等着上梁后,再盖上瓦片,房子的主体构架已经完工了,剩下就是地面的平整、花草种植等零碎的活。

    “姑娘,既然你主意已定,那明天我们倒是可以先行寄梁了。”

    工头道。

    寄梁虽然也要祭拜一番,但不用请风水先生,由这些工头来完成就可以。

    其实在民间,象做建筑、家俱的工匠间,有不少便具备一定的风水意识和风水手段,在民间传闻里,也是不可得罪的人物。

    萤之前就听田喜娘交待过,对待这些工匠要十分尊敬,万万不可小视。

    万一惹恼他们,在屋梁上,或者墙根随便哪里,做个符咒、埋个小人,这家风水就败了。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萤对这些工匠们果然一直怀抱小心。

    此见时工头提议,便赶紧点头道:

    “行,师傅你看要怎么安排,你交待我照办就行。”

    见萤谦恭有礼,工头心里也很舒服,便笑道:

    “主家只要准备香、红丝线、鲜花、红烛、发糕三小碗,水果和五牲,木工的器具像墨斗、曲尺等。其余祭拜果品、菜蔬也要多多准备一些。

    所谓择日不如撞日,正好今天我也闲了一些,不如现在就去山上挑根适合的大梁如何?”

    萤被工头一说,这才知道,原来挑大梁也是有学问的,不是随便有钱买一根大梁就行。

    首先主人要亲自去南山物梁木,选梁木的条件可谓苛刻,一是梁木必须是杉木;二是要笔直参天,枝繁叶茂;三是树龄不长不短,树形要从下到上大小尽量一致;四是树的四周要长有许多小杉木,越多越好,寓意多子多孙。如果是木一根,就不能选用。

    萤边爬着山,边听工头说着这些规矩,不由一阵凌乱,道:

    “这杉木好找吗?”

    “呵呵,姑娘放心,我们是惯常做这些事的,一定会替你挑一根好的大梁的。”

    工头很厚道的样子。

    萤身后,宝瓶和宝器象哼哈二将一样,形影不离。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六章送别》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2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