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天上掉下个哥哥-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一百八十七章天上掉下个哥哥

    “,既然咱们要买大量的绿豆,我去驾马车过来,直接让店老板装到马车上就行了。”

    宝瓶但凡提起要赚钱的买卖,便干劲十足。

    萤点头同意,两个人便走回花容月貌,萤这时才顺道查看了边上茶叶店的装修,见一切进展还算顺利,也没说多什么,只是让工匠按她的意继续推进,千万不能自作主张,擅改设计。

    待萤走后,便有工匠奇怪地道:

    “姑娘在屋还让我们砌双层墙?又做台子,还挖了沟,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呀?我就没看过一个铺面是这样弄的。”

    “哎,你管主家要干嘛,咱们有工钱领就行了,真是罗索。”

    有工友笑着骂了一句。

    走出店外,宝瓶看萤事实在多,也不知道早上念叨要做的事,有没有一件件落实了,便提醒她。

    “,你不是还要请个风水先生吗?请了没有?”

    “哦,你不说我差点忘了。要请谁好?赛江南肯定是不能请了,都和他结下梁子。我自家的风水,也不能自已看啊?”

    萤皱起了眉头。

    “我看到镇上百姓药铺边新开了一家相术馆,不若我们去碰碰运气吧?”

    宝瓶建议道。

    “行,那咱们先去看看,再去买绿豆。”

    萤其实对风水之事也不太相信,反正有个相师能去新宅那走一圈,定个日子就成,所以一口答应了下来。

    宝瓶驾着车,和萤来到百姓药店前,萤便想起和斯文勤劳致富的第一桶金就是卖蝉蜕挣得的,转眼不过几个月,自已现在已经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不又是一番唏嘘。

    萤注意到自已今天的绪,似乎都有一股浓浓怀旧的味道。呃,不会是大妈要来了吧?这么多愁善感?

    “萤妹!”

    就在萤看着百姓药铺发呆的时候,突然,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传入耳际。

    萤回头一看,是一位面容清俊、大约17、8岁的男子,乍一看一脸斯文相。不过,男子脸上的鹰鼻比较突出,两颊边无肉显瘦,脸阴骛的时候,会让人觉得颇有心机和城府。

    虽然谈不上风度翩翩,但他一身细布长衫,让人感觉是个文弱书生。他手里拿着一个靛蓝染就的b袱皮,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啥,看上去沉甸甸的。

    萤脸上茫了一阵,怎么这名男子叫得如此亲热?

    接着,脑子里灵光一闪,她才猛地记起,这位少年读书郎是她的堂哥自清。

    他是三郎的大儿子,氏三兄弟的子弟中,唯一开蒙上学的一个。如今已经通过了府试,现在是个童生,一向在府城读书。

    由于他忙于学业,甚少回乡,有回来也是来去匆匆,所以萤之前一年半载的都不曾和他打个照面。乍一见认不出来也是正常的。

    萤稳定了下心神,赶紧热地回了句:“哟,是清哥啊,你回来了?刚到镇上吗?”

    自清今天从府城回来,正在三清镇上犹豫怎么回去时,正好看到萤,乍一见他也没认出是自已的堂妹来,只是被她鲜活的气息、窈窕的身影吸引住了。

    &l; ='-:r'&g;&l;r&g;r_('r1');&l;/r&g;&l;/&g;

    不知不觉,自清就跟着这个背影一走来。不过,看到萤的侧颜后,他越看对方越象是二叔家的女儿,他父亲在家书中说过,萤已经走亲了,对象是村里穷汉子吴大牛。

    自清看过信之后,感叹一小会儿,觉得女孩子们都长大了嫁人了,而他还在日苦读。

    他还记起萤是一个怯懦胆小、样貌还算清秀的女子,课业繁忙,家书看过之后,自清便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他是家的希望,未来是要做秀才、考科举的,自然不会把堂亲这点小事牢牢记住。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次回到三清镇上,看到的第一个吸引他视线的女子,竟然是自家堂妹。

    自清叫了一声后,又有点后悔,生怕自已叫错了,万一不是萤堂妹,自已就会被对方认为言行举止孟浪,万一对方不依不饶,让师长们知道了,那可是会阻碍自已科举之的。

    但是萤猛回头之后,眼神略呆滞了下,竟然也认出了他,当听到对方确定无疑叫他堂哥时,自清才定了定神,有点难以置信眼前光彩照人的美娇娘,竟然是自已蒙昩没有什么见识的乡下堂妹。

    只见萤一身贵气的打扮,那衣衫的面料自清也能看出实属上乘,是他娘亲或者亲妹妹都穿不起的面料。

    萤头上珠佩玉,一根白的羊脂玉钗慵懒地挽住如墨般的长发,衬得她浑身洋溢出人的人气息。这些首饰和萤溢出来的作派,就象富贵人家的少一样。

    若不是自家的亲堂妹,自清怕是会看得目不转晴,但饶是如此,他亦有些许失,为了掩饰自已,自清笑道:

    “萤妹,没想到经年未见,萤妹已经出落得如此美丽动人,为兄远远看到,还差点以为认错了人呢!”

    “清哥不愧是读书人,真会说话,说得我心里美滋滋的。你提了这么多东西,是准备回柳村吗?若是,我正好有马车,你可以把行李放我马车上,待我办完事,一起回去可好?”

    自清除了手上的布b袱,脚边还放着一个大大的柳条箱,应该是装行李的。

    听到萤这么说,自清喜不自胜,一展愁眉道:

    “那自然好,不然行李这么沉,我正愁怎么回去呢,街上也没有到一个柳村的乡亲,一向赶马车的小五也不见人影,我还想着今要寄宿三清镇了,还好上了你,萤妹你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了。”

    “那就这么定了,宝瓶,帮我清哥把行李放马车上。”

    萤吆喝一声,宝瓶从马车后钻了出来,看到眼前的男子,晓得是萤的堂哥后,便冲他点了点头,就要动手拿柳条箱。

    “宝瓶姑娘,箱子很沉,你怕是拿不动,我自已来吧。”

    自清见宝瓶并不是什么健壮的女子,但明显是萤的随侍之的人物,便暗暗惊奇,二叔家穷得叮当响,斯文又是个好赌的,萤听说走亲的对象在村里也是最低贱的放牛郎,怎么萤能穿得如此雍容华贵,还有侍女呢?

    自清并不晓得宝瓶和萤同妹,见宝瓶听从萤使唤的样子,便以为宝瓶是萤的侍女,想想自已的家境,突然有点心理不平衡起来。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一百八十七章天上掉下个哥哥》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2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