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夜自清的小心思-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一百九十章夜自清的小心思

    一听萤要买这么多绿豆,那女人眉眼立即活泛起来,算了下账,她道:

    “那一斤算三文钱吧,我多少也得赚点嘛。”

    “行,那就这样吧,今天先称一百斤。”

    一百斤绿豆,萤给了掌柜的三百文钱,若是一斤发出七斤豆芽,按一斤豆芽两文钱来算,她还有十一文钱的利润。当然,扣去给批发商的利润,她到手的至少也会在一斤五文钱上,比这位掌柜的赚得还多。

    “姑娘,你买这么多绿豆干嘛呀?现在也不是夏天,不是煮绿豆汤吧?还好你来的是我们这个大店,若是去别的小店,这个季节人家都不卖绿豆了。或者就算有货,也没有那么多。”

    萤一听,也道糟糕,她竟然忘了这个碴,便笑道:

    “我以后要经常需要大量的绿豆,掌柜的若是有存货,可以尽数先卖给我。”

    “我这仓库里还有三百斤,你若需要,我就去叫伙计抬来。”

    掌柜的一听萤全部库存的绿豆都要,不喜出望外,也忘了问萤为什么要这么多绿豆的事,赶紧招呼伙计去仓库里取货。

    “掌柜的,这些绿豆我顶用不了多久,你能否再大量进些货来?有多少货,我都能吃得下。如果你能保证质量,我就把你家的绿豆全b了。”

    萤一副“承b了你家绿豆”的语气,话一出口,她不想起了后世的“塘主”张瀚,他在电视剧中《杉杉来了》那句霸道总裁的台词:“你要让所有人知道,这个鱼塘被你承b了”,让塘主的称号牢牢在了他的头上。

    萤不想,好还这个时代的人不会总结,否则,就冲方才那句话,会给她上个什么好玩的称号呢?

    “豆主”?哎,太难听了。

    算了,别想这些有的没的,还是办正事吧!

    “哎哟,姑娘,我们家最重信誉和质量了,你放心,我们家的绿豆品质绝对没有问题。”萤的话,给了掌柜的莫大惊喜,她不乐呵呵地道,“今天刚开店门,就听到喜鹊叫,果然是有贵人来。”

    就见伙计七手八脚地将绿豆弄到店门前,好几袋子,颇为沉重,萤犯了难道:

    “我的马车装不下这么多。”

    “姑娘,没事,我叫辆运货的马车,给你送回去。”

    掌柜的大方地道。

    “那敢太好了。”

    萤便付了所有绿豆的银两,说了送货的地点,萤和宝瓶才驾车去接自清。

    还好可以送货,否则,加上自清和他的行李,自家的马车也挤不下。

    自清见马车来了,便欣然上车。

    “萤妹,为兄长期未在家中,感觉萤妹变化很大啊,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自清是读书人,说话文绉绉的,萤一时间还不习惯了。

    萤的变化当然大,只是在她身边的人每日接触她,她也不是一日就变成这样的,或许没有太大的感觉,倒是自清长期没有和萤接触,一回来就敏锐地感觉到了她身上的不同。

    “清哥,生活所迫啊,人都要向前看是吧?”

    萤不和他掉书袋,怎么着她就是不会背《论语》、《礼记》,但是知识的广度和深度也远胜于他,懒得和他在掉书袋这件事上费神。

    与其说些酸溜溜的话,不如直接说大白话。

    自清果然被萤的不按常理出牌打乱了阵脚,他的脸深沉了一下道:

    &l; ='-:r'&g;&l;r&g;r_('r1');&l;/r&g;&l;/&g;

    “其实为兄出门在外,也知道生活不易,不说别的,光是我这些年来在外求学的费用,也是家里最重的负担。”

    萤不知道怎么自清就诉说起生活的困顿来了,她们家素来和老大、老三家都没有什么往来。

    过去穷,或许老大老三也怕萤家连累了他们,有意淡漠了亲。

    现在自清是看她富裕了,要来攀亲吗?

    萤心中一阵冷笑。倒是不看好这对堂兄妹的感了。

    纯是互相利用罢了。

    表面上大家都要一团和气,兄友弟恭,维护声名。

    实则背地里,要多冷血有多冷血。

    当她被迫走亲时,家有多少人关心过她?想到此,萤便淡淡地道:

    “哦,这么说来,清哥身上背负的期望实在厚重啊!不过,我看清哥刻苦攻读,来年科举,一定能金榜提名,报答三叔三婶的恩。”

    萤话里暗藏玄机:是啊,金榜提名,报答的是他自家的爹娘,关其它家人什么事呢?

    “萤妹,其实科举考试亦是关山迢迢,考上童生只是第一步,看前仰高弥止,能不能科举出仕,我心里亦是茫茫,毫无把握。”自清叹了口气。

    “清哥,我相信你的才华。只要看你手不释卷的样子,一定能挣得功名前途。”

    萤懒懒地敷衍他,总觉得自清说话闪闪烁烁,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意味。她还是喜欢痛快的人,这么遮遮掩掩的,让她心神紧张。

    就比如,象端大哥那样的习武之人,快利落……

    呃,不对,端大哥也有小心机,这一次竟然是去相亲,也从未对自已提起。

    萤嘴里和自清敷衍着,心神已经飞到了端翌身上。

    朱自清见萤心不在焉,没有探明萤真实况前,他也不好说得太明显,便闭了嘴,观望着沿途的景致。

    其实,外出求学这么多年,虽然侥幸通过了童生考试,但是朱自清见识了太多惊才绝之人,知道自已想要再进一步,十分困难,哪怕是秀才的资格,也是不易取得的。

    但是,家里花了那么多心血来栽培他,如果只止步于童生,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

    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他已经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不做官出仕,他都不知道自已能做什么。

    看得越多,他对权位的求也就愈强烈。总不可能,让他去做账房先生、教书先生讨生活吧?

    然而,家里的境况他都知道,要从家里再榨取钱财,助他再上一步,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但是,到突然显出富贵模样的萤,自清忽然隐隐地看到了一丝希望。

    原本,大郎家虽然还维持着村里的体面生活,但也是家无余粮,二郎家更不用说了……面对这样的家,自清断不会有那样的想法。

    然而今朝看到萤的穿着用度不凡,自清的心立即活泛了起来:

    整个家,只有他这个读书人,如果他真地走上仕途,岂不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家在村子里的地位也会大大提升,即便他们已经分家了,但是其中一个人有了声名和权势,同样可以庇佑全家。

    那样,不管是大伯家还是二叔家,又有什么理由不为他的求仕之付出一些代价呢?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章夜自清的小心思》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2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