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忐忑求亲-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二百零二章忐忑求亲

    “最好的酒?是不是小云说的琥珀光啊?就是前几次你拿来的那种?”

    吴老汉一听有好酒,便两眼放光,露出了浓厚的兴致。

    今天晚上老二家的人齐齐出动,全家人都打扮得那么齐楚,吴老汉心知有异,但是一听到美酒,肚子里的酒虫便被起来了,一时也顾不了其它的,只想着先喝了酒再说。

    “不是琥珀光!是比琥珀光更好的酒!”

    斯文一想到昨天晚上自已喝了一碗新蒸出来的酒,醉倒睡到天亮的事,心中顿时充满了自信,把手里两个酒坛子都放到了八仙桌上。

    “哈哈,我就不信了,这世上还有比琥珀光更好喝的酒?”

    “竹叶连糟翠蒲萄带曲红,我以前喝过河东乾和葡萄酒,亦比不上琥珀光,但是这酒,却是从琥珀光中提炼出来的,更胜琥珀光一筹,光是眼前这两坛酒,我们就用了六坛的琥珀光来提炼,乃是酒中之华,吴老伯您试试就知道了。”

    萤也从旁助攻。

    “姑娘,我知道你做买卖是把好手,最近这几次来我家瓦窑买瓦片,和我议的都是最低价,我可从来没有卖过这么低价的瓦给别人家,也就是你了,侃侃而调,鬼机灵。”

    吴老汉摸了一把下巴上的山羊胡子,眼里对萤倒是注满了欣赏之意,但是,听这话,他对萤吹嘘的比琥珀光更好喝的美酒却不以为然。

    “哥,你把酒开封了,让吴老伯亲自尝尝。”

    萤对斯文道。

    斯文亦是一脸淡定地点点头,事到临头,已经到了最关键的一步,斯文反倒豁出去了。

    不得不说,往昔赌场博一把的经历,也帮了他。这时候的气氛,和赌大小时揭开盅一决生死又有什么区别?

    若是普通的农家小伙子,此时怕是双股zz,几不能站立了吧?

    吴老汉也暗自观察,见斯文神淡定从容,一改往昔见面时毕恭毕敬的模样,倒是显出了当家做主男人的硬气,吴老汉也不暗自喝彩了一下。

    宝器机灵地将带来的卤料往桌上摆开了,卤猪头肉、舌头……香喷喷的肉味在厅堂里漫溢,但凡走过的人都不由地吞了一下口水。

    “哟,还带了下酒料来!”

    吴老汉话还没说完,就闻到一股前所未有的酒香飘来,那味道,刺激又醇厚,若是他肚子里的酒虫有形状的话,此时肯定已经跳到喉咙口了,而且会从喉咙里伸出手来,拼命想抓住那酒香的源头。

    “好香这世上真有这么香的酒?”

    吴老汉抬眼就见斯文已经拆开酒封,往碗里倒酒,那浓郁的酒香,正是从那飘过来的。

    “吴老伯,你试试?不过,我劝你,第一口……”

    斯文话还没说完,吴老汉已经迫不及待地伸出手,一把拿起桌上的酒碗来,往嘴里灌去。

    他习惯了象往常那样大口往嘴里灌酒,却不曾想,这酒才入口,就象一条火龙滚过一样,从嘴里一直滚到食管、胃囊……

    吴老汉顿时被呛得连连咳嗽,吴小云见状,赶紧上前为父亲捶背,惊呼道:

    “爹,你喝小口点,别被呛到了。”

    “哈哈,好酒,好酒,再给我来一碗!我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劲道的好酒,果然是全大夏最好的酒!斯文你这臭小子,哪里弄来的?”

    &l; ='-:r'&g;&l;r&g;r_('r1');&l;/r&g;&l;/&g;

    没想到,吴老汉被酒这一呛,不以为忤,反而乐得直揪山羊胡子。

    “是我们家的门秘法,自已酿造,自已提炼的。琥珀光原本就是我们家自酿的酒,而这烧子白酒,方才我妹妹也说了,则是我们从琥珀光中提炼出来的。”

    斯文一见吴老汉的表现,立即一颗心大定。

    烧子白酒,则是萤看他昨天喝白酒后的表现给的名字。当然,后世烧子是普通酒的代名词,这一世,在萤的推b助澜下,烧子这三个字,则注定要成为酒中珍品的代名词。

    “什么?有市无价的琥珀光是你们家门秘方酿造的?这……”

    吴老汉此时才正视起眼前家这一行人。

    “琥珀光刚开始时一坛五两银子能买到,现在听说所剩不多,仙来酒楼在那吊着酒虫们的胃口,据说还剩几坛,放在那镇店,价高者也得不到呢!

    现在镇上好多食时不时就到仙来坐坐,就为了看到最后到底是谁可以拿走那剩下的几坛酒。

    万万没有想到,原来那酒,竟是你们家酿制的?”

    吴小云也极为震撼,她面目和吴小霞颇为相似,只是吴小霞更为向深稳,而她则活泼大方,眼b转间,也多了几分灵气。

    “你们没来前,我和闺女才说起琥珀光呢!没想到了,近在咫尺!”

    吴老汉又摸了把山羊胡子,第二次拿起酒碗,看着碗里清冽的酒液,不有点肉痛地道:

    “好几坛琥珀光才提炼出来的烧子,我有口福了。”第二碗酒,他不敢喝得那么大口,细细品味,“清香而不刺鼻,味麻而口,真是让人甘之如饴。”

    “爹,你别光顾着自已喝啊,大哥还站着呢!”

    吴小云是个有眼的,看到父亲高兴,斯文中规中矩的,便甜甜地道。

    吴小霞今天早上都和她交了底,吴小云一向和家里的两个妹都很亲密,因此也有意促成,此时见父亲欢喜,便从旁劝说。

    “斯文,坐下来,咱们一起喝!”

    喝酒从来都是热闹的事,吴老汉兴起,又兼一碗高度酒下肚,脑子已经有些晕乎乎了。

    斯文高兴地坐下了……

    刘大娘则引着田喜娘、萤,往屋后头坐。女眷毕竟不合适在正厅里和男人呆着喝酒。

    萤临走前,暗暗冲斯文比划了一个“保重”,斯文冲她不露声地点了点头。

    这追妻计划的第一步,看来是成功了。

    只要吴老汉爱上这酒,而且知道是家此一家,别无分号,那还不是任斯文提要求?

    吴小霞正在后头等着她们呢,看到田喜娘和萤进来,脸“唰”地象块大红布一样……

    “,不好啦,康世亮一家也上门了。”

    就在几个人相谈甚欢的时候,突然,吴小云慌慌张张地跑进来道。

    康世亮,就是之前吴老汉有意要把小霞许给对方的那一家,怎么他们也上门了?

    吴小霞还绯红的脸蛋又“唰”地白了……今天南方降温了,气候崩盘很快,南方的同学注意保暖哈。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二百零二章忐忑求亲》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