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北疆挑衅-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二百一十章北疆挑衅

    “呃,这个,若是太皇太后喜欢,我回头让人缝个致的孝敬您,香料我可以让她配着。”

    太皇太后这辈子就没主动找人讨要过东西,没想到,她眼巴巴地盯着靖王爷,要一个手工如此拙劣的香囊,靖王爷沉了一会,硬是挤出了这句话。

    正直的吴嬷嬷简直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

    不会吧?就这手工烂极的香囊,宫中的女子,随便一个洒扫的抓出来,都缝得比这个好。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小,缝制出这个羞于见人的香囊,还敢送给靖王爷,靖王爷还敢戴在身上,然后,太皇太后竟然要不到第二个……

    正直的吴嬷嬷心默默吐槽完毕,就听太皇太后略带失望地道:

    “翌儿,我就没找你要过什么,这香囊是我找你要的第一件物什吧?让她再缝制一个送给我,就那么难吗?”

    太皇太后竟然打起了亲牌。

    吴嬷嬷好想跳出去,义正词严地道:太皇太后,你想要几个香囊?回头我随便一声吆喝,明天没有百八十个,也有三四十个送到您老案头。

    “太皇太后,不是我不想孝敬您她亲手缝制的香囊,只是她着实笨手笨脚,缝制这个香囊,她已经耗尽了洪荒之力,然后翌儿我隔天看到她的手指,竟然被扎了怕是有近百个针孔那样的伤口,密密麻麻……”

    说到这里,端翌想到萤手指头上那些发黑的针孔,不由地一阵心疼,他微蹙了下眉头,竟然不忍再说下去了。

    当然,洪荒之力的说法,也是端翌从萤那学到的新鲜词汇。不知不觉间,萤的格言语,都在一点一滴地入侵端翌。只是他自已都没有发觉罢了。

    “呃,这样啊?看来人家姑娘是对你尽心尽力了。怕是以前从没学过女红的吧?”

    太皇太后一听便明白过来了,端翌这是心疼对方了。

    好事,好事,冷硬如铁石的靖王爷,竟然知道心疼女人了?

    不对,是不是女人还不清楚。太皇太后可是知道,军中都是男子,为了侍候主子的需要,有些侍卫亦是会些针线活的。

    为了确定是女人,太皇太后便故意问了一句,还特别加上了“姑娘”二字。

    “是没学过,她笨手笨脚的,这香囊,还是我骗了她,才肯给我缝的。原本都不抱指望了。”

    端翌想起临行前萤送给他的意外之喜,嘴角不由微微向上一。

    冷面靖王爷这一笑,宫中的冷傲寒梅都为之失。

    宫女们低下头来,不敢看靖王爷绝的容颜,生怕会因此而动了凡心。

    太皇太后一听端翌并没有否认“姑娘”二字,心中有了底,一道喜悦的泉便在心底漾开。

    她本意不在香囊,如今已探明况,眉眼间的笑意便掩饰不住,连连道:

    “既是这样,就按你说的办便好,我闻着那香味特别舒服,倒不在意香囊。”

    “这个没有问题,里面的香料是她自已配的。”

    端翌一听不用缝制香囊,当然立马拍了脯。

    普天之下,敢拒绝太皇太后主动索取的,怕是只有靖王爷一个人了。就连龙椅上坐的那位正主,也不敢拒绝太皇太后哪怕最微小的喜好。

    &l; ='-:r'&g;&l;r&g;r_('r1');&l;/r&g;&l;/&g;

    吴嬷嬷又暗暗吐槽了一下:那位笨手笨脚的姑娘,你不怕折了福吗?竟然能让靖王爷为你拒绝了太皇太后的一个小小请求……

    不过,龙椅上的那位正主身体孱弱,怕是坐不了那么长了……眼前这位爷……

    吴嬷嬷不知道怎么心突然转到此,这时,她听到太皇太后的朗声笑语,不由地赶紧收敛了下心神:罪过,罪过,可不能再深想下去了,万一想得魔怔了,哪天睡梦中无意吐露出来,那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太皇太后,简直是气煞本宫了,北疆那个蛮子使节,明着是说来贺皇上降诞日的,但实际上就是来给咱们添堵的。”

    说话的是匆匆赶来的长公主扶龄,她和今上是一母同胞,是今上的亲妹妹,长得面如银盘,一身华丽的妆容,倒是一脸福相。

    给太皇太后和端翌行过礼后,格急躁的她便是一连串如连珠一般的话弹射出来。

    “扶龄,不要急,你倒是细细说来。”

    太皇太后眼里闪过一抹寒意。

    北疆的蛮子,一直桀骜不驯,不服管教,所幸这几年在端翌的敲打下,他们伤了元气,签了停z协议,算是老实了许多,但是终归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虎视眈眈的北疆蛮子,一直不曾放弃窥觑大夏的子野心。

    若是没有几个得力的文臣武将在辅佐着,以今上的资质,怕是又会发生曾经的“囚帝”之耻。

    所以,一听扶龄说起北疆蛮子的劣迹,纵是已经修炼到心如古井水一般幽深的太皇太后,也架不住有了一丝怒气。

    扶龄来太皇太后这里,本来就是要发泄的,太皇太后不让她说都不行。

    扶龄一番“噼哩啪啦”之后,把北疆使节阿不都的一番原话复述了一遍,太皇太后知悉了事的整个来龙去脉,不由气极反笑,道:

    “我大夏人材济济,区区一个北疆蛮子,竟然想借献宝来考验我大夏?笑话!”

    倒是靖王端翌十分冷静。

    他听了扶龄的话,不光不气,反而蹙着眉道:

    “北疆蛮子一向滑,他们不会无事生非,既然有意挑事,便是存着挑衅之心。看来,是经年未z,他们修养生息一段后,好了伤疤忘了疼,又有了伺z之心。”

    端翌惯是在前线直接面敌的,在座的没一个比他更了解北疆蛮子,此时听端翌这么说,太皇太后亦是心中一凛,立即道:

    “翌儿,如此说,对北疆使节的挑衅,不可不重视啊?”

    “是,阿不都既然敢来挑衅,我们若是应对不力,在此皇上降诞日被灭了威风,北疆那边的气势恐会高涨,这件事,有可能演变成为他们再掀z火的导火索。”

    端翌沉着冷静的分析,让在场的两位人心中一沉。

    “北疆不是和我们签的休z协议吗?他们才休养生息一年有余,这么快就又有了一z之力?”

    长公主扶龄难以置信。

    “你若是到过北疆,就知道那里民风彪悍,生生不息,他们地理恶劣,我大夏物产富饶,他们进犯我大夏版图的心,就如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端翌的话,让长公主扶龄顿时紧张起来……感谢大家一追随哦,就是你,呵呵,谢谢……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章北疆挑衅》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2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