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飞鸽传书-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二百一十一章飞鸽传书

    “这么说来,北疆的蛮子是有意借着皇上的降诞日来发难?名为贺寿,实则另有图谋?”

    长公主也不傻,立即反应过来。

    “正是如此。”端翌一脸肃容,“北疆土地贫瘠,民风彪悍,为了谋图子孙万代基业,他们对我大夏永不会停止窥觑之心。”

    “翌儿,我授你为降诞日总管事,你明日且去会会这个北疆使节,一打探些况;二作为神武大将军,你也去灭灭他们的威风。”

    太皇太后做出口谕。

    端翌自是领命。

    “来人,传懿旨,若有人能破解开北疆使节提出的难题,本后重重有赏。”

    太皇太后看来也是被逼急了。

    被长公主扶龄带来的这个坏消息一搅,太皇太后原本因为发现端翌身上有香囊而喜悦的心都被冲淡了许多。

    靖王府。

    端翌打开致的锦盒,只见大红锦缎衬映下,一枚拳头大小的明珠煜煜生辉。

    端翌拿起这枚明珠,放在手心里,仔细观赏。

    就是这枚明珠,北疆蛮子将其作为投石问的第一枚棋子。

    可是,他们提出的刁钻难题的确将大夏朝臣难倒,一时半会,并未有人主动出来应征解答难题。

    大家都知道这是个在皇上面前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但是一时半会找不到破题之法,大家虽然眼热皇上的悬赏,但也只能暂时抓耳挠腮,埋头想那破题之法。

    “王爷,山居那边传讯过来。”

    侍卫将一只鸽子抓到端翌面前。

    端翌闻言,一直紧闭的双眉舒展了下,立即放下明珠,解开绑在鸽子上的细竹筒,破开里面的封蜡,然后从中抽出一张被卷成长筒形的纸卷。

    此时正是薄暮时分,侍女已经在府中次递点上粗大的蜡烛,将整个王府照得亮堂堂的。

    但是和别莺歌燕舞、温香软玉抱满怀的王公府第不同的是,靖王府里,因为没有女主人在侧,多了几分清冷和刚硬寂廖的气息。

    每晚傅太医从山居传来的飞鸽信报,是端翌一天中最愉悦的时候。

    他清贵而又充满气息的脸上,此时才会稍稍露出一丝人间的烟火气息,紧抿的双唇微微开启,似乎在默读,连纸上一个字的信息也不愿意错过。

    尤其是,傅太医写到和家有关的信息。

    嗯,不错,那个女人手上的针孔已经痊愈了,现在下水不疼了;暗卫教会了宝瓶和宝器弟俩使箭之术,还依他的吩咐给萤三人都配了防身的袖箭,那是神武将军旗下神武营不传外人之绝秘暗器;萤整天都很忙,摘花弄草,捣捣估估,也不知道做什么……

    端翌看到这里,眉头又皱起来:不知道做什么就得去弄懂做什么嘛,万一她又在做如紫茄花粉那样伤害身体的事呢?

    端翌起身,身上的低气压变得如此强大,以至于近前侍候的侍女心惊了一下。

    “笔墨伺候。”

    端翌吩咐道。

    半刻之后,端翌端坐于案桌前,在一张指头宽的指条上,洋洋洒洒写了一堆让傅太医要探明萤日常行为的话来。临到末了,端翌忽然想起北疆蛮子关于明珠事,傅太医素有小诸葛之称,端翌便把这件事也写了上去。

    &l; ='-:r'&g;&l;r&g;r_('r1');&l;/r&g;&l;/&g;

    写完信,待墨汁吹干,他便将这团纸团成细长条,封入信鸽的竹筒中,走到院中,将信鸽放飞。

    暮之中,一只雨花点的鸽子借着的掩护,张开双翅,奋力向那个遥远的山村飞去。

    端翌站在院中,看着信鸽变成一个小黑点消失在天穹,此时不由得暗暗羡慕鸽子,翅膀一拍,就能很快飞到他日想的那个女人身边。

    端翌又在院中徘徊久,这才怅然地返回室。

    京中风云变幻,山村里,萤却是一如既往,过着她平淡却又有滋有味的生活。

    把斯文安置下来,她自已沐清洗完毕后,却一时半会没有睡意。

    在房间里升起炭盆,一时间室暖融融地,寒意消褪,把头发细细擦干,换上舒服的夹棉薄睡衣,萤舒服地靠在被窝里,翻出刘掌柜给她的《酒肆闲话》翻阅了起来。

    果然,信息是无价的。

    这本《酒肆闲话》简直是大夏的一部人文、地理的百科全书,萤看得津津有味。

    最妙的是,《酒肆闲话》已经有了后世杂志的雏形,里面的信息也不是杂乱无章的,还分成了京城卷,地方卷几个大卷。大卷里又细分了百姓话、富贵人家等等有趣的小栏目。

    《酒肆闲话》里的执笔者肯定不止一位,文笔或幽默风雅、或直白接地气,但是讲到家大事时,又凝炼肃穆。

    萤跟着卷本,看得有点停不下来的感觉。

    这段时间在封闭的柳村里知识和信息的馈乏,让萤看到信息含量这么大的《酒肆闲话》时,都有点感动得想哭的感觉。

    “哈哈,靖王爷居然有龙阳之好,这大夏的上社会也太开放了吧?”

    萤看到妙,不击掌,还“嘿嘿”笑出了声,自言自语道:

    “也是,堂堂一个王爷,皇叔啊,那是多牛逼的存在,没找十个八个小妾什么的都说不过去,居然府里一个女人也不纳。哎,肯定是好基友了。”

    萤傻呵呵地自述完,又翻开下一页,继续往下看。

    一本《酒肆闲话》大约一本普通杂志那么厚,萤一晚上能看一本,但是看完了一本,要等新的,要一个月呢,萤还真舍不得看完。

    还好,刘掌柜连今年以往过期的《酒肆闲话》也送给了她,要不然,萤也不舍得看那么快。

    神上的渴,和到这里产生的孤感一样,啃啮人心,无可消磨。象《酒肆闲话》这样的神滋养是必不可少的。

    而对文字的渴望也让萤象海一样,尽吸收着上面有用没用的信息。

    “咦,这里竟然还有记载陆娇蕊的文字?”

    萤翻到第二本往期的《酒肆闲话》时,意外看到了一个陌生的“人”的名字。

    陆娇蕊,不正是赛金花从京城里请来的盘发高手吗?这个让赛金花说一定能打败自已的人,看来名声也不小啊?

    这篇文字,有点象文字专访了,知已知彼,百z不殆,萤迫不及待地看了起来……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一章飞鸽传书》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2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