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祸福难料-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二百一十五章祸福难料

    “什么?这样就行了?”

    傅太医听完萤的解答,不大吃一惊,呃,确实很简单啊!

    可是这么简单的答案,换成一班平时做惯八股文、只会以策论政、以《礼》修身治平天下的朝臣们,是绝对不可能想到这种解答的。

    “嗯,这样就行了。不过,既然是去相亲嘛,我觉得,端大哥的气势不能输给对方。有句老话叫:嫁女当强过我。端大哥若是带着求娶的心,气势弱了,被对方看扁,反而不美。

    所以,我叫端大哥一招,让他到对方府上时,势必这么做……”

    萤想起后世的开总理,在接见对我不友好的外交使节时,就使用了这一招,结果让对方讨了个没趣,特别解气,便绘声绘地将这招介绍给了傅大夫。

    当然,萤是从古人能接受的气节故事上来讲解介绍,傅太医自然能听得进去,频频点头。

    萤却不知道,自已无意中想到的故事,实则极为契合端翌现在的境。

    “唔,好,我会把这一招说给端爷听。”

    傅太医摸了摸下巴,听着萤咬牙切齿说端翌“相亲”一事,顿时觉得头皮有点发麻,哎,姑娘把这件事听进心里了,心结怕是不好解开,他日后该怎么向端翌解释呢?

    “嗯,对了,这家人若是还反复刁难端大哥,不如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

    萤忽然想到了一个妙招。

    “哦?此言何解?”

    傅太医神一振,觉得萤又要搞出什么古怪来了,但是这种古怪是针对自家对手的,当然幸甚!

    “嗯,你听好,咱们给对方出的难题是……”

    萤说完,傅太医瞠目结舌:

    “姑娘,我怎么觉得端爷若是一一按计施行,对方不光不会小觑端爷,怕是连姑娘也不想嫁他了!太气人了,好难!哈哈!”

    “哈哈!”萤没想到傅大夫会这么说,亦是仰天一笑,然后摸了摸鼻子道,“我是一番好意,端大哥万不能在婚前便弱了气势,不然成亲后变成妻管炎或者夫轻松就下场可悲了。”

    “气管炎?肤轻松?何解?”

    傅太医又是一阵云山雾罩。

    “哦,就是被娘子管得死死的意啦。”

    萤一挥手,懒得再解释,她觉得自已以后嘴上要把门了,不然老冒出一些这些人听不懂的词语,她还要一一解释,累死人了。

    再说,太新鲜的词语说多了,难保引起别人的怀疑。

    “嗯,好吧,时辰不早了,我得赶紧复信去,端爷今晚就要去接见、呃、去相亲了,我现在修书一封估计还来得及,再迟,怕是信鸽也追不上了。”

    傅大夫说着,匆匆行礼便告辞了,不一会儿,就听院外一阵马蹄疾响,傅大夫骑着他的黑骏马,一溜烟消失得无影无踪。

    萤扶额。

    呃,她今天做的事到底对不对啊?

    她也不知道,她出的这些个主意,会对端翌产生什么影响。

    或许,说不定会因为过于狂傲,端翌反而被相亲的人家嫌弃呢?

    但端翌相亲不成,那不是自已乐见其成的结果吗?

    不过,相不成亲,端大哥会难过吧?

    &l; ='-:r'&g;&l;r&g;r_('r1');&l;/r&g;&l;/&g;

    萤一时也说不清楚自已的心,心里乱糟糟的。

    “,没有木炭了,咱们今天得去再买一批木炭,否则,不够烧到晚上了。”

    宝器往炭盆里添着木炭,已经是把原本装在竹筐里的木炭灰都倒出来了,竹筐里空空如也。

    “哦,本来昨天就该去买的,你一出门,再加上哥哥的事,我都忘了。走,咱们去找我三叔买吧。”

    萤招呼宝器。

    虽然她很不想看到那个鬼鬼祟祟的自清,但是这种自家有的生意,总不能不照顾自家人吧?

    这样的话,就算三叔一家嘴上不说什么,村里会背后也会笑话她不帮衬自家人。

    原本如果宝瓶在的话,让宝瓶却就好了,她认识三叔家,嘴巴也甜,现在看来只好自已跑一趟了。

    萤带着宝器一起去,也是让他认个门的意,以后有需要,就可以差遣他前往。

    “哟,萤妹啊,我正打算今日去拜访二婶一家,没想到你就过来了。”

    一到三叔家,刚进院子,劈面就到了萤最不想见的人:自清。

    其实自清之前已经去过萤家,不过,他在门外溜达了一圈,见萤不在家中,就又提着礼物回来了。

    他上门主要是想交好萤,萤不在家的话,他去找斯文或者田喜娘都没甚意,而如果一次没到萤,下一次再去,不还得再备份礼品?这么一想,自清便拿定主意,还是等萤在家时再去拜访,还能省一份礼。

    现在可好,萤又主动上门了,自清自是喜出望外。

    “清哥,三叔在家吗?我家现在需要大量用炭,想找他买炭呢。”

    萤和自清见过礼后,开门见山地道。

    “哦,我爹在家呢,要买炭的话,你且和他说,具体价格我并不知道。”

    自清说着就去喊三郎。

    他自诩为读书人,一向自视清高,不喜接触红白之物,谈到做生意,他便退让一边,让父亲直接出来商谈。

    三郎是个瘦小的汉子,虽然四十出头,但看上去已经是个老汉的形容了。三郎留着山羊胡子,说话时,下巴上的胡子便一动一动地,特别滑稽,看到萤,他咪缝了一下长期被炭烟熏得早花的双眼,打量了好一会儿,才道:

    “哟,萤儿啊,清儿说你家要大量的炭?”

    萤发现这个年代的农村人都老得特别快,这和营养不和长期辛苦劳作都有关系。

    萤略觉心酸,对三郎行了个礼道:

    “三叔,今天能运五十斤炭到我家吗?”

    “没问题,我一天最少能出个百八十斤的,你要五十斤是吧?我一会儿就送到你家。”

    见三叔干脆地答应,萤便直接道:

    “三叔看一斤炭多少钱,我按市价算给您。”

    “自家人不要说气的话,既是二哥家需要,我一斤总得比市面上便宜些许。一斤柴火在市面上是卖的一文钱,炭则需要六文钱一斤,五十斤的话,就要三百文钱,我收你290文好了。”

    三郎给饶了十文钱。作者君今天发稿时是周末了,大家周末愉快啊……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五章祸福难料》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2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