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卧床不起-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二百一十六章卧床不起

    “三叔,不用饶了,算三百文钱吧,我知道您赚钱也不容易,烧炭很辛苦的,还要供清哥上学。”

    萤已经不是过去一文钱看得比牛眼大的村姑了,话说,王财主投资的二千两银了还没有怎么花销呢,谁让古代买力这么强?王财主又那么财大气粗?竟然愿意一下子给了她一笔莫大的投资。

    但是萤也没料到的是,王伯兮的见识和眼界,早就超越了一般人,否则,他也不会有今日的身家地位了。

    萤的猪场,是撬动大夏帝滚滚向前的基业,王伯兮极其看好这个产业,而两千两银子,对王财主来说,只不过是拔了根汗毛而已。想想王小一面镜子就要一个铺面的手笔就知道了,若是王财主的心头好,他花多少钱都觉得值得。

    而作为资金拥有人,萤怎么花钱,王伯兮目前并没有找她索要具体的账目,不过,估计也不会找她要了。

    自从看到端翌后,王伯兮已经把对萤这个人的投资,提升到了新的层次。

    这些,是萤所不知的。

    当然,怀惴着这笔风投的银两,萤肯定会给王财主一个交待,保证他的投入不光不会打水漂,还会大赚一笔,甚至最终赚到的钱,可能是一个可怕的天文数字。

    萤如此财大气粗地表示可以不饶炭钱,倒是大大出乎三郎的意外,他略略吃了一惊,有点担心萤不能作主,万一嫂子田喜娘知道自已卖炭给她家还收市价,回头不得好好挤兑他呀?

    “萤儿,你找三叔买炭是照顾三叔的生意,我说290文钱就是290文钱,你就别推了。”

    三郎这么说时,心里还是象被割了一下,毕竟十文钱也不是个小数目了,这是能让清儿吃十个蛋补身体的钱呢。

    “三叔,没事,你也不必气,找你买的都是本村的,乡里乡亲,如果大家都饶个零头,你岂不是白干了?宝器,先把钱给我三叔付了。”

    萤利落地吩咐下去,宝器机灵地便拿了铜钱递给三郎。

    见萤如此,三郎心下一松,那损失十文钱的心痛感终于被弥合,期期艾艾地接过铜钱,道:

    “萤儿,你倒是和二哥一样,豪大方,可惜是个女儿身,若是男儿,就能支撑家门户了,比你哥斯文好了不知道多少。”

    “呵呵,三叔,我哥现在也改掉了不少坏毛病,家早晚还是得他当家。”

    萤并不想违背乡风民俗,把自已整成村民心中的女汉子,她的理想状就是做一个默默赚钱的女人,过自已想要的生活就好。

    奈何过去斯文给大家心中留下的形像太差了,以至于现在家发生了这些变化,大家看在眼里,都知道是萤的功劳。

    但好在萤为人低调,街头巷尾到了村里大小,一如既往地热招呼,再加上有里正暗中撑腰,村民们对萤倒是极为服气,绝大部份人对她的所为并不敢非议什么。

    三郎见萤如此维护斯文,倒不好再说什么,便干干一笑道:

    “你若是急用炭,我现在就送给你家送去,如何?”

    “三叔,炭若是在家里,我让宝器顺拿回去吧!”

    萤指了指边上正蹲在墙角,无所事事用树枝挑着蚂蚁玩的宝器道。

    这熊孩子,早上说的几句话让她误觉得他早得厉害,现在又玩上蚂蚁了,分明还是个黄口小儿。

    &l; ='-:r'&g;&l;r&g;r_('r1');&l;/r&g;&l;/&g;

    “他拿得动吗?五十斤炭还是挺重的。”

    三郎怀疑地看了一眼宝器,见宝器虽然个子不高,但是似乎身板还挺结实的,不过毕竟还是少年稚子,便不太相信。

    “没问题,他力气可大了。”

    萤这么说,三郎能省些送炭上门的力气,当然也乐得同意,就让宝器跟他来到柴火间,将堆在柴火间里的炭秤了五十斤足足的,用竹筐装了,交给了宝器。

    却见宝器双手一托竹筐,轻松地将竹筐顶到头上,然后笑嘻嘻地对萤道:

    “,我先回去。”

    萤知道家里急需用炭,便点了点头,抬头见三叔目瞪口呆地看着宝器,便笑道:

    “三叔,别看他年纪小,天生神力。”

    “嗯,佩服,佩服。我倒是看走了眼。”三郎摸了把山羊胡子,沾着炭粉的手,把有点花白的山羊胡子都摸成了黑,“对了,你这两日一直卧病在,你既然来了,不如去探望她一下。”

    三郎好心提醒。

    “哦?卧病在?怎么回事?感冒风寒还是?”

    萤吃了一惊,前两天她送自清回来时,还神得很呢,抓了二十斤绿豆走人,气都不喘一下,也不用他们帮忙,怎么就突然生病了呢?

    这时,自清见他们交易完,又凑上来要和萤近乎,但是听到萤发此一问,不由地有点尴尬,并未解释,只是道:

    “萤妹,你去看看,礼数到了,她老人家就高兴了。”

    高兴?看到她,每次都是气得想吐血吧?

    萤暗笑。

    不过三叔和自清的建议倒是对的,她若不去看生病的,礼数上就不够周到,容易招人非议,萤只好打起神,往隔壁的大伯家里走去。

    大郎家是二进的宅子,青瓦土墙,倒也透出农家小户安逸的气息,家里的院墙不象萤家那么寒酸,是草和秸秆编的篱笆,而是半截泥墙,泥墙上爬着叶子被冻萎的牵牛花,显出几分冬日萎靡的气息。

    一进院子里,萤就闻到一股浓浓的中药味道,大伯母柴氏正蹲在屋檐下临时用三块石头搭起的简易灶上,熬着一壶中药。那浓浓的中药味,这是从这里飘散出来的。

    “大伯母,我听说病了?是什么病啊?现在人怎么样了?请大夫看了没有?”

    萤上前,行了个礼,一脸关切地问道。

    嗯,努力做出关切的样子。

    “嗯,病得不轻,在上躺了两天了。”

    柴氏听到萤问,脸上显出不太自在的样子回答道。

    呃,柴氏的表好古怪啊?

    萤心想,好象有什么猫腻?这里是销魂断君……哈哈,下一个系列预告:病了,又会生出什么妖蛾子?萤为什么受到如此大的委屈?她能扳回自已的委屈吗?靖王爷在宫中受到了何人的搭?靖王爷能坐怀不乱吗?敬请收看明日更新。当然,若你不是紧紧跟随君,手指请再滑一下,也许会到我:未来已更新君……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六章卧床不起》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2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