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饱受责怪-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二百二十三章饱受责怪

    听到大家的议论,萤心里一沉。

    ***况竟然这么危急了吗?

    “大家让让,我进去看看。”

    萤见门口围得密不透风,便大声喊着让大家让开。

    乡下的风俗一向如此,生老病死,在没有什么文化生活的乡下,都是一件“值得”大家参与的大事。

    就比如现在,大家一边打探着一呼一吸的况,估摸着断气的时间,一边回味着***生平……

    这样的场景,其实不光在家上演,也在每一户人家家里亲人临故去时上演。

    当然,那些突然暴毙的就没有这么多人围观的“待”了。

    看到这么多人热烈地计算着一个人 临近的时间,萤心里突然一阵难受。

    这种难受,和她是不是***孙女无关,或许关乎到某种人深的东西吧?

    萤忽然眼眶里有一种酸酸涩涩的感觉……

    “是她的孙女来了,大家让一让。”

    村里人认出了萤,大家便纷纷主动让开了一条道给萤通过。

    家院子里,热闹劲一点也不比院子外面差,虽然是大白天,但四都莫名点着松木棒,院子里火光晃动,四下里被照得亮堂堂的,却因为***病危,而又显出一种莫名的肃穆气氛。以至于这种亮堂显得特别不正常。

    这种气氛,萤只在灵堂里感受到过。

    对,没错,就象在参加追悼会的灵堂里一样,虽然灯光白得耀眼,但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扑面而来的 阴冷气息。

    萤一进院子里,看到除了自家的叔叔伯伯都来了之外,几个堂兄弟、妹也齐集院落,这形,仿佛就等着一断气,大家就立马嚎成一片,可以办丧事了一般。

    萤心里一紧,劈面看到珍珠,也顾不得平时和她不对付,抓着珍珠问道:

    “珍珠,怎么样了?方才我走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你还有脸问,都是你那该死的绿豆,肯定是拿了坏的绿豆给,要不然她也不会吃坏肚子,变成现在这等模样。”

    珍珠一看到萤,当即一甩袖子,把萤的手摔开,怒气冲天地骂她。

    “原来是吃了你给的绿豆才变成这样的啊?”

    说话的是三叔三郎的大女儿菜儿,她长得样貌平平,不如珍珠那般小家碧玉,却又自视甚高,惯会撩人,此时看到最近在村里风头很劲的萤被怼,心里不由一阵欢喜,阴阳怪气地加了一句。

    萤一阵气急,正待分辩,却发现无从解释起。

    她能说是为了占便宜,硬是扒走了她的二十斤绿豆吗?那别人还是一样会责怪她不懂得保护***声名。

    被珍珠这一吼,所有的堂兄弟、堂妹们都转过视线来,大家齐刷刷地瞪着萤,似乎她犯了十恶不赦之罪似的。

    这些人平时也不见得多关心,但是这时候大家心绪莫名,萤成为被指摘的对象,一时间,大家似乎释放心都找到了突破口,秋明也张口道:

    “萤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既然要孝敬,也该挑些品质好的绿豆,这样吃死了老人,就是你大不孝了。”

    “象她这种不孝之人,就该叫里正开祠堂,把她从家族谱上除名。”

    &l; ='-:r'&g;&l;r&g;r_('r1');&l;/r&g;&l;/&g;

    珍珠趁机落井下石。

    端大哥看上你是吧?我趁机让你从族谱里除名,日后就想你甩脱了吴大牛,想嫁给端大哥也没门。

    哪家会要一个连被族谱上除名的女人?

    珍珠脑子转得很快,趁机抓住了这个她觉得能让萤一击致命的大好时机。

    孝悌大帽一祭出来,就算是里正和萤私交甚好,但是不理萤的话,怕是也不能服众。

    里正若想保住家族长的位置,他就该乖乖地把萤从族谱上除名。

    “哟,没想到萤妹你如此阴毒,平时可是待你不薄啊?虽然从小到大,也会有打骂,但是哪家长辈不打骂小辈的?长辈打骂小辈,是为了敲打小辈,没想到你竟怨恨至此,使出这等卑劣手段来暗害?”

    菜儿和珍珠走得极近,珍珠的话,她不光会极力赞声,还会顺着她的意添油加醋。

    萤楞了一下,她没想到就这件事,珍珠还能在这种悲痛、焦急的时候用来对付她。

    见萤不回话,所有堂亲们看着她的眼光,便显得有些不善起来。他们不知道事真相,知道事真相的几个人都闭口不言,因为长辈占小辈便宜导致不可收拾后果的事,若是说出来,有失体面、丢脸至极。

    萤也没办法说出真相,因为她说了,也同样折了长辈的体面,于她来讲,也是一桩不孝的事。即便说出真相能洗涮她的冤枉,但是日后,那顶不维护长辈体面的大帽还是会扣到她的头上。

    所以萤最终了选择沉默。

    因为,若是真地到了危重无可救之时,死者为大,她也不能再为逝者的声名上再添污点。

    几位堂亲的垢责,萤倒不放在心上。说得难听点,真的被除了族谱,以她现在的本事,她也有能力自生存下去。

    她又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并不看重宗族谱系这样被大家视若般的根本,因此珍珠的威胁对她来说,就象挠痒痒一样,无足重轻。

    “我不曾想过暗害,也从来不敢有那样的心。病了,我和你们大家一样难过。”

    萤只是简短而又坚定地回道,算是对泼在头上脏水的一个反驳。

    萤的隐忍并没有让珍珠消停,她见萤并没有因为她的威胁而服软,现出恐惧之,心里那股因为端翌而滋生的别扭劲更加剧烈了:

    “萤,你明知道绿豆是夏天消暑去湿的,偏偏大冬天的给送绿豆,你安的什么心?说你还若无其事,真是无可救药,不知道悔改,若是有什么事,就让她去跪灵三天三!”

    “这件事哪能这么轻易放过萤?之前可是好好的,爬后山都不喘气的,被萤折腾这样,光是跪灵就可以了吗?”

    菜儿又再次添油加醋……

    堂亲们的眼神被菜儿这一说,都不约而同亮了一下,他们想起了萤家最近暴富的事。菜儿此话,似有所指啊……作者君江陌南发现:肥肉人人都想啃一口。

    萤:本姑娘肥吗?

    靖王爷(面瘫脸):上下扫了姑娘一眼,嗯,丰盈有度,手感上佳,本王十分满意……

    作者君江陌南:你个闷王爷……太表要脸了……

    靖王爷(一脸玩味):怪你咯!本王其实也可以热似火的……

    嗨,这里是销魂断君江陌南。大伙儿明天见……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二百二十三章饱受责怪》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2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