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你被她蛊惑了-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二百二十四章你被她蛊惑了

    “萤妹,若是有什么不测,你可是首当其冲地要负起责任啊?”

    这时,秋明阴恻恻地来了一句。

    秋明是惯在赌场等下三滥的地方混的人,要这种人讲什么亲人,那是不可能的,在他眼里,只有铜钱最大。所以此时逮到机会,当然恨不得在萤身上咬下结结实实的一块肉。

    “没错,要是出了什么事,不光要她跪灵,后事的花销,她也必须全部承担去。”

    珍珠见这一辈的堂亲们都站在自已这方,立时心里得意地笑了:萤啊萤,原来你也有这一天。你就等着被折腾地倾家产吧!

    在农村,办丧事并不是一件量力而行的事。亲友比较有心的,当然会依家境行事,能办到多热闹就多热闹。

    但是若是亲友里在几个挑刺的,并且这几个挑刺的说话还颇有份量,那一场丧事下来,可劲地折腾撒钱,能把事主一家折腾得元气大失,甚至因此而破产,一撅不振。

    珍珠现在就想往后者的方向上走。

    人是萤害死的,萤要负担起所有白事的费用,那折腾得越热闹,萤岂不是越惨?珍珠一点也没安好心。

    菜儿和珍珠是一条心,再加上她也看着萤不顺眼,瞧瞧现在的萤,身上穿的用的,哪一件不是她根本不可能拥有的?

    能把萤家折腾破产了她才开心呢!

    菜儿一下子就明白了珍珠的心,再听秋明的口气,也是赞成的,顿时继续发扬她火上加油的功力:

    “珍珠说得没错,萤害了一条命,若不是自家的亲孙女,早就报官了。让她出个丧事费用还是轻的了。我看啊,让家族谱除了她的名,也是必须的。否则,今后村里的小辈都象她一样,还了得啊?”

    秋明冷哼一声,面严峻地道:

    “这事可大可小,开出族谱什么的,还要从长计议,不说萤现在掌握着酿果酒的秘方是家的,听说她还有一些养猪的秘诀?这些都是姓的,你们随随便便就把她开出家的族谱,岂不是便宜了她?”

    呃,不听还不知道,原来她的所作所为,这些堂亲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眼红得很呐。

    萤一直以为自已够低调的,却忘了财帛动人心,这些人说长道短,连唬带吓的,不就是看中了她手里发家致富的秘诀吗?

    之前没有发作,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她身后又有里正撑着腰。

    现在见机会到了,个个都来落井下石了。

    看着眼前这些堂亲丑恶的嘴脸,萤只觉得一股恶心劲泛上来,人的丑陋莫过于如此了。尤其是打着亲戚的名号,对你横征暴敛、恨不得敲骨吸髓的人。

    萤越听越气愤,感觉自已口的郁闷越积越多,随着这些人讨伐她言语的愈发激烈,她简直就要暴开。

    此前她还抱着看他们打什么鬼主意的心理,故意不说话,让他们一一展露出真实面目和目的,现在,人是看清楚了,她也知道该更加提防谁了,可是那口气堵在前,快把她塞死了。

    &l; ='-:r'&g;&l;r&g;r_('r1');&l;/r&g;&l;/&g;

    依萤的子,是不可能让她们说得如此蹬鼻子上脸的。她的脸愈发不满,正要反驳,这时,却听到一直没有说话的自清开口了。

    自清声音不大,但是却很沉稳,显然是方才听到大家的说法,在心里打好了腹稿,此时见时机到了,才徐徐开口:

    “几位哥哥妹妹,你们倒是少说几句。若说起这件事的首尾,我倒是十分清楚。

    那天我正好从镇上搭萤妹妹的马车回来,萤妹子买了许多的绿豆,她一口气买了好几百斤,并不是用来吃的,而是用来发绿豆芽的。送我回来后,正好出门接我,看到萤妹子车上的绿豆,想试试鲜,就找她要了一些,并不是萤主动给***。”

    事的整个经过,自清都在场,他说的和那天事发生的经过无二。

    自清此言一出,不光所有堂亲楞了,就连萤也楞了。

    萤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刻,会站出来替她说话的,竟然是自清。

    她一直觉得,自清这个人鬼鬼祟祟的,对她似乎有所算计,所以直觉不喜欢他。

    但是从今天的事看来,似乎又不象。

    自清若是想害她,今天落井下石是个大好机会,他哪怕说一句附合珍珠的话,或者什么也不说,不说出真相,那么她就万劫不复了。

    因为真相光靠她萤一个人说也没有用啊?这些人合着就是要吃定她的样子。

    可是自清就不一样了……自清是家第一个童生,在家长辈和小辈眼里,他就是偶像级别的存在,说话自有一番份量。

    果然,自清此言一出,菜儿首先第一个傻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她一直视为天人的哥哥,竟然第一个站出来为萤说话了?

    “哥,你,你没被她蛊吧?怎么替她说话?”

    菜儿此言,正是所有堂亲心里的疑问,不过他们不敢当着自清的面问出来罢了,也就菜儿仗着是自清的亲妹妹才敢这么说。

    身为童生的自清,在他们心目中还是很有份量的。

    萤现在虽然有了点钱,但是在他们眼里,萤还是一个乡下丫头,没有官身,和他们是一样的身份,占着理,他们可以尽欺压她。

    但是自清不一样了,他是童生,要参加科举的人,说不定以后就是知县、知府一的人物,是官老爷,那可是不得了的人物,在他们眼里,官就是天,民就是地,天注定是高高在上的。

    所以,别人的话,他们可以不听,但是自清的话,他们却不敢不听。

    但是这一次,自清说好话的对象是萤,这让他们简直难以置信。自清一年也回来不了几次,而且回来也关在家里读书,和这些堂亲都没什么接触,更别说和萤了。

    这一次,大家一起对着萤落井下石,只要自清不说一句话,他就能坐收渔利,可是他怎么就为萤说话了呢?这里是更新君江陌南,今天是2016最后一天了,很高兴2016能到大家,来,看书吧,不唠叨了。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二百二十四章你被她蛊惑了》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2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