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阿不都的挑衅-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二百三十一章阿不都的挑衅

    丽贵妃远远地看到端翌,满目素寒的冰雪中,端翌一身黑的狐皮大麾在雪中行走,就象冷酷的天神一般,但是偏偏是这个石头一样冰寒的男人,让她魂牵梦萦。

    丽贵妃于是悄无声息上前,说不清是什么心,或许这是个好的时机、好的地点吧?

    除了随身贴身的宫人,四下左近无人,大家都因为天气酷寒,减少了户外的活动。

    那些随身宫人,也被她喝止在百步之外。

    可是,此刻,听到端翌这么生份的问礼,她千言万语集在喉口,竟然全部说不出口。

    半晌,丽贵妃终于挤出一句:

    “表哥,别来无恙?”

    “甚好,甚是快活!”

    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脑子里还沉浸在对萤怀想的余味中吧,端翌竟然挤出这么一句。

    丽贵妃一腔绪都被端翌这句“甚是快活”搅得不知所措了,什么叫“甚是快活”?

    表哥他是故意这么说的吗?气她?可知她在宫里的生活,没有一天是快活的?

    “丽贵妃,若是无事,我先告辞了。”

    端翌见丽贵妃久久不再说话,气氛实在沉闷,便主动道。

    “表哥,你我之间,非要这么生份吗?即便是我入了宫,咱们一样是和过去一样的表兄妹,不是吗?”

    丽贵妃说得有些急切。

    宫中能和端翌单相的机会并不多。

    也不可能书信往来。

    皇上那孱弱的身子……

    丽贵妃有点不敢揣想将来了。

    或许,如果有吃了就能后悔的药就好了。

    “丽贵妃请自重。若是丽贵妃没有其它事的话,端某告辞。”

    端翌一脸肃容,身形依旧沉稳,双手向前一拱,行了个简单的礼,依旧是低着头,虽然鼻端能闻到她身上传来依稀的香味,但是端翌却是眼观鼻,鼻观心,不动声地转身,沿着向宫外的长廊走去……

    身后,丽贵妃仿佛能听到自已心碎了一地的声音。

    方才,端翌行礼的时候,她似乎恍惚看到他的腰间,有一个“别致”的香囊系于其上?

    她这个表哥,素来喜欢舞枪弄棒,什么时候会挂这样的饰品于腰间了?

    也是,表哥这么多年善其身,也该找个女人了。

    她终于第一次清楚地明白,自已,和这个男人再无可能了。

    若是早知道有一天她会这么寝食难安地念这个人,她当还会不会毅然进宫呢?

    时光不能倒,已经发生的事实不能改变。

    清冷的皇宫中,四下一片寂寥,两行清泪从丽贵妃绝容颜的脸上滑掠而下……

    皇宫午门外。

    大夏皇帝端祉的降诞日仪式举行当日。

    皇上会在午门的福寿宫接见各方使节,以示大夏朝的恩宠和威武。

    端祉面略带红,用了足够的丹药之后,他终于能在这个寒冬撑起身体,用皇帝必须有的威仪,来接受各方的朝觑。

    福寿宫外,端翌作为太皇太后懿旨亲封的降诞日总管事,面无表地做着迎迓事务。

    一名名来自邻的使节一一晋见、拜会皇上,献上本最珍贵的礼物,表达对大夏朝皇上降诞日的庆贺之,然后便退出在福寿宫门外,等待觑见仪式结束后的大型庆典活动。

    &l; ='-:r'&g;&l;r&g;r_('r1');&l;/r&g;&l;/&g;

    各使节都依着本和本民族的礼节,和端翌行礼后,再进入福寿宫。

    进入宫后,若是隶属,则只行跪拜之礼;若非隶属,则只要行鞠躬之礼即可。

    一个个使节进到福寿宫,又退出来,分站于福寿宫外一侧。

    端翌也不知道点了多少头,接受了多少礼节,看到眼前大摇大摆、漫不经心似地走过来的使节,端翌眼神一凛,微微咪成了一条缝。

    这名使节,正是北疆使节阿不都。

    阿不都须发浓眉,眉眼都掩在须发之中,高大壮硕的身材,穿着厚厚的熊皮大麾,保暖之余,也容易让人误把他当成一头莽撞的森林熊对待。

    端翌自然晓得这就是阿不都故意要造成的效果。

    不修边幅、鲁莽无礼……

    他在挑z大夏朝的忍耐极限。

    “哈哈,神武大将军,咱们又见面了,已经是多年老朋友了,但是今年足足有一年有余,没有见到你,甚是想念啊!”

    福寿宫外,喜庆的乐声中,阿不都的声音豪迈而另含玄机。

    作为神武大将军,端翌常年领兵征z大夏朝边疆,与阿木都所属的北疆乃是死对头,z场上和阿不都及其手下没少兵戎相见。

    此时阿不都故意这么说,端翌神不变,淡漠地道:

    “果然是老朋友好久不见,上一次见你,还是在梅次冈吧?”

    阿不都神一凛,脸上泛起一线不自在。

    上一次在梅次冈,正是他手下的军队被端翌打得鬼哭嚎,后来才签下了休z协议,他岂能不记得?

    真是哪里痛就往哪里挖啊!

    不过,阿不都也不是常人,他脸微变一下,就恢复了正常,若无其事地笑着,上前紧紧拥住了端翌……

    呃,这是北疆看到老朋友的大礼,一个热的拥抱。

    端翌身体僵直地接受了。

    不过,阿不都分开后,按理应该往福寿宫走去,但是他却是突然停下来,站定,好一会儿,以至于下面诸人都被他的举动吸引过视线来。

    大家看到他不往福寿宫进去,都不由得低头议论起来,一阵交头接耳之声后,阿不都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这正是他想要达到的效果。

    大家盯着阿不都,不知道他接下来要搞什么鬼。

    阿不都却不紧不慢地用手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用力拍打着身上和端翌方才身体接触的部位。

    然后,一边拍打,还一边用轻蔑的眼神看着端翌,眼里轻视的意味浓浓地露出来。

    顿时,来自各的使节都神一振,提起了兴致。

    本以为这是一个无聊的觑见例行仪式,但是现在看到阿不都的举动,在座的都是人,顿时明白过来,今天阿不都和大夏朝之间,必有一争啊!

    阿不都才抱过端翌,这是正常的礼节,端翌也接受了,但是,阿不都随后就在端翌面前,做出拍打自已接触过端翌身体部位的举动,分明表达了一种轻视,意即:

    你太脏了,我和你接触后,得拍打干净。

    大家都伸长了脖子,等着看端翌的反应。

    靖王爷只是一个z神罢了,面对外交使节的挑衅,他会反击吗?他懂得反击吗?他懂得得体反击吗?大家好,这里是更新君江陌南,江陌南很高兴和大家一起迎来2017的第一缕晨光,来,看书吧。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二百三十一章阿不都的挑衅》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2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