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狗急跳墙-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二百三十四章狗急跳墙

    “阿不都向大夏王朝发问?”

    “是发难吧?逼急了的狗喜欢咬人!”

    使节中,不乏大夏朝王的友好邻邦,也有部份被北疆r躏过的周边小,这些人,此时凭借着端翌大杀阿不都威风之际,纷纷落井下石、扬眉吐气。

    大夏王朝号称礼仪之邦,对待周边友好邻邦,也素是礼尚往来,奉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策略,并未主动挑起z争。

    而北疆历史上素以残暴出名,不光喜欢主动进犯侵略他,一旦得手,往往横征暴敛,如蝗虫过境,杀灭一切生机,它的周边小无不叫苦不迭。

    此前,北疆被端翌压得死死的,签了休z协议,周边小无不拍手称快,而见到阿不都竟然在大夏朝皇帝降诞日挑起事端,大家都不由地敏感起来。

    毕竟,北疆一屁股的黑历史。但凡它们主动挑起事端,必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大家议论纷纷之余,都眼巴巴看着端翌。

    方才端翌不动声间,出手收拾掉阿不都,大家此时都巴望着端翌能再下一城。

    不过,对于大夏王朝的朝臣们来说,听到阿不都口出狂言,他们脸上都露出一股略带羞惭的神,的确,阿不都提出的难题,他们至今无人能解答。

    大夏朝的朝臣们和各使节一样,在福寿宫外等待觑见,为皇上祝寿。

    靖王爷扳下一城,他们自是扬居吐气,但是当阿不都抛出那个难题时,他们瞬间陷入死寂,方才眉宇间的得意也尽数消失。

    看到大夏朝的朝臣们的表,各使节的脸上也隐隐露出忧。

    “难题?呵呵。”冷面冰山一般的靖王爷竟然笑了,虽然只是轻浅一笑,却堪比昙花百年一绽那般惊魂夺魄,弯的更弯了,直的也在弯中,“在我看来,这个难题十分小儿科。”

    呃,小儿科,是萤一段时间的口头禅,以至于如魔音盘旋在端翌的脑海里,此时竟然脱口而出。

    小儿科?什么意?

    阿不都也楞了一下。不过,听到小儿二字,他还是多少猜测出来,就是不屑的意。

    阿不都一楞之后,脸上却浮出一层嘲笑之,道:

    “靖王爷,我服你是神武大将军,但是象你这样敢吹把牛皮吹破的,在我们北疆也是罕见的。我问你的难题,可是我们北疆的千古难题,被奉为我们北疆第一难。你竟然真的能解答出来?”

    “哟,北疆第一难啊?是什么?”

    “对呀,公开一下,让我们知道一下嘛!”

    使节们又是一阵喧哗。

    今天这个降诞日简直是乱了调了,原本庄严的气氛,被阿不都这么一搅,似乎跑味了。

    大夏的朝臣们看着乱纷纷的使节队伍,不由暗自腹诽。

    不过,看着满面平静的靖王爷,那身上簇新的将军礼服,想着靖王爷方才大快人心的举止,朝臣们突然又觉得,其实嘛,象现在这样的气氛,也蛮不错的:严肃,活泼……

    当然,也有人琢磨着:严肃,活泼,这两个词能掺合在一起吗?

    不过,看着一身庄重礼服冰山脸的靖王爷,再看耍猴一样上蹿下跳的阿不都,朝臣们忽然觉得,严肃,活泼,呃,这两个词结合起来,似乎挺契合当下的场景的……

    &l; ='-:r'&g;&l;r&g;r_('r1');&l;/r&g;&l;/&g;

    大家不由无声地笑了。

    “我们这个北疆的千古难题,是由我们最具智慧的首代萨满吉古拉伊提维奇甫仁科夫提出来的。”阿不都得意洋洋地从嘴里冒出一长溜的人名,不太悉北疆况的会以为那是好几个人的人名,“这个千古难题就是:如何将一条绳子穿过一个有九曲玲珑道的明珠。”

    “啊?要将一条绳子,穿过九曲玲珑道的明珠,的确不容易啊!”

    “这个题很浅白,重要的是解决的方法。”

    “没错,软软的绳子,明珠里还是九曲玲珑道,怎么可能穿过去?除非把明珠剖成两半,然后再粘合上来。”

    “如果明珠被剖成两半,就不是完整的明珠了,这个解题肯定不对。”

    朝臣和使节们一时间都面面相觑。还真是,这个题,看似简单,但要完成并不容易。

    看到大家都低下脑袋,交头接耳,眼神亦没有了方才对着他看时的讥讽之意,阿不都顿时又趾高气昂起来。

    只要这个难题难住大夏朝的臣民,结果还是一样的,传回北疆,一定能振奋北疆军民的心,大举入侵大夏,只是时间问题。

    “这个千古难题,你不是问的我吗?自然由我来解答,在我看来,的确不难。”

    端翌看到大家为难的样子,顿时想到了小山村里那个小女人,他的小女人,她竟然替他解答出了这个千古难题。

    只是今天抱歉了,他得“冒名顶替”,当做是自已回答出来的,这份功劳,他且记在心里,日后再补偿与她。

    “不难的话,靖王爷怕是已经解答出来了?那就把答案展示给我们看看如何?”

    阿不都还是信心十足,觉得端翌惯会装神弄鬼。

    “答案展示给你可以,但是,你也要回答我们一个大夏的千古难题。这样才能显示公平。”

    端翌面瘫脸上,依旧毫无表,好象他在说一件平淡无奇的事一样。

    但是这个问题的难度,和他说话的语气又形成一种有趣的鲜明对比,让在场的人格外印象深刻。

    阿不都忽然想到风靡大夏的《酒肆闲话》,象今天这样的“趣闻”一定会被收进《酒肆闲话》里吧?只是不知道会如何描述自已呢?

    阿不都猛地神一振,梗着脖子对端翌道:

    “靖王爷,能解开就请直说答案,只要你能解开我们北疆的千古难题,我相信你们的千古难题也不在我们的话下。”

    “嗯,好,这话是你说的。言官,可记好?”

    象鬼魅一样神出鬼没的言官,明明已经进了福寿宫,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幽幽地出现在端翌身边,倒是把阿不都吓了一跳。

    “回靖王爷,都记下了。”

    言官收起笔,侍立一边,和端翌一样做面无表状。

    言官是代表观公正的历史做记录的,所以他们在执业时,不能有喜怒哀乐的表……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二百三十四章狗急跳墙》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