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备受打击-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二百三十七章备受打击

    阿不都方才受的打击都还没还魂呢,脸上不免露出失魂落魄的样子,唱词官员的声音虽然只是依矩行事,但对已经没了魂魄和主意的他来说,不失为一种指望。

    他只要木然地进到福寿宫,和大夏的皇帝端祉行个礼,返身出了福寿宫,他这趟大夏之旅就结束了,爱干嘛干嘛,也可以收拾铺盖卷滚回了。

    但是,端翌忽然叫停,阿不都的才堪堪要迈出去,却又不得不硬生生地停下,他抬眼看端翌,乌濛濛的牛眼中似乎闪着水汽,以至于让人看了象饱受委屈的孩子:

    你欺负人……

    “咳。”唱词官员清了下嗓子,心里暗暗想道,靖王爷,本官知道你很得意,把北疆使节的挑衅一一化解,但是你总不能太痛打落水狗了吧?竟然连基本的拜觑都不让他做了吗?“靖王爷……”

    端翌一挥手,制止了唱词官员眼光的诘问,只是嘴角向上一翘,带着明显的嘲讽,但是嘲讽的风格好悉,明明就是之前阿不都一直挂在脸上看端翌的,哎,太辣眼睛了,众人都不忍再看了:

    阿不都实在有点象,呃,象落水狗了。靖王爷真是不厚道,还要继续痛打落水狗吗?

    “阿不都王子,方才不是说好了吗?我解答了你的千古难题,你则要解答我的千古难题。现在,我的千古难题你还未解呢!”

    哦,原来如此。

    这是之前说好的条件。不算太不厚道。

    众皆点头。

    阿不都钢牙一咬,呃,得,都忘了还有这茬。

    “好,你说吧!我阿不都愿闻其详!”

    可是之前他所应允的一切,都是建立在端翌无法解出他的千古难题之上的,现在不知道端翌会出什么题,他心里还真是提着口气,担心极了。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端翌开口了,他脑子里想着刚看到这道题时,心里满满是对自家小女人的惊诧,咦,那不是算术题吗?怎么自家的小女人也懂呢?

    不过这道题拿来刁难一下阿不都,倒是恰逢其会。

    于是端翌的嘴角,愈发噙着一抹众人认为“邪魅”的微笑,徐徐道:

    “这是一道外祖母的题。话说,外祖母给孙儿分李子。一只篮子中有若干李子,取它的一半又一个给第一个人,再取其余一半又一个给第二人,又取最后所余的一半又三个给第三个人,那么篮的李子就没有剩余,篮中原有李子多少个?”

    呃,我去,这是什么题?

    阿不都脸涨红,算术题他根本不懂好不好?

    当然,身为一之王子,阿不都自是晓得,若是通晓算术,对家产业的重要意义。

    而他细想之下,以他的经历,并未曾在听说过类似的题型,看来,这道外祖母的题,他肯定是解不出来了。

    阿不都皱着眉,反复量,最后只能无奈放弃,对着端翌拱了拱手道:

    “靖王爷,这道题,我不会。我输了。”

    阿不都倒是答应得干脆,端翌见状,嘴角的笑纹肆意扩大,一抹笑容,就如水b纹一样,迅速在他脸上漾开,以至于他的整个脸上都覆满了笑容,端翌大笑出声,上前,拍了拍阿不都的肩膀,道:

    &l; ='-:r'&g;&l;r&g;r_('r1');&l;/r&g;&l;/&g;

    “承让!”

    阿不都眼神离,但是他抓住最后一丝清明,终是不甘心地问端翌:

    “靖王爷,你能告诉我,这篮子里,原来到底有多少李子吗?”

    阿不都抱着最后的希望:或许端翌也不知道答案呢?他只是念出这道题来吓唬他的。

    “哈哈,篮子里,原来有24个李子。至于推演的过程,你若是有兴趣,我也可以在这里一并告诉你。”

    端翌居然愿意现场教学?

    阿不都咬着牙,不愿意就此被端翌打击完败,他想看看,端翌是否真的会懂得算术的推演,于是强忍着被嘲笑的羞耻,点了点头。

    端翌让侍卫拿来一桶水,一支干净的芒扫帚,就在福寿宫外的大理石地面上,给阿不都写了他推演的过程。

    可设原有李子个,则第一个人分到2个,剩余2个;第二个人分到4个,剩余4;第三个人分到83个,剩余为0;则可得式子2483,化简可得783,所以24个。

    原来如此,看起来似乎并不难。

    阿不都努力想记着地上的算式,可是芒扫浸足了水,写时字迹清晰,及到后来,被太阳一晒,风一吹,很快那些字迹就再度变成水汽,飞上了天,消失了。

    阿不都只会杀人的脑袋里,记了一堆数字,已经变成了浆糊。

    大夏王朝的算术,竟然到了这种程度?

    阿不都看不懂算式,但是知道端翌并没有骗他,的确结果是这么推演出来的。

    阿不都心中一阵苦涩。

    一个家,论武力他们被眼前这位神武大将军打败过;论地理,他们身荒僻极寒的北疆;还有,大夏竟然有了那么厉害的算式,虽然他不知道算式现在还能有什么用,但是却隐隐从那复杂的公式里,感觉到一种可怕的力量,那种力量,比八股文更加强大,似乎能变成野火,生生不息,焚毁他的家。

    阿不都额上直冒冷汗,也不知道怎么地,糊糊地走进了福寿宫,对着端坐在龙椅上面的皇帝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大礼,然后又退出来,及至他清醒时,已经是在回北疆的马车上了……

    靖王爷智破北疆千古难题,同时用本算术难题加以还击,北疆使节阿不都失魂落魄,黯然回返本……

    这个故事,很快成为京城说书坊里,说书先生最爱的段子,让听者如醉如痴,无不倾倒在靖王爷的睿智威仪之下。

    而这个段子,自然也被收进了当期的《酒肆闲话》里。这些都是后话了。

    只有端翌和少数皇族心里清楚,大夏王朝此次,又渡过了一次兵戎相见的危机。

    虽说现在北疆实力不如以前了,但是大夏王朝也才刚刚走在复兴的上,实在经不起再一次旷日持久的z争了。

    能够吓退好z的阿不都,换来哪怕五年的和平,对大夏朝的发展也是极为有利的。

    当白天的繁华喧嚣都散去之时,端翌坐于王府,心里,更加想念那个山村里的小女人了。繁华寂寞,都惟愿与你分享……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二百三十七章备受打击》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