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思念至极-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二百三十八章思念至极

    若是坐拥天下的繁华喧嚣,却没有一个心爱的人分享,那是多么地孤寂寞……

    遥望不远的皇城,黑影晃幢间,今天的降诞日大宴已近尾声,帝王家的繁华自是普通人不能想像的,端翌却觉得无趣,以疲累为名,早早辞别出了宫。

    王朝最大的危机解除,他也着实劳苦功高,皇上和太皇太后便准了他提前离宴。

    端翌并不羡慕皇帝的众星捧月,坐拥天下!

    一个人,即便拥有全天下,没有办法拥有一颗真心,坐偌大的龙椅,亦有一份凄清无排遣。

    端翌的心里满满的,全部是家里那个小女人。他倒了一杯果酒,那是自家小女人亲手作出来的佳酿,有她家门口山泉水的甘冽和她用心之后的醇厚,但却并不是她亲手送给他的,而是他从仙来酒楼,第一次循私,调用了一坛。

    要进京了,他就想着要把带着她气息的随便什么带在身边。既然不能带她一起来,能有她的一星半点气息、痕迹的物件都是好的。于是便有了这果酒。

    当时,端翌也不知道萤会戳烂了自已的手指,缝了香囊送给他。除了果酒,香囊便是意外的惊喜,端翌宝贝至极,香囊系于腰间,寸步不离。

    此时喝着果酒,他摘下香囊,放在手掌上,细细欣赏把玩。

    香囊的做功十分粗陋,端翌却仿佛从那歪歪扭扭的一针一线上,看到小女人认真执着的身影,一针一下,一下一针,手指又被戳到了,她疼得放进嘴里吸吮……

    端翌爱恋地抚摩着香囊上的丝线,不又浮了一大白。

    然后,他把香囊放在鼻下,细细嗅闻,仿佛能从中嗅到一丝微弱的萤身上的气息……

    京城中发生的热热闹闹的这一切,和僻于大夏王朝一隅的柳村的萤全然无关,她正左支右拙,应对着普通日常生活里的种种小意外,痛并快乐着。

    宝瓶终于回来了,披着薄暮,雇了小五的车,当她提着一个大大的b袱和一个藤条编织的行李箱,出现在家的院外时,宝器简直乐疯了,冲出去,一把抢过她的b袱,然后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会抓着脑袋呵呵傻笑。

    自从娘亲死后,他和宝瓶没有分开那么久过,虽然只有几天,却感觉象过了几年。

    萤微笑着在院子里看着这如久别重逢后的弟俩,心头的一块石头也落了下来。

    还好宝瓶平安无事地回来了,她一个女孩子一个人远赴府城,若是有什么事,她不知道该怎么责怪自已。

    那天一早,宝瓶趁着她还在睡觉,就义无返顾地走了,否则,她或许会阻拦她,如果宝瓶坚持要去的话,她一定会跟随宝瓶一起去。

    还好,宝瓶终于平平安安地回来了,萤隔着篱笆看到宝瓶,发现她眉宇间多了几分豁达和硬朗,看来这一趟外出,对她也颇有受益,至少锻炼了她自事的能力。

    “你回来得正好,明天咱们家就要上大梁了,你还能赶上热闹。”

    萤的话语里,努力平静,却掩不住声音里的轻松和欢喜。

    “,幸不辱使命。”宝瓶空着双手,任由宝器替她提着沉重的b袱和那个藤条编的行李箱,一进院子,便对萤道。

    “吃饭没有?准是还没吃吧?我去给你做碗面。”

    &l; ='-:r'&g;&l;r&g;r_('r1');&l;/r&g;&l;/&g;

    萤却不急着打探宝瓶到府城的经历,转身进了厨房,做了一碗喷香的鸡蛋面条,放在厨房的八仙桌上,对洗了脸的宝瓶道:

    “快吃吧,我加了你爱吃的芝麻香油。”

    一碗喷香的鸡蛋面条下肚,宝瓶的脸马上红润起来,她看着屋里发绿豆的桶,都还盖着盖子,便笑道:

    “你看,我走了几天,绿豆还没发出来呢。”

    “对,前面那批在发,为了续上,又发了后面一批。仙来酒楼的单都来了。做了一批菜后,食也能接受,量还用得挺大的,我教了他们水煮活鱼,现在豆芽是必备的底菜。”

    萤絮絮说着宝瓶去府城之后这几天的事,看着宝瓶沉静的样子,这才慢慢觉得,宝瓶真是平安回家了,于是心里一下子就安静许多。

    但与此同时,萤却又觉得,还有一个人没有回来呢,那个人去相亲,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对方的姑娘有没有看上他?他看上对方的姑娘没有?她开玩笑支的那些歪招,他用上没有?

    “,我吃饱了,咱们回房里说话吧?”

    田喜娘正在捣估她的咸菜,这几天她把芥菜都腌上了,现在正在装瓮呢,宝瓶回来,她也来打了个招呼,就又出去忙碌了。

    别看芥菜多,也不过装了四瓮,田喜娘还怕几个半大小子会把咸菜装坏了,也不要他们帮忙,自已一力干活,所以萤和宝器都闲了下来。

    见宝瓶要汇报去府城的事,萤便点了点头道:“好”。

    两个人回到萤房,宝瓶便把宝器拿进来的柳条筐打开了,只见柳条筐四周垫着起着减震作用的棉布,然后里面同样是用软棉布隔开的一个个的首饰匣子。

    匣子打造得也很美,表面馏光,描着银的暗纹,显得富贵而又低调。

    光看这首饰匣子,萤就对里面的首饰充满了期待。

    果然,宝瓶打开匣子,一支漂亮的金步摇便显现出来。

    唐白居易《长恨歌》有云:“云鬓花颜金步摇。”

    萤这次让宝瓶打造的,不光有簪子,也有这样的步摇,此时从画图到成品,萤不自已都看得十分震撼。

    此步摇,以金为凤,下有邸,前有笄,缀五采玉以垂下,行则动摇,萤试着拿起,把它在宝瓶头上,虽然发式不吻合,但是却衬得宝瓶都贵气妩媚了几分。

    “不错,府城的工匠手艺湛!”

    萤赞了一句。

    “,我找的便是府城里最好的工匠,叫珠月坊的,连工钱都贵了一成,打造出来的自不是凡品。”宝瓶见萤夸赞,有点小得意,但随即又道,“其实,此次能顺利完成托付的事,还是托了那些设计图纸之宝。”

    “哦,此话怎讲?”

    萤正待打开其它首饰盒子,听到宝瓶这么说,便知道其间过程肯定有b折,便赶紧问道。好了,这里是销魂断君江陌南。大伙明儿见。(如果你不是紧紧跟随君,将手指往下一滑,或许会到我,未来更新君。)

    隔壁老王家的,明儿见……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二百三十八章思念至极》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2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