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辞别-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二百四十七章辞别

    “能送我香囊,且被系到腰间的,自然是心仪的姑娘。”端翌正道,并不惧丽贵妃眉宇间威逼的戾,反而坦然地一扬眉道,“丽贵妃何时变得这么喜欢追问端某人的私事了?”

    丽贵妃万万没有想到,端翌竟然会这么尖锐直接,原本以为她这么问,端翌会躲闪不答。

    丽贵妃心中一阵强烈地绞痛,她不由地捂住了口,脸大变,用凄婉的声音道:

    “表哥,你这么快就忘记我们以前在一起开心的事吗?”

    端翌闻言,脸为之一变,疾退了三步,才站定道:

    “丽贵妃,如今你贵为皇上的宠妃,莫再拿以往说事。端某告辞,日后也请丽贵妃不要再假传圣旨宣端某进宫,否则,下回端某定不再帮忙隐瞒掩饰。丽贵妃请自重。”

    不等丽贵妃回答,端翌便昂然拂袖而去,留下丽贵妃一个人在宫中黯然伤神。

    自伏于案几伤神的丽贵妃,在端翌走后久,一直沉溺于往昔美好的回忆中……稍倾,她唤来自已最信任的宫女如云,低低对她交待了一些东西。

    端翌走出宫中,一时还心绪难平。

    不知不觉,他竟然走到了太皇太后住的寝宫中。

    端翌这时候并无心去见太皇太后,正当他准备绕开时,却被吴嬷嬷看到了,她惊奇地道:

    “靖王爷怎的突然进宫?”

    端翌见行踪被发现,无奈只好强笑道:

    “再有一两日就要离开京城,特此来拜别太皇太后。”

    进入宫,看到太皇太后正闲适地让一女子梳头,那名女子的衣着装饰却不是宫的服饰,不由地有些忡怔。

    太皇太后抬眼看到端翌,高兴地道:

    “翌儿,这位是名动京城的盘发师陆娇蕊,正好今日闲暇,我便让她给我盘个今年的新发式。”

    原来是宫外请来的盘发师。

    陆娇蕊见端翌进来,只敢匆匆瞥了一眼,便跪地行礼。

    说到这名女子的职业,端翌忽然想到自家的小女人开了这名为“花容月貌”的盘发店,似乎与这名女子现在所事职业类似。

    端翌不由略一分神,手却在腰侧的香囊摸了一下。每逢他想念萤时,这已经成为他不自觉的举动。

    陆娇蕊却是在地上跪久了。

    “免礼。”

    端翌的出神让太皇太后尽数收在眼底,尤其是摸腰中香囊的动作,她不由莞尔一笑,对陆娇蕊道:

    “陆师傅,把这个髻子梳好,你便可出宫了。”

    陆娇蕊不敢怠慢,起身后麻利地帮太皇太后盘好发髻,便行礼告辞。

    端翌隔着一层门帘,只在室一个人喝茶等候。

    太皇太后让人取来玻璃镜,前后看过后,见这新式的发髻衬得自已又年轻了几岁,不由地十分满意。此时,她才欣然走进室,见端翌虽然捧着茶,却并不喝,不由奇怪地问道:

    “翌儿,你不是惯喜欢喝茶吗?想什么呢?怎的又不喝了?”

    &l; ='-:r'&g;&l;r&g;r_('r1');&l;/r&g;&l;/&g;

    “哦,翌儿身上带了些粗茶,不知道太皇太后喝得惯吗?我且拿出来让太皇太后试试。”

    “哦,看来翌儿这次外出,还真带回了不少好东西啊!但凡翌儿看上的,一定是好的。”

    太皇太后眉角轻轻一挑,大有深意地道。

    端翌略有所察,但是现在却不是言明一切的时机,只能装傻道:

    “太皇太后,这茶我觉得清宜人,只是不知道你喝得惯吗?我自打喝惯了这种茶,便觉得以往的煮茶味浊难喝。”

    “哦?有这等事?那我便试试。”

    太皇太后见端翌说得眉飞舞,不由地也被他起了好奇心,便让端翌泡他带来的茶给她喝。

    端翌让吴嬷嬷烧了壶热水来,又取了泡茶的杯子,将自已带来的茶叶直接放入杯中,再注热水,第一遍洗茶,第二遍稍作浸泡,便倒出茶汤,奉到太皇太后跟前。

    “哟,你这茶泡起来也忒简单了。不过,闻着有股淡淡的香味,喝起来滋味如何,我且试试。”

    太皇太后看着眼前白官瓷的杯中淡黄的茶汤,带着一股清雅的香味,没有煮茶的浓郁浊味,似乎挺人的,便举起茶杯,喝了一口。

    入口只觉并未有茶汤惯有的苦味,入喉后犹有余甘,嗣后竟是满嘴芳香,不由奇道:

    “翌儿,你是从何得来这茶的?我本以为这么简单的冲泡,茶汤一定然无味,没想到竟然比煮茶的味道更让人着。”

    “太皇太后,这是翌儿外出时,一个朋友送我的,翌儿喝惯这茶后,对于煮茶却是不敢恭维了,自此便习惯了这种茶叶的泡饮之法,要不然,也不会随身携带。

    此茶名为乌龙茶,据茶师说,若是经过改炒制,口味更佳,只是现在正逢冬季,只能等到明年春茶产季,才会有改的茶叶出现。

    太皇太后若是喜欢,翌儿明年一定挑细选,送入宫中来。”

    “嗯,如此甚好。”太皇太后知道端翌素来冷面热心,见他有心,心里也十分高兴,便依依不舍地道,“翌儿,听说你这一两日又要离京?”

    “是,自北疆驻地回来后,翌儿一直听白云观尚云禅师的话,放逐山水,修心养,以免杀戮之气过重,损害阴德。此次回京城后,我也去见过尚云禅师,他说我此行颇有效果,身上杀戮之气渐淡,还须继续离开京城,寄山水为宜。”

    端翌一段鬼扯,却哄得太皇太后满心欢喜,她乐呵呵地道:

    “如此便好。只是你不留在京中过年吗?”

    “太皇太后,我身上杀戮之气过重,不宜久居京中,怕会冲撞了人就不好了。”

    端翌不说得明白,太皇太后却是听懂了,端翌说的冲撞的人,除了那体弱多病的皇上还有谁?

    白云观的尚云禅师乃是大夏朝德高望重的高僧,想必这些,都是他指点端翌的吧?

    如此一来,太皇太后也不敢再强留端翌一定要在京中过年,只是嘱咐他,若是身上杀戮之气修磨得差不多了,就早日回京。

    端翌出得宫来,回望重重叠叠的宫墙飞瓦,心早就飞到了柳村那个至朴的世外桃源去了。嗨,大家好,这里是更新君江陌南,2017年又见到大家了……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二百四十七章辞别》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2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