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兄弟情深-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二百四十九章兄弟情深

    随着端祥指尖上沁出的血迹愈盛,琴音反而变得愈加轻柔优雅,仿佛是端祥不费吹灰之力弹奏出来的一般。

    琴音一派详和。

    但是边上的暗卫却看得心惊肉跳,因为端祥此时指尖上已经可以用血肉模糊来形容,琴弦上亦是沾满了星星点点的血渍。

    十指连心,可以想像,端祥此时弹奏,是忍着莫大的痛楚,竭尽全力。

    然而最可怕的不是这点,最可怕的是现在这种形,端祥要是停下弹奏,根本也无人能指摘他什么。

    因为,端祥已经尽力了,他的十指在锋锐的琴弦上摩擦,每一下抚触,都是刮擦着没有任何防护的指肉。

    卓王爷,请一定坚持住啊!

    靖王府中,每一名暗卫都这么想。但是也都提着一颗心,谁不知道,未来的帝皇,如若不出意外的话,将会在这三名王爷中产生。此时若是除掉一名,便少了一名竞争对手。

    龙椅之上,九王之尊,权柄天下,美人承膝。

    这是每一个男人的终极梦想。

    卓王端祥似乎并不知道周围的人是怎么想似的,突然,他那如穿花蝴蝶一般的手指,猛地愈发凝重舒缓起来,而琴音也从原来的靡靡转为悠然淡泊,似乎让人在田园中穿梭徐行。

    端翌的剑式愈发舒缓厚重,他的眼前,仿佛出现了自家小女人行走在山间的身影,端翌追上前去,和她并肩而行。

    她回眸专注地看着他,那在夕阳余辉下映衬的琥珀瞳仁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倒影。

    端翌的心醉了,这种醉的感觉就是酥酥的,身体酥了,心也酥了,魂都酥了……

    端翌终于停下舞剑,剑尖微微向下,身体定格,然后,收剑式……

    校武场上,突然月朗星稀,一切都变得风清云淡。

    端翌微闭着双目,似乎在品味着某种愉悦至极的感受。那种酣畅淋漓的突破之感,就象突然推开一道阻拦自已前进的薄膜幕墙一样,此时恍若进入一个全新的天地,让他可以大展手脚,在此称王。

    四周的暗卫们对视一眼,慢慢撤走。

    王爷安全了。

    他们这才发现,自已的背上,已经析出一层薄汗,此时风一吹,凉嗖嗖的。

    端祥的琴声此时也渐渐依稀,停止。

    “恭喜二弟,剑术又进一层!”

    见端翌睁开眼睛,端祥轻轻拍手道。

    “大哥,你的手指怎生血了?”

    端翌目力何等锐,月光如白昼一般,照得四亮堂堂的,他一眼就看到了端祥手指上的血渍。

    “二弟,方才你在突破之时,似乎走火入魔了,为兄用琴音安抚你的心魔,似乎如此还颇有助益。不过,惭愧的是为兄学艺不,只能耗尽心力,若是我的师尊来弹,断不会有此况。”

    “大哥,多谢,若不是你,我今天就走火入魔,命丧于此了。”

    端翌此时已然明白发生了什么,顿时一阵后怕。

    看到端祥眉头一皱,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连忙叫道:

    “来人,拿药过来,给卓王b扎。”

    端祥方才拼了命地弹琴,别看表面云淡风轻,实则心力几乎耗竭,若是端翌再不清醒过来,回归本心,他怕是要坚持不住了。

    &l; ='-:r'&g;&l;r&g;r_('r1');&l;/r&g;&l;/&g;

    此时一直端着的一口气泄掉,指尖上的剧烈疼痛传来,他便再也做不出若无其事的模样了。

    都是自家兄弟,端祥也不气,只是伸出十指,让端翌细心b扎。

    “大哥,怕是这几日都不能近水,你须得好生养着,小心感染化脓。明后两天,应该是最痛的时候,忍过去就好了。这种止血生肌的药,都是我从北疆带回来的,能加速伤口愈合。”

    端翌和端祥自幼便感极好,这一次,他又被端祥从走火入魔的边缘唤回,对大哥更是感激不尽。

    “感染?化脓?这是你在北疆学的新名词吗?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过?”

    端祥好奇地问端翌。

    端翌一时语塞。

    呃,对了,这些名词都是他家小女人惯常说的,开始时他也象端祥一般感觉新鲜奇特,但是不知不觉也就接受了,这些词语藏在他的脑海里,然后不经意间就蹦了出来。

    萤的林林总总、点点滴滴,都如春风化雨般,浸润了他的全身心,化成了他日常一言一行间的习惯。

    “是,在北疆找那的巫医学的,他们认为,身体受了伤,伤口若是沾到不干净的东西,就会发红、发肿、发热,疼痛,这就是感染,为了杜绝感染,就要清洗伤口,定时换药,如此就能加快伤口的愈合。”

    端翌说着,手下不停,用高度而又珍贵的白酒,往端祥的十指尖洗去。

    端祥被酒一刺激,“咝”地疼得微微出声。

    但他亦是格坚忍的男子,只是猝不及防,一时忍不住罢了,到了后面,任凭端翌如何清洗,他都强行忍住了。

    不过,端祥看到端翌微微闪动的眼睫,却觉得,端翌说的,似乎并不完全是实话。

    因为,端翌说到北疆的巫医时,嘴角竟然微微向上一,他竟然会笑?而且,眼角似乎也有一抹春意。

    端祥不由楞了。

    哟,原来自家的二弟,似乎石头开花了呢?

    清洗完伤口,抹上快速愈合伤口的药粉,端翌利落用干净的软布,将端祥十指松紧适度地绕起来。

    “对不住了,大哥,你近段时间,怕是要让人喂你吃饭喝水了。”

    看着端祥十指如白萝卜一样鼓鼓囊囊的样子,端翌忍不住笑了,这画风,似乎和清贵俊逸的大哥,似乎十分不搭。

    “哎,没什么,方才那般凶险,如此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端祥看着自已的手指,也笑了,眉眼间的笑意,直达眼底,似乎,只有在自家这个二弟面前,他才是彻底放松的。

    “二弟,听说你明日又要离开京城,纵山水?”

    端祥问道。

    “是,你是听太皇太后说的吧?不管我们多少岁了,她总是还把我们当成孩子来看,走到哪里都不放心。”

    端翌说起太皇太后,脸上便有了慕孺的温暖。

    “对呀,我才从太皇太后那里过来,她着实有点担心你,不过,据她说,你此行出去,收获不小啊,比如,那个香囊……”

    端祥也会开端翌的玩笑……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二百四十九章兄弟情深》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2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