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毁灭人质-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二百六十五章毁灭人质

    “从来没有人能和我讲条件。”

    端翌双眼变得如蟒蛇般铁血无,那略带金的眼眸里,竟然一点人的温度也没有。

    在对手面前,端翌一向是毫无人的。要不然,也不会有神武大将军的称号了。

    吴凤奎也明显察觉到端翌的气势陡升。

    那是一种高高在上、王者的气势,在这种气势威压之下,吴凤奎在肥大棉裤里的双抖得更加厉害了,他用残存的混江湖的理智来压制着自已的颤抖。

    他知道,如果自已的异状被人察觉了,不管是端翌还是强子察觉到他心的恐惧,他就彻底没救了。

    于是,他竭力撑起狂妄的笑容,以此来回击端翌:

    “那今天我是不是能破个例了?”

    “不能。”端翌回得很快,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但凡和我讲条件的,都变成了死人。”

    “强子,把萤拖到舱边,对方若有异动,马上把她扔进河里。”

    吴凤奎微微吞了口口水,知道今天是谈判不成了。既然如此,他只有舍了萤,伺机逃走是上计。

    河水哗哗地从船边淌而过。

    萤在麻袋里,被强子从货舱中拖曳而出,河上的强风从麻袋的间隙里吹进来,不一会儿,就让她感觉自已象冰块一样冰冷了。

    但是什么?她好象听到了一个悉的声音?

    不,是一堆悉的声音。

    先是小五的,竟然还有端大哥?吴凤奎?吴彩凤的哥哥?

    萤的脑子混乱了一阵,搞不清楚这些她认识的人为什么都凑到了一起。

    但是随着吴凤奎和端翌的对话,萤的心里,约摸理了一条脉络出来。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似乎并不是小五,而是吴凤奎?他现在在和端大哥谈判?谈的,是关于自已的置交换的事?

    端大哥似乎不会水啊,可是她的水很好。

    萤好想大声疾呼:端大哥,你不要受他挟制,就算把我扔进水里,我也能保证安然无恙。

    可是萤嘴里被塞了布条,根本发不出声来。

    还好,她现在手上的麻绳结松动了一些,她必须再加紧努力,否则,真被丢到水里,这样缚得紧紧的,也不可能划水啊?

    萤在高度紧张的运作中,耳朵不觉还是竖起来,努力倾听端大哥和吴凤奎的谈判对话。

    什么?没有人能和端大哥谈条件?谈条件的都是死人?

    呃,这样的谈判方式很酷。可是会害死她的。

    萤心里沉了一下,端翌这种语气,是无所谓她的生死喽?

    虽然她方才暗想让端翌不要受吴凤奎挟持,但是端翌真的说出那样的话时,萤心里还是一阵阵揪心般地难受。

    真相原来如此。

    她一直以为,端翌就算不喜欢她,也会对她有点好感。就冲着这点好感,端翌应该在和吴凤奎谈判时更护她周全一些,不是吗?

    萤心塞塞的。

    不对不对,端翌知道她会游泳的事。

    萤脑子里忽然“唰”地雪亮了一下。

    那回她宴请端翌还有王财主一行时,因为宝器的纠,曾无意中说过自已会游泳,记得当时她还说要教宝器来着。

    &l; ='-:r'&g;&l;r&g;r_('r1');&l;/r&g;&l;/&g;

    端翌则打蛇顺杆子爬,求她教他游泳。

    是了。端翌晓得她会游泳的事,而吴凤奎则并不晓得她会游泳。

    因为这个朝代的女人,受观念的限制,女人们一般不可能下水,所以不会游泳的女人占了九成九。

    萤顿时心下一松,原来端大哥并不是无所谓,相反,他怕是默默等着吴凤奎把她扔水里吧?

    棋行险着。

    如果强行攻船,吴凤奎一子抹了她,那也是眼睛一眨的事。

    想清楚这些,萤便释怀了。

    她手下加紧努力……

    船上,吴凤奎眼看着端翌的船距离她三两米,一直紧咬不放,虽然一时间没有强行攻船的意,但是看这架式,肯定不会轻易离开。

    吴凤奎焦距不安地在船上走来走去,强子走到他身边,低低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吴凤奎不眼睛一咪,脸上露出狠戾之:

    “什么?你们为什么要用这条货船?笨蛋!”

    “奎爷,我们想着反正都是送到怡红院的,就顺了。”强子有点地道。

    “哎,笨蛋,你们会害死我了。”

    吴凤奎没想到自已的货船上又出现了新况。

    如果舍弃了这条货船,那他的损失,又如滚雪球般加剧,他眼珠子一阵乱转,最终拿定了主意,走到货船头上,对着端翌道:

    “姓端的,你不要这样紧追不舍,信不信我现在就把萤扔水里去?”

    “有胆你尽管来,我想你没这个胆量。一旦让我抓到你,我就把你扭送官府,上二十斤重的木枷,日日跪在衙门前,让千万人唾沫淹死你!”

    端翌的声音,带了一些恶狠狠的味道。

    傅太医不由心暗自叹息:一向镇定从容的神武大将军,在面对萤生死之时,还是着急了。

    否则,端翌说话,不管是强敌环伺,还是面临自已的生死危机,从来都是泰山崩于顶而不变。

    还好,吴凤奎只是个江湖混混,他听不出更多端翌话语变化中的意味,否则,他就会更好拿捏端翌了。

    见端翌依然是油盐不进状,吴凤奎心一横,便对强子道:

    “强子,把萤推进水里。货船加速前进。”

    吴凤奎自认为打的是最后一张王牌,把萤扔进水里后,端翌一方势必要停船救人,那样,他的船就能快速驶离此,逃往安全区域。

    当然,有人质在手更有安全感,原本他也不想打出这张底牌的,可是方才强子怯怯地告诉他一件事,这艘船上竟然还载有……

    如果不把端翌的船甩掉,那船上那些“货”就不能顺利出手。那可是一众兄弟花了大心血,才找齐的“货”啊!

    他可不能老窝被端了,又把“货”丢了。

    只要这些“货”出手,他就有扳本的希望。

    所以,吴凤奎虑一番后,还是下了壮士断腕一般的狠心,放弃萤,保住自已的“货”。

    强子是个没脑的应声虫,听吴凤奎一说,立即把装着萤的麻袋扛起来,“哗啦”一声抛进了河中……嗨,大家好,这里是更新君江陌南……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二百六十五章毁灭人质》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30392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