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只能远观不能亵玩-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二百七十章只能远观不能亵玩

    只可惜,现在半搂着萤的,却是宝瓶。

    之所以半搂着萤,是因为宝瓶要帮萤擦干头发。

    之前萤被泡在冰冷的河水里,被捞上来的时候已经瑟瑟发抖了,但是其间又给端翌做了大半天的外按压,湿漉漉的一身,在拼命按压时并未感觉到冷,现在端翌救回来了,萤立即全身发起抖来。

    宝瓶看她不对劲,在她换了干衣服之后,赶紧把她抓过来擦头发,见萤打摆子打得厉害,便只好半搂着她,用自已的体温给萤取暖。

    端翌眼见自家小女人近在咫尺,却不能上前安抚,只能无奈地吞了下口水,看着她晶莹如玉的肌肤,吹弹可怕,却只能远观不能玩,端翌不由暗恨为什么天还不黑。

    “碰”,就在此时,端翌这边的货船已经追上了对方的货船,船头重重地撞在对方的船身上,两艘船俱是剧烈地晃了几晃。

    端翌的侍卫们早就窝了一肚子火,王爷差点被这些江湖匪类害得丢了命,固然王爷是为了姑娘跳水的,但是他们自然不敢怪姑娘,只把一腔火气都到了强子这些人身上。

    没有了萤做为人质,强子这边已经完全没有优势,看到气势汹汹的侍卫们,身上杀气凛凛的,都。

    再加上蔡师傅手里拿着短弓,箭已上弦,一副谁拼命就射谁的架式,吴凤奎被射杀,他们已经见识过蔡师傅的英勇,都吓得一迭连声求饶:

    “哎哟,爷,饶命啊!”

    强子等人,哪是端翌这些久经沙场的手下的对手,立即被侍卫们一一擒获,全部用麻绳缚好,被喝令跪在甲板上。

    端翌此时算是找到了点正经事做,可以扭转一下自已恨不得接近自家小女人的蠢蠢动的心,亦是跳上了对方的货船。

    “吴凤奎呢?”

    “端爷,在这呢,死透了。”

    端翌的手下,用力踢翻吴凤奎趴着的尸身,将他转了个个,露出正面的脸。

    端翌查过确证无误是吴凤奎,亦是恨恨地踢了他一脚。

    本来,死者为大,即便是对手,端翌也断不会做这种举动,但是吴凤奎已经触到了他的逆鳞,竟然敢打他家女人的主意。

    如果不是自已心机浮动,日兼程从京城赶回来,正好赶上这事,天知道萤的结局会是怎么样?

    一想到这点,端翌就一阵怒火升腾,自然连死透了的吴凤奎也不会放过。

    “端爷,这个吴凤奎的手下招了,船上还有被他们拐来,要卖到怡红院里的女子。”

    “什么?”端翌听了一惊。

    “都关在货舱里。”

    侍卫们引着端翌进了货舱,强子在侍卫的喝押下,伏子,掀开货舱里的一块暗格,接着,下面露出一个入口,里面传来了阵阵嘤嘤的哭声。

    侍卫们下到舱底,不一会儿,便有一个接一个形容憔悴的女子从底下被送上来。

    端翌皱了下眉,对蔡师傅道:

    “你主持一下这里的事,其间事了,看是要送官府还是私了再说。”

    蔡师傅是老成的侍卫,立即点了点头,知道王爷不爱掺和这样的事,便手按着腰,在边上监工起来。

    端翌回到萤这边的货船上,看到宝瓶虽然竭力帮萤把头发擦干了,但是萤仍然在发抖,端翌不由地着急了,问道:

    “姑娘,是不是着凉了?”

    &l; ='-:r'&g;&l;r&g;r_('r1');&l;/r&g;&l;/&g;

    “嗯,估计是寒气入体。我现在感觉冷死了,一直想发抖。”

    萤也不气,颤抖着回道。

    “这样不行,必须升起炭盆来。”

    端翌一声令下,便有侍卫不一会儿升来了两个炭盆。

    货船上原本吃住睡俱是一条龙,大冬天的,这些盗匪惯会享受的,船上自然也备了炭和炭盆。

    宝瓶扶萤到货舱的铺位上躺下,找来相对干净的两条棉被,帮萤盖紧了,反炭盆拿到她边,可是萤还是觉得身上发冷。

    “傅大夫呢?快来给萤看看。”

    端翌一声令下,傅大夫闪身进舱,一看萤这副模要,赶紧摸了下她的额头,又搭了下萤的脉,便道:

    “端爷,姑娘是冻着凉了,现在发起烧来了。看她这样子,怕是会发高烧。我现在就开药,一会咱们找个附近的镇子停船,才能买药给姑娘服用。现在只能先让宝瓶给她擦点温水降降体温。”

    本来一直憋着做男女大防状,一听萤发烧了,端翌也憋不住了,直接伸出手摸了一下萤的额头,果然一阵滚烫灼手。

    端翌的脸就变了,对傅太医道:

    “赶紧让人把船驶到最近的镇子上,买药,熬药……”

    “已经吩咐下去了。端爷,你自已才,呃,才好呢,你最好也去躺着,我顺便让人也买几贴药,给你调理一下。”

    傅太医一看端翌着急上火的样子,他心里也是挺急的,半个时辰前,王爷你还面如死,现在就这么走来走去的操心好吗?

    “我没事,我有什么事?你没看她都烧糊涂了吗?”

    端翌一在萤身边的矮凳上坐下,眼巴巴地看着萤,然后在宝瓶瞪着的双目之下,毫不b讳地抓起萤的手,放在自已宽厚的掌心里。

    想死本王了。

    一摸到萤滑滑的小手,端翌便一阵心满意足。但是一触摸到萤手上的烧灼,端翌又是一阵剜心的疼痛。

    这时,看到萤手腕上的累累伤痕,端翌更加愤怒了,他沉声道:

    “傅大夫,快拿药给姑娘上药。”

    “是。”傅大夫忙不迭地应承,赶紧拿出上好的创伤药给萤手腕上药。

    “端大哥,你喝点水。”

    宝瓶虎视眈眈,但是惮于端翌平素教他们武功时的威严,倒还不敢明显摆出不满的度,只是时不时地想用各种方法来打端翌的岔。

    “不喝水,我不渴,在河里泡够了。”

    端翌不在意地扫开宝瓶的水。

    宝瓶无奈。

    “端大哥,你热不热?要不要出去吹吹风?我觉得这舱里挺闷的。”

    宝瓶想要萤的衣服,给她擦擦腰腹。

    “不热,我也冷着呢,还要多穿一件。”

    端翌一颗心系在萤身上,不时还伸手摸摸她的额头、脸颊……

    每触摸一次,宝瓶的眼角就跳一下。

    哎哟,端大哥,能不能求你别再摸了,会被装猪笼沉塘的……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二百七十章只能远观不能亵玩》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3039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