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有原则的宝瓶-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二百七十七章有原则的宝瓶

    “哦,其实称姑娘为红颜知已的可不是我一个人。”

    看到宝瓶强烈反对,端翌摸了下鼻子,有些不自在。

    其实端翌昨晚上回过神来,再细想宝瓶的话,就知道这姑娘对自已起了防备之心。

    当然,这种防备是为了他和萤好。

    宝瓶这小丫头,还是挺忠心护主的。

    登时,宝瓶在靖王爷面前刷出了强烈的好感度。

    而将萤称为红颜知已,是端翌绞了大半脑浆,才想出地自认为稳妥的称呼。

    这样,既能便于他和萤交往,又能表示他要和萤保持距离。

    谁知道,宝瓶却对这个称呼十分反感,还直言不讳,不,简直是忍无可忍地反驳。

    “我只听到你一个人称为红颜知已!”

    宝瓶有点气鼓鼓的。从昨天到现在,她一直在尽量忍让、退步,可是现在病已经快好了,她不能再坐视端大哥一错再错。

    可是罗敷有夫的人了。

    说起来,这二位都是她尊敬和喜爱的人,她不想这二位行差踏错,陷入被装猪笼沉塘的境地。

    他们没有经历过,他们不知道,乡下人一旦愤怒起来,他们的力量是很吓人的。

    平时多善老实的村民,一旦说起夫、狗男女,他们脸上的表都是狰狞扭曲的,恨不得把狗男女撕碎而后快……

    “宝瓶,红颜知已只是一个称谓,你看,象这次一起营救姑娘的动作里,王财主也出了不少力是不是?他不是已经飞鸽传书到府城,通知他的手下在码头集结等候了吗?

    若是我们在河道上没有把小五他们载下,那边码头上也会救下姑娘。对于王财主来说,那么多女子被拐,为什么只有姑娘值得他营救,因为姑娘是他的红颜知已啊!

    所以你看,红颜知已只是表示欣赏意,并没有其它成分。”

    端翌“着心”曲解着。

    “哦,原来如此。”宝瓶慎重地点点头,一脸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转头问萤,“,是端大哥解释的这样吗?”

    “呃,那是自然。你端大哥学文习武,自不会解释错。”

    萤亦是一脸“正气”地附和端翌。

    好,很好,定义为红颜知已是吧?

    什么是红颜知已?

    就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

    暧着,不用负责任。

    去,本姑娘才不想做你的红颜知已呢。

    可是萤自然不会现在这么说,让端翌没面子,只好就着他的说法,心无限纠结。

    “嗯,好吧,红颜知已。”宝瓶果然是读书少,已经被蒙蔽了。

    “端大哥,这件事报官了没有?若是传回村里,我怕是和那些姑娘一样,声名恐也会受损。”

    萤忧心忡忡地道。

    不发烧了,脑子也清醒了,萤亦有隐忧。

    “没有报官,我们私下理了。放心,我们自有手段,必会把这件事瞒得死死的。不会有任何影响你声名的消息传出去。”

    端翌一番话说得十分自信,让萤无从怀疑他的手段。

    是了,端大哥在府城有着偌大的镖局,上上下下,黑白通知。他既是说能理,便是一定能理好。

    萤放心地点了点头。

    &l; ='-:r'&g;&l;r&g;r_('r1');&l;/r&g;&l;/&g;

    端翌又道:

    “这事若说起来,还要夸夸宝瓶。她年纪虽小,却心缜密,你出事后,她第一时间让宝器通知了傅大夫,而不是里正。所以现在柳村的人并不知道你的事。”

    端翌的话,让萤不对宝瓶也刮目相看,笑道:

    “没想到你这丫头还有些急智,昨晚上我是教训你过了,其实你已经有了自信的资本了。”

    “,别夸我了,我要向你学的东西还多呢。”

    宝瓶虽是这么说,但是心里也是美滋滋的,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再对端翌“红颜知已”这句话的深究。

    “姑娘,饿了吧?先吃点早餐,过会再喝药。”

    端翌看到萤无碍,心里十分高兴,眉宇间十分舒朗,又恢复了往常的不动声。

    “好。我肚子也觉得饿了。”

    萤就着宝瓶的手站起来,身子不还是晃了两下,毕竟从没有吃过这样的大亏,又被绑成粽子,又被扔到河里,从河中被捞出来后,还给端翌做了好一会儿外按压,消耗了大量体力……

    现在不发烧了,胃口立即就好了。

    这也是年轻身体的好,立竿见影。

    萤还要洗漱,端翌便暂时退了出去。

    宝瓶从屋外端了粥和几样清淡的小菜进来,萤净好口面,看到都是清淡的小菜,不抱怨道:

    “能不能给点肉啊?”

    “,刚发完烧,傅大夫吩咐了,必须吃素,不能吃油,不然怕肠胃受不了。”

    “哎,好吧,大夫最大了。”

    萤无奈,只好喝了一碗粥,把那些清淡的小菜都配了下去,这才觉得半饱。

    “宝瓶,我想洗个澡,全身腻腻的,难受死了。”

    萤想着自已只是被擦拭过了,终究不如洗澡干净彻底,便提出要求。

    “不行,,我是有原则的人,你不要强逼我。傅大夫嘱咐过了,现在不能着风受凉,要不然,高烧就极有可能再起,切莫大意。”

    宝瓶“正气凛然”地道。

    “哎,那我能擦擦吗?衣什么的也要换一下吧?”

    “这个没有问题。”宝瓶欣然应允。

    萤一生病,宝瓶仿佛成了她的似的。

    不一会儿,宝瓶打来热水,还拿来新买的衣物,让萤更换。

    只是宝瓶没有说,这些衣物什么的,都是端翌让她一大早就到街上置办的,说萤只要苏醒,肯定想换洗。

    哎,端大哥怎么这么了解呢?

    宝瓶很忧愁,所以索不告诉萤这件事,免得萤对端翌存了更多的好感。

    萤擦洗换上新衣物后,发现新衣物的尺寸十分合适,不差分毫,不暗暗满意,心道:不愧是宝瓶去置办的,还是她了解我。

    擦洗换完,萤只觉得整个人焕然一新,便对宝瓶道:

    “端大哥呢?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他了?”

    “他在院子那头理昨天那档子事。”

    这下宝瓶倒没有瞒萤。

    “我去看看他怎么置。”

    萤说着,便推门而出。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二百七十七章有原则的宝瓶》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32219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