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未成曲调-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二十七章未成曲调

    不过,越是想要了解萤,端翌越看不懂了。

    这个小媳整天做着奇奇怪怪的事,比如,昨天竟然说服了王财主,把他家已经建好的假山园林拆了;明明穷得丁当响,竟然想出了去抓蝉蜕的主意,一下子口袋里就有了点银子……

    看来他的小媳真是一个妙人,怕是扔到哪里,都能自已找出一条活吧?

    端翌每每想到萤的妙,脸上都会不自觉地柔和下来。他并不知道,他温柔的样子,真的很“吓人”。

    至少,他身边的那些暗卫都实实在在地吓坏了……

    他们觉得,与其看王爷这般神莫测,还不如原来面瘫一般板着脸更可爱。

    “哥,你带了舀水的工具来了没有?”

    林子里,家兄妹俩终于把蝉的卵枝全部埋到了地下,萤一边埋,还一边哼道:

    “夏天种下一颗种子,秋天就能收获许多银钱!”

    其实,萤想到的是她在后世时看到的一则漫画。画上一个女子种了一颗种子下去,结果秋天收获了许多老公。

    一个老公给她洗脚,一个老公拖地,一个老公出去赚钱……而女人只要做女王,等着老公伺候就行了……

    哎,真是理想的生活啊!

    不过,害怕斯文起疑,所以萤临时换了句词,用行歌的音调哼几着。

    有个诗人不是说过吗?劳动的时候、快乐的时候、无所事事的时候,不唱歌做什么呢?

    唯有歌声能表达愉悦的心。

    想着未来从地下爬出无数蝉蛹,然后收获无数蝉蜕,转眼就有大笔银两进账的感觉,不要太。

    “妹妹,你哼啥小调啊?挺好听的,我都没听过!”

    萤的歌声似乎具有类似后世《忐忑》那样神曲的魔,斯文听着,脑子里不由地盘恒起同样的音调,嘴里也不由跟着妹妹哼唱出声。

    但是歌声才出口,斯文不由地一惊,哟,这是唱啥啊?

    这种曲调,他可是闻所未闻啊?镇里唱大戏的戏文也不是这么唱的啊?人家咿咿呀呀的那种曲调,对于他这种急子的人来说,是耐不下心来听的。

    可是妹妹哼的这曲调太有感染力了,斯文总有一种旋律要夺口而出的感觉。

    “哥,这是行歌曲,嗯,排名前十的,受到亿万人的喜爱,经过了社会大众的考验,所以你喜欢它也是自然的。”

    萤得意地道。

    “呃,这也是那边的乐曲是吧?”

    斯文脸上忽然露出神秘的彩,萤楞了一下,看到哥哥脸上掠过一抹惊惧,忽然明白过来,不由嘿嘿一笑道:

    “是的,那边的歌曲。”

    “乖乖,亿万人喜爱?”

    斯文一想到地府里上亿的鬼同时唱这样的歌,那形不要太诡异,他不由地毛孔都竖了起来。

    看到斯文惊悚的表,萤又是抿嘴一笑,嘴里仍然继续哼着欢快的乐曲。

    斯文有点难以想像,地府里若有乐曲,不应该是阴森森的吗?怎么会这般愉快?

    林子暗,端翌听不怎么分明兄妹俩的谈话,只断续听到他们似乎在讨论小媳嘴里哼的乐曲的出。

    斯文似乎说了句“从那里来的”,而小媳并未否认……

    那里?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小媳似乎和“那里”渊源很深啊?

    连跟了两天,端翌已经屡次听到萤和斯文的谈话,当然,有时候由于距离的原因,他听得并不完全,只能凭着听到的碎片声音,分析个大概。

    端翌对萤的兴趣,愈发浓厚了。

    “哥,行了,今天就到这吧,枝条也全部埋好了,一会去村里收绿植去。”

    “妹妹,这样就行了?刚才我们还用力踩实了,你确定那些蛋不会碎了?”

    斯文糊地问萤,仍旧是一脸不明真相。

    “我说可以就可以,放心吧,最晚三年,最快两年,咱们就发财了。”

    萤笑嘻嘻地拍了拍手上的泥土,招呼斯文离开。

    “发财?蛋碎了?什么东西啊?”

    家兄妹刚离开,端翌便现身于林子中,他俯下身来,不顾根伤口传来牵扯的疼痛,扒开方才萤埋卵枝的地方,见里面露出的赫然就是他曾经察看过的枯枝条,脸上不露出莫名其妙的神。

    也难怪端翌奇怪,关于生物习,在这个时代并未形成一种系列的研究,虽然农人知道蝉是夏天出现的生物,却不知道冬天它们躲到哪去了。

    “你看到上面有蛋了吗?”

    端翌举起枝条,问身边的一名暗卫。

    “蛋?什么蛋?”

    暗卫两眼明亮,瞪大了看着端翌手里的卵枝,灰朴朴的,沾满了泥土,什么蛋?

    “呃,我也不知道。”

    端翌说完,随手把枝条扔到地上。

    正想离开,但是他又突然转回,捡起那扔下的枝条,依着原样放回萤挖的坑里,填上土,踩平了,这才转身离去。

    呃,小媳说是能种出钱来,他倒是要看看,这怎么种出钱来?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端翌的脑子里突然一直回起一段旋律:“夏天种下一颗种子,秋天就能收获许多银钱!”

    这段魔音在端翌脑子里盘恒了许义,他才突然猛地意识到,这段歌不是萤方才一直哼唱的吗?

    “王大叔,你家这株三角梅卖给我们吧?”

    斯文带着萤,就近从村尾搜罗起来。

    萤看这株三角梅,绿的藤蔓将王大叔家门口的一棵小树团团b围住了,现在正好不是花期,否则,开花的时候,整棵小树上都是紫红热闹的花,十分好看。

    这株三角梅根部粗壮,足有成人拳头粗,枝条上也是斑驳错裂,一看就知道年份久远。

    “啊?这也能卖?斯文,你这小子,莫不是又想骗我吧?”

    王大叔是个面皮皱枯的瘦子,看到发问的是斯文,不由地一脸疑虑。

    斯文估计是没想到自已在村里人心目中信用这么差吧,不由尴尬地笑了一下道:

    “怎么会骗你?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哟?真有这事啊?五十个铜钱一株,你收吗?”

    王大叔半信半疑地开了个价。

    这种花草天生地养,种在农家院前,也不定是图个好看,有时候就是随便挖来栽上了,天降雨露养活了。

    所以,变卖现钱谁不愿意啊?

    斯文回头看了一眼妹妹,见她点头,便道:

    “收!”

    “那钱呢?”

    王大叔伸出手……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二十七章未成曲调》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2736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