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退回到好朋友的位置-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

第二百七十九章退回到好朋友的位置

    “燕姑娘,抱歉,我们都是一帮粗人,不缺使唤丫头,你还是去傅大夫那里登记一下吧,免得一会找不到好主家。”

    端翌冷冰冰的语句,让燕秋脸上一阵羞红。

    她到底是个未出阁的女子,只是此番遭变故后,素来胆子较大的她,也算是经过一番磨砺,才敢对陌生男子道出此言。

    此时被端翌当着众人的面拒绝,燕秋简直有无地自容之感,她胀着一张象红布一样的脸,对端翌羞惭地道:

    “燕秋明白。”

    不过,她这句话说了也白说,端翌似乎没听到一般,丢下那句话后,理完她这边的事,便绕过她,走到了萤面前郑重地道:

    “姑娘,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为了救我你才发烧的,把你身体养好,好好地交到田大娘手上,是我的责任。怎么能说不关我的事呢?”

    说话间,端翌解开身上那件黑的狐皮大麾,搭在了萤身上,还细心地替她系好了扣子。

    黑的狐皮大麾还带着端翌身上暖暖的体温,本又兼具保暖的功能,让萤顿时就象被一个小火炉围住一般,十分温暖。

    说起来,萤也有一些小洁僻,但是奇怪的是,端翌这件狐皮大麾并没有让她觉得不自在,相反,这带着端翌身上淡雅的清香狐皮大麾,还让萤感到了阵阵暖意。

    就在端翌为她系上狐皮大麾的系带时,萤眼睛一扫,忽然看到端翌的腰间,还挂着那个悉的香囊。

    “端大哥,这么难看的香囊,你为什么还系着?”

    萤到此时,哪里不知道自已女红的水平有多差。万万没有想到,端翌竟然还把这个香囊随身带着,真是羞煞人也!

    也难怪方才觉得这狐皮大麾上有几缕淡淡悉的香气,原来是自已配制的香囊熏染的。

    而这样的香气,也一直陪着端翌渡过了分别的这些日子吧?

    萤想到这里,脸上也缓和下来,看着端翌帅气无匹的脸庞,也不觉得刺眼了。

    “香囊吗?怎么难看了?我觉得挺好的啊?”

    端翌没想到萤还关注着他腰间的香囊,看她目光灼灼的样子,端翌顿时一个激灵,产生了一种突如其来的危机感,他紧紧的捂住香囊道:

    “哎,姑娘,这香囊,是你送我的,可不能反悔再收回去。”

    呃,别说,萤还真是有这心。

    没想到,端翌这么机灵,一下子就被他识破了。

    旁观的众人:真是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嘴狗粮。

    不要,狗粮我们不吃!

    这边厢,萤无奈,只好收回要伸出去摘香囊的手道:

    “我是想说,把这香囊收回来,回头缝个更好的送给你。这个,也太拿不出手了。你成天系在身上,没有被别人看到吧?”

    “这个,没有,没有别人看到。”

    端翌想起萤这香囊,太皇太后看到了,吴嬷嬷看到了,扶龄长公主看到了,端祥大哥看到了……

    哎,好象该看到的人都看到了嘛!

    不过,鉴于形势,端翌还是毅然决然地把谎言进行到底。

    端翌也不惯说谎。

    但是他说谎起来也是有模有样的,就象没说谎一样。靖王爷学什么象什么,学撒谎的就象撒谎的。

    只是若是注意极为仔细地看,会发现端翌的耳朵尖较平素有点红。

    &l; ='-:r'&g;&l;r&g;r_('r1');&l;/r&g;&l;/&g;

    听到端翌说没有被其它人看到香囊,萤才松了口气郑重交待道:

    “对了,被别人看到的话,也千万不要说是我缝的。宝瓶告诉我,这样的手艺被人晓得是我缝的,会嫁不出去的。”

    说到最后一句,萤黯然了一下:

    “不过,我也没关系,反正我都……”

    反正我都嫁出去了。

    这最后一句话,萤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索不说了,在场的人都明白。

    端翌心亦是一阵纠结。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亮明身份。

    他歉意地想,只能委屈萤了,日后,他一定狠狠补偿她。

    “姑娘,放心吧,我知道你的手艺不太好,但是祝福是真的,所以一直挂在腰间,你第一次做香囊就送给了我,这是个好彩头。果然带着这个香囊,我一做事都是顺风顺水,还得多谢你呐!”

    端翌说这些话时,看到萤脸上那刺痛却又装出若无其事的表,也是一阵难过。

    萤见端翌如此解释,耳边不由响起了刘若英的那首《很爱很爱你》:

    “如果我退回到

    好朋友的位置

    你也就不再需要

    为难成这样子……”

    明明在刚才,萤还能看到端翌眼里,似有一抹愫闪过,但是转眼间,就被他冰冷的话语扼杀成乌有……

    对,她是他的红颜知已。他不是已经定义了吗?

    友以上,恋未满。

    是自已想太多了。

    萤不检讨自已,为什么会突然产生这么多有的没有的绮念?

    以前和端翌也不是没有相过,都好好的,不会象现在这么别扭。

    或许是因为和端翌分开了一段时间?

    或许是因为昨天端翌溺水,她有一种极度害怕失去他的感觉?

    所以才导致了她绪起伏不定?

    萤觉得该好好整理一下自已的心了,她干干地一笑,回应端翌方才的话道:

    “看来只要是香囊就有祝福庇佑的意,倒不必在乎手工了,既然端大哥觉得这香囊寓意好,那就留着吧。

    哎,我突然感觉一阵晕眩,果然发烧的人身体就是不风啊,我得去躺着了,宝瓶,扶着我。”

    说话间,萤把脖子上的狐皮大麾的系带解开,脱下那件狐皮大麾,不容分说,递还给了端翌,然后在一脸紧张的宝瓶的搀扶下,转身离开了。

    端翌手里拿着狐皮大麾,楞楞的,他明显感觉到萤好象突然和他拉开了距离。

    呃,这不是他一直想追求的效果吗?

    可是,为什么他觉得如此失落和难受?

    虽然端翌脸上不显颜,可是在场的人都感觉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低气压。

    一直在边上观察的燕秋就不懂了,明明这一对男女互相喜欢着,眷恋着,那眼神对视时,浓得化不开,可是为什么却突然又变得这么陌生?这里是销魂断君江陌南……年底了,大家事都很多啊,有空记得常来看看哈。(当然,如果你不是紧紧跟随君请把手指再滑一下……后面会有惊喜哦。)

《农女王妃:古代万元户》最新章节《 第二百七十九章退回到好朋友的位置》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28/128657/33221987.html